德昌金沙傈僳乡:那片诱人的冬果林

2017-10-31 10:38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冬果吸引着一拔拔路人前来摘几颗品尝

冬果林吸引着一拨拨路人前来采摘品尝。


今年国庆节假期的第二天中午,我们从德昌县永郎镇驾车沿108国道途经德昌县金沙傈僳乡政府驻地,到达那片熟悉又久违了的野生冬果林。翠绿欲滴的冬果林呈现在面前,我欣喜之余靠边停车,乐呵呵招呼车里的家人们下车摘冬果品尝。

 

热烈的冬果花

热烈的冬果花。

 

有冬果林坚守的农田


金沙傈僳族乡政府驻地,地处海拔1200米左右的安宁河边,政府房屋的基脚几乎与安宁河河床持平。穿过108国道再走过几块农田就来到了既是田埂又是河堤的冬果林了,冬果林离乡政府还不到百把米远。在正对乡政府大门西边的河堤上,上千棵“铜墙铁壁”般的野生“冬果”林,它是河与田的隔离带,远远望去似一排整整齐齐的哨兵,日夜守护着该乡观音堂村常家湾社100多亩田和金沙乡政府。这片冬果林也成了当地群众或南来北往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们观赏、品尝、休闲玩耍的好去处。

 

走进野生冬果林,首先感觉到的是树叶的宽大翠绿,哪怕烈日当顶,当你一钻进冬果林里就再也感受不到阳光的毒辣了,凉快中吸吮着清新的空气,令你立马心情愉悦起来。从树丛里钻出来,河床就在眼前,偶尔有几块大石头守在河边。涨水的季节河水会漫到冬果树“把关”的河堤上。盘根错节的冬果树紧紧抱着安宁河床边的大小石块,根茎多数都裸露在外,任由涨水时河水的冲刷浸泡和平常的阳光炙烤。多数冬果树根则被日夜冲刷的泥沙石块埋没,留下了上半截拼命地疯长。

 

绿叶中探头探脑的冬果很是逗人爱

绿叶中探头探脑的冬果很是逗人爱。


野生冬果的味道

 

据资料介绍,冬果又叫番石榴,属常绿矮乔木。番石榴为热带、亚热带水果,原产美洲,现在华南地区及四川盆地均有栽培,因其闻上去有一股臭味,故又名鸡屎果,但吃起来却全然没有那股臭味,香甜可口。成熟的番石榴为浅绿色,果皮脆薄,食用时一般不用削皮,果肉厚,清甜脆爽。其含有较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A、C等营养物质及磷、钙、镁等微量元素,是非常好的保健食品。当地群众自古以来就把番石榴叫作冬果,冬果也就由此而得名。有老中医曾对我说,冬果全树都是宝,作为秋冬季不可多得的鲜果是一回事,连冬果叶煎水喝还可以止泻、败火呢。

 

傈乡的这片冬果林属纯天然野生,或许是得到了安宁河的润浸,冬果树常年绿油油的,每棵结出的冬果几乎都果大皮薄,成熟时表皮呈金黄色,果肉呈粉红色、深红色,肉质非常柔软,味道甜美,色香味俱全。

 

至于这片冬果林是哪时候长出来的,当地上了年纪的人也说不清,只说从他们记事起就有这片冬果林了。“以前我们这里方圆几十里,坡上坎下沟边都长满了野生冬果树,可后来人们伸手向冬果林要粮食,冬果林被开荒改成了耕地……安宁河边这片是保护得最完好的,可能是它保护了这里的上百亩农田吧,没得哪个人敢砍它哈!”现已近70岁,住在该社的退休老干部张明富笑眯眯对我说。

 

我与冬果林曾相守近15个年头,清晨沐浴着河面上薄薄淡淡的雾气,用心倾听鱼儿醒来的声音;夕阳西下,伴着“顺河香”(一种在当地河边生长的植物)花开的气息,目送小鸟们归巢。留心身边的这道景致,平添了我对处理繁杂包村、社工作的激情。

 

生长在既是河堤又是田埂上的野生冬果林

生长在既是河堤又是田埂上的野生冬果林。


经受过洪灾洗礼的冬果林

 

1998年的夏天,我刚调入金沙乡党委工作还不到两个月。那年6月30日晚,风雨雷电交加,倾盆大雨一夜不断,正值我与其他两位同事值班。那时,村里没有电话、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我们几个值班干部又没有交通工具,无法去通知群众防灾避险等。只有焦急地守在乡里值班室。天刚蒙蒙亮,有村民来报告,距冬果林两百米左右,安宁河上的“金沙吊桥”被河水冲走了。我们立即走到河边看,平时温顺的安宁河似有雄狮在吼、猛虎在跳,河水咆哮声震耳欲聋。

 

这个往日连接锦川乡金沙村3社、金沙乡观音堂村1、5社、王家坪村1、2、3社等3个村6个社的便捷通道就这样被彻底冲走了,仅留下两根手腕粗的钢绳牵住了两头桥凳。洪水四虐,那片冬果林和田里的稻谷也被洪水淹没,水一直漫到了108国道上。只有稍高一点冬果树冒出了叶梢,在洪水中颤悠悠。但是,幸好,有冬果林的保护,洪水冲下来的石块、木料等垃圾杂物,被冬果林严严实实挡在了外面。河水退却后,稻谷又慢慢爬了起来,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河水冲击、石头敲打后的冬果林,虽千疮百孔,但经受住了大灾的考验。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年春夏时节,不经意间,冬果林就会开出灿若星河的小白花,8月中旬,高矮相当的冬果树上,就会结出密密匝匝的球型果实,乒乓球般大小,绿中透黄的皮、嫩嫩的红肉,咬一口,令人口感舒畅、果香飘溢、甜透心儿。

 

这些冬果吸引了过往的城里人、乡下人,慕名前来采摘,大饱眼福、口福后满意而归。此时农田里的稻谷也日渐变黄变成熟。绿树果香,稻黄连成片,再添上品果男女老幼那一张张笑脸、一阵阵笑声,就成了秋日里安宁河畔傈僳乡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文/图 特约记者 杨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