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走失街头的刷屏少女“小露”回家了

2018-01-18 14:14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1月6日,小庙派出所民警在西昌火车站附近发现了一名流浪少女。她除了能说出自己叫“小露”外,其他一无所知。7日,帮“小露”寻亲的消息,在各大网络平台刷屏。11日,在看到朋友圈寻亲消息后,“小露”的父亲从攀枝花赶来西昌, 走失十天的“小露”终于和家人团圆了。西昌的冬日,除了有暖阳,还有更暖的爱心。

 

“家”是一个温暖的港湾。开展好流浪乞讨人员的“回家团圆梦”主题实践活动,让每一个走失流浪的孩子回家,是西昌市管理救助站最大的愿望。1月11日晚,经过多方爱心接力,走失十天的花季少女“小露”(化名)终于在父亲的接领下回家了!

 

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询问小露的情况

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询问小露的情况。

 

花季少女  赌气离家出走

 

2018年1月2日,读书期间就患有精神障碍的“小露”在家被父亲“管教”了一番,就伤心地哭着跑出了家门,“小露”的父亲以为孩子只是出去在村里附近玩去了,不曾想到,孩子这一走就不见了,一别十天。“小露”家里人发动亲朋好友帮忙寻找,也到派出所报了案,可孩子还是杳无音讯……

 

1月6日,小庙派出所民警在西昌火车站附近发现了一名流浪少女,年龄约15岁,穿着黑白相间的毛衣、下穿花裙子、黑色布鞋和黑色裤袜、身高1.5米、说普通话,可是她除了能说出自己家是在恩施市土司城、小名叫“小露”之外,其它的一概想不起来,民警只得将她送到了西昌市救助管理站。刚到救助管理站的小露非常胆怯,低着头不说话、也不敢与人有目光上的交流,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外没带任何行李、身无分文。可能是因为流浪了几天,衣服上满是灰尘和污迹,脸上也脏得让人无法辨认出年龄,一头很长的秀发也沾满了灰尘、油腻腻地半遮着脸,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除了名字  女孩一无所知

 

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经过一番询问后,给“小露”办理了入站手续,然后给她准备了食物,她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饭后工作人员给“小露”准备了洗漱用品并安排了暂住的房间,让她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暖和的衣服。工作人员试图和她聊天,希望通过问询能帮她联系上家人,但她除了能告诉工作人员小名叫“小露”以外,仍然说不出家里人的名字、家庭地址及其它有效线索。

 

工作人员一有机会就和她聊天,希望能从交流中发现其它线索。“小露”说,她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一个人很害怕,现在住在这里感觉比外面(流浪)好多了,她还说,她家住在一个山上,悬崖一样的,有弯弯的像楼梯一样的山路,路上有桃花。具体叫什么地方什么村,她不知道,只是觉得小时候的记忆里是这样子的。父亲经常不在家,她是不敢一个人出门的,感觉不跟着家人就没有安全感。

 

在交谈的时候“小露”说的是一口正宗的普通话,听口音实在无法辨认是哪里人,可是她完全听得懂四川话,按理说一个外地人初到西昌来的话是不太可能完全听得懂地方话的。她一直说家是在恩施土司城大峡谷的,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就从网上搜索找来了很多恩施土司城的照片给“小露”辨认。“小露”看了很多照片都说感觉很眼熟,可是又说不出家的位置是具体是在哪个图片上。

 

网络寻亲  刷屏各大媒体

 

7日一早,工作人员在《今日头条》网络寻亲上发布了“小露”的个人信息,希望能通过网络的传播,能让“小露”的家人看到或有知情人能给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提供线索。多次咨询未果的工作人员,只得依照“小露”提供的恩施市土司城这个地名,请求派出所协查,并对“小露”进行了人脸识别比对,仍然无法查到任何有关“小露”的信息。

 

毫无线索,毫无头绪。期间也有热心网友给救助管理站来电话说确实恩施有那么一个景点叫“土司城”那里确实有大峡谷。这名少女“小露”真的是来自恩施吗?究竟什么原因流浪到西昌呢?这些都成了救助管理站里的“未解之谜”。当务之急就是帮“小露”找到亲人、解开谜团,送这名可怜的少女回家!

 

希望越渺茫,越要坚持!只有不抛弃、不放弃,才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到希望!随后,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编辑了较为详尽的寻亲信息向各大主流媒体投送,《川报观察》、《成都全搜索》、《成都商报》、《四川在线》等四川省内主流媒体先后刊登了她的寻人信息,《封面新闻》、《网易》、《湖北网台》等各大网络媒体争相转载,相继刊登了“小露”的寻人信息,热心网友和爱心人士纷纷在朋友圈转发,全社会凝心聚力共同寻亲。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1月11日早上,“小露”的堂姐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朋友转发的《四川在线》刊登的“扩散!谁能帮她回家?少女流浪西昌街头”的信息。于是,打电话到了西昌市救助管理站核实,工作人员王秀芳即刻和联系人互加了微信,让“小露”和家里人微信视频通话核实,免得让路程遥远的接领人白跑一趟,家里人从视频上认出这就是他们正在寻找的女儿,可是“小露”和“家人”视频后哭着说不跟他们回去,原因是不认识对方。这下,让救助站工作人员对接领人的身份产生了质疑。这里面究竟又有什么隐情呢?工作人员耐心地细问“小露”,可“小露”也说不上来确切的原因。

 

为爱奔走  女孩回家团圆

 

11日下午,“小露”的父亲从攀枝花赶到西昌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了,当时已经下班回到家里正在陪家人晚餐的副站长谈月连忙放下碗筷,打车赶往救助站。因为根据先前“小露”的种种描述,曾在两个家庭住过、跟着哥哥“小珍”等,加上“小露”的情绪不太好,为慎重起见,副站长谈月再次来到站里进一步核实接领人的信息,以防冒领、误领。

 

“小露”没有身份证,父亲只带来了户口本和小时候的照片,实在不能确认小露就是户口本上的“钱某某”。副站长谈月通过小庙派出所的民警添加微信发送“小露”的照片到“小露”原籍的白马派出所再次核实后,终于确认了“小露”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见到家人的“小露”情绪还是不太好,“跟父亲回去后好好听话、做个好孩子,家里人都是爱你的,以后父亲教育的方式方法也会改,相信父亲,好吗?”谈月蹲下身来反复开导坐在椅子上低头不语的小露,在谈副站长的循循善诱和谆谆教导下“小露”的情绪终于有所好转,终于点头,答应以后做个听话的孩子,以后不再离家出走了。

 

在给“小露”办理离站手续时,“小露”的父亲懊恼地说,女儿真名叫钱某某,家住攀枝花市米易县白马镇小街村,孩子在校读书期间就有精神障碍,2日离家出走,一出来就不见了。家里人找了好多天了,可一直没有线索。“感谢!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让我这么快就找到了女儿!”“小露”的亲属一边鞠躬致谢,一边表示,以后将加强对女儿的照顾和引导,给她更多的关爱让她在家庭的怀抱中成长!文/图 吴齐 记者 丁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