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市图书馆:倾百年岁月 与城市温暖相守

2018-01-17 13:47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新馆各个阅览室彰显全开放、大空间、便捷化的设计理念8

新馆各个阅览室彰显全开放、大空间、便捷化的设计理念。

 

充满生机的绿色、代表光明的黄色、纯净的蓝色装饰了明亮的“童话梦”空间,

 

少儿服务部里,充满生机的绿色、代表光明的黄色、纯净的蓝色装饰了明亮的“童话梦”空间。

 

 

如果说书里藏着高尚的灵魂、精彩的故事、跌宕的人生,那么,图书馆则肩负着滋养一方土地文明的使命,定义着城市的品位与气质,记录着历史发展变迁的脉络。

 

西昌市图书馆于这座城市,便是一处承载着历史分量的温暖之地。从民国十七年(1928年)至今,它已经陪伴这座城市穿越了近百年的时光。

 

光阴更迭,城市成长,西昌市图书馆几经改革、变迁,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读者群体,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那盏陪伴人们阅读的明灯却历久弥新,更加地闪亮、璀璨。

 

丰富的藏书。

丰富的藏书。

百年岁月 存一脉书香

 

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绿叶的间隙洒向大地,站在西昌市风情园北路,一眼望去,西昌市图书馆简约纯净、棱角分明的长方体建筑,就像一个巨型的大书柜,透出素雅而沉稳的气质。

 

走进图书馆,明澈的天光从透明的顶棚倾泻下来,将大厅照得亮亮堂堂,位于一层和二层的各个阅览室彼此毗邻,彰显出全开放、大空间、便捷化的设计理念。

 

在读者自修室、图书外借室、现刊阅览室内,一盆盆养眼的绿植摆在富有质感的书桌上,各个年龄、各个层面的读者静静地端坐于此,翻动书页,享用自己挑选的“精神食粮”。

 

少儿服务部里,充满生机的绿色、代表光明的黄色、纯净的蓝色装饰了明亮的“童话梦”空间,孩子们在可爱的圆桌上,听阅电子读物、欣赏音乐、看故事绘本,脸上洋溢着柔软的微笑。

 

看书或看屏幕累了,移步至落地窗前,放眼一望,绿树繁花、水波荡漾,读书、观景兼得矣。

 

今天的图书馆犹如一棵苍翠的大树,硕果累累,美好的阅读环境与城市文明和谐的面貌相互映衬,25万册藏书迎候着人们前来享受精神的润养,而在90年前,这棵大树刚刚迎来它的“幼年”,一株树苗,破土初萌。

 

位于滨河路二段的西昌市图书馆(老馆)。西昌市图书馆提供  2

西昌市图书馆(老馆)。图/西昌市图书馆提供

 

案台上,一本《西昌文史》记载着西昌市图书馆的历史变迁。

 

宁远通俗图书馆是西昌市图书馆最初的“芳名”。1928年,宁属行政会议提出兴办宁远通俗图书馆,由各机关法团首长捐薪一月,作为初期购置图书之用,由教育局、财政局负担图书馆经费。1929年,宁远通俗图书馆在西昌董公祠(现仓街四小处)开馆了,当时,图书甚少。

 

1930年,曾任云南省长的邑人由云龙从商务印书馆订购了一套共计3298册的《万有文库》,将其运回并捐赠给宁远通俗图书馆,这是图书馆第一次得到一批较为丰富的藏书。

 

1931年,川康军屯殖司令部移驻到图书馆内,于是,图书馆“搬家”,改移到了西昌文庙(现顺城街凉山州粮食局处)。文庙房舍宽敞、环境幽静、视野开阔,成为了当时读书的好地方。

 

然而,没多久,川康军部队开驻文庙,1935年,图书馆无地可移,只得暂闭。

 

1938年,西昌文化协进会成立,图书馆在文庙恢复开馆,原西康省主席刘文辉捐银万元,作为图书馆发展基金,以利息添补图书,馆内藏书初具规模,主持馆政者将图书馆改名为“文辉图书馆”。1945年,刘文辉又令馆名改为西康省立西昌图书馆。

 

之后,新中国成立了,群众文化事业方兴未艾。

 

1956年4月,四川省文化局给省内各地市州,包括原西昌专区所在县发出“从速建立县图书馆的通知”,同年9月,图书馆建成开馆,并更名为西昌县图书馆,再度向读者开放。当时,馆址占地2000平方米,但房屋颇为破旧、平常。图书馆人员负责做采购编目、图书外借、报刊资料借阅、少儿借阅、农村图书流通辅导、宣传展览等工作。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西昌县图书馆作为“重灾区”之一,深受其害。一时间,一些库藏图书被斥为“封资修大毒草”,被贴上封条,不准流通外借,图书馆的正常工作被迫停止。

 

为了使国家文献不至于遭到浩劫,图书馆工作人员将10万余册图书坚壁清野起来,其中,有两万册历史文献资料奇迹般地传承了下来。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图书馆根据国务院78(81)号文件精神,重新清理“文革”中被禁锢的图书,将其中的一大部分重新上架,与读者见面。

 

泛黄书页 留温暖记忆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央拨乱反正,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新形势下,图书馆事业亟待发展,工作条件亟需改善。

 

1982年春节,位于西昌滨河路二段,斥资13万元修建的,面积1000余平方米,两层楼、一个院子的书库阅览大楼投入使用,图书馆也随之搬迁到了那里。

 

1986年,西昌县撤销建制,并入西昌市。西昌县图书馆正式更名为西昌市图书馆。翻开老照片,“豆腐块”式的楼房、狭小的院落处处透露出这幢建筑的年代感。

 

条件简陋,是当时的读者对“老图书馆”最深的印象,但存留在那里的温暖记忆却不会因此而磨灭。

 

刁启霞曾是“老图书馆”的忠实“铁粉”。如今,“新图书馆”已启用,她也年近花甲,她把在“老图书馆”度过的美好岁月收藏于心底,作为最温暖的回忆,以及一种对美好日子的致谢和感怀。

 

刁启霞回忆,“老图书馆”搬至滨河路时,她正值青春年华,将思绪拽回到几十年前的那段旧时光,各种感触一齐涌来。

 

那时,她是西昌市中医院的一名医生,从事中医临床工作,和丈夫新婚燕尔,居住在位于河东街的西昌市检察院职工宿舍里,日子过得宁静而又幸福。

 

她的家和图书馆之间,隔着胜利大桥,这座桥梁将她的家庭生活和精神殿堂连接在了一起。

 

每天,她回到家后,都会坐到书桌前,翻开医学书,一面温习理论知识,一面琢磨病例。手头的书本有限,图书馆就成了她强大的“资料库”。

 

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带上笔记本往图书馆跑,细心查阅馆内的医学书籍,把需要的内容记下来,看完书、回到家时,又有好几页纸上写满了知识点。

 

闲暇时光里,她喜欢选一个好天气出门,放任自己悠闲的脚步穿过充满人情味的街市,穿过大桥,来到图书馆,在借阅室的书架间流连,拿上一本书,找一处僻静角落,坐下来,细细展读。读不完的,就用借书卡把书名记录下来,让工作人员做好登记后,借回家,慢慢看,心中充满说不出的放松和惬意。

 

钱钟书曾在《围城》里诙谐地提到,“借书”是恋爱的开始。刁启霞和丈夫也常一起“泡”图书馆,有时,他俩特意分开坐,彼此“较劲”,比谁读得快、记得快,回到家后,还会互相“抽查”所学到的知识点,婚姻生活因一抹书香而充满了情趣。

 

位于风情园北路的西昌市图书馆新馆

位于风情园北路的西昌市图书馆(新馆)。

 

现代新馆 养城市品格

 

光阴飞逝,时间轴向前延伸到了21世纪,城市的“执棋者”们发现,图书馆的传统格局已显得和时代有些“格格不入”。

 

什么样的图书馆才能适应现代社会,吸引市民接踵而至?

 

通过什么样的形式和渠道,图书馆储藏的知识和信息才能顺畅抵达市民,提升市民和城市的人文涵养、艺术修养、科学精神和创新意识?

 

2011年,西昌市图书馆新馆开工建设,对这些问题做出了有力的探索。

 

2016年底,位于西昌市文体中心B幢的“新馆”开始试运营,面积4000平方米的“新馆”充满活跃、开放的现代气息,丰富着这座城市的精神生活。

 

报刊资料库、视障阅览室、少儿服务部、地方文献室、图书外借室、现刊阅览室、共享工程支中心、读者自修室等8个服务窗口共同构成了读者新的“城市书屋”,定义了未来图书馆的更多可能性。

 

“新馆”试运营期间,西昌市委书记李俊多次实地调研,发现从“老馆”搬来的一些书架显得很陈旧,书籍也有些泛黄了,立即要求丰富、完善“新馆”的设施设备。

 

2017年1月,在西昌市九届市委财经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上,350万元的设施购置经费被安排落实。崭新的书架、颜色清新的新书,再度让图书馆的颜值提高了一个层次。

 

“我们的‘新馆’不仅有着大气、优雅的外观,数字化服务更是成了吸引读者的一大亮点。通过我们的门户网站、移动图书馆、微信公众平台等,读者可以自助办证、自助借还图书,还可以查询文献、了解图书馆的各种动态。”西昌市图书馆馆长马海云介绍。

 

夜里,刁启霞在灯光下一面温习医学理论知识,一面琢磨病例。

夜里,刁启霞在灯光下一面温习医学理论知识,一面琢磨病例。图/本人提供

 

如今,每逢周末,许多热爱阅读的市民就聚集到图书馆里,他们中的一些人会早上一开馆就来,直到黄昏闭馆才走。

 

在这里,有视力障碍的读者可以阅览有声读物,小朋友可以完成自己的“童话梦”,科技控可以体验移动图书馆的便捷,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诗人博尔赫斯曾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的确如此,挑一个冬日暖阳的午后,走进西昌市图书馆吧,徜徉于“书山”间,俯仰之际,与一本好书相遇,随即取下来,慢慢阅读,仿佛一步就迈进了春天的门槛。文/记者 王亚  图/记者 钟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