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断一根水管赔200万! 村霸及其家族势力倒了

2018-01-24 10:46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2015年,一项职工经济适用房工程,在西昌市高枧乡张林村五组开工。自开工到当年底,时任高枧乡张林村村委会主任张文辉多次以语言警告、阻工等威胁手段,强迫施工方将该工程的砂石供应、土石方挖掘项目承揽给其儿子、侄子施工。不堪重负的业主和承建方忍无可忍,联手将张文辉的恶霸行径向市委进行了举报。

 

2015年12月,西昌市纪委、市检察、市公安局组成联合专案组,对张文辉一案进行彻查。专案组在办案过程中承受了重重压力,最终收集了26个证人800多页的证词。

 

2016年10月19日,西昌市人民法院对张文辉作出审判,张文辉被开除党籍,免去村委会主任职务。“三强”村霸张文辉及其家族势力倒了!

 

640.webp (2)

 

“刘总,最近工地上还有没有强揽工程的情况?”“没有啦,现在清静得很。”听到西昌市纪委书记刘学强的问话后,正在施工现场的四川华远建设公司现场负责人刘某高兴地回答。

 

这是西昌市启动“强揽工程、强拿硬要、强行阻工‘三强’村霸问题”专项整治后,发生在该市高枧乡望海大道建设工地上的一幕。

 

很难想象,两年前,就在这高枧乡,想顺利开工远没有现在这么“轻松”……


A拍桌子、指鼻子、撂狠话 “我的地盘我做主”

 

“我们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在我们地界上实施的工程项目,土石方工程必须交由我们村组来做。要按每立方米4元的标准提成!”

 

这是在2015年6月4日的高枧乡张林村五组,西昌市月城化工有限公司与市东西河林场联合集资、长安建筑安装有限公司承建的职工经济适用房工程的开工现场。

 

说话的人叫张文辉,时任高枧乡张林村村委会主任。

 

从那天起,张文辉就以“维护村级集体利益”的幌子为名,多次带领人与业主方、承建方“协商”。

 

一开始,张文辉还耐得住性子。连谈了几次都没有结果,张文辉终于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拍桌子、指鼻子、提嗓门、撂狠话、破口骂成了家常便饭,口气一次比一次强硬,态度一次比一次嚣张,作风一次比一次蛮横。

 

“我的地盘必须我来做主!不交给我做,你们这个工程三、五年开不了工,其他人休想进场!”

 

“我告诉你!我们村有3000多村民,随便叫五百、一千的村民来,我看你这个工程还能不能做下去!”

 

“工地在我们张林村,工程只能由我们来做,其他任何人不准也不可能来做!”

 

这么耗下去,工程搁置损失会更大。业主方和承建方迫于无奈,只得将该项目的土石方工程交由张文辉及其儿子、侄子承包施工。


B强行阻工 换着法子抬高工程价

 

如愿以偿的张文辉并没有见好就收,仍换着法子抬高工程价。

 

土石方工程包括土石方的挖掘、运输、倾倒、堆放,西昌当地同一时期的市场价格是每立方米18至23元,最高的也没有超过每立方米25元。但张文辉以协调关系、收过路费、扬尘费等为“理由”,提出每立方米要36元。业主方和承建方均认为此单价过于离谱不能接受。不接受?那就继续耗吧!最终,耗不起的承建方不得不同意以远高于同期市场价、每立方米30元的价格成交。

 

如此妥协仍然没有满足张文辉的饕餮大口。进场施工前,张文辉又提出:承建方必须提前支付10万元的工程预付款,施工队才进场施工。

 

忍气吞声地交了10万预付款,进场施工不到一周的承建方,再次收到张文辉通知:工地泥土含水量较高,湿土需涨至每立方米40元、淤泥涨至每立方米70元!承建方忍无可忍,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

 

转眼到了2015年底,在被迫停工长达4个月后,承建方放弃了那10万预付款,将该土石方工程承包给另一家企业。不出所料,该企业刚一进场麻烦便不请自来。恼羞成怒的张文辉指使他人开着挖掘机公然封堵了工地大门,强行阻拦施工。  两天后,新签约的企业被迫将土石方工程转包给张文辉的施工队。

 

工程的失而复得,更加助长了张文辉的嚣张气焰。不久,承建方的一施工人员因操作失误导致水管被挖断、机耕道塌方。张文辉抓住机会,一边千方百计阻碍承建方抢修,一边煽动附近村民向其索要高价赔偿,“挖断一根水管,赔偿200万!弄塌一处机耕道,赔偿200万!”

 

这一次,不堪重负的业主和承建方忍无可忍,联手将张文辉的恶霸行径向市委进行了举报。

 

C严惩村霸 受理信访举报小桌子搬到街头巷尾

 

此案引起了西昌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2015年12月,西昌市纪委、市检察院、市公安局组成联合专案组,对张文辉一案进行彻查。专案组一到张林村就感受到了重重压力,张文辉在此地任村民小组组长13年、村主任8年,家族势力大,村里沾亲带故者众多。加之他本人工作作风粗暴,嚣张跋扈、态度蛮横,很多村民,包括工程施工人员因为担心事后遭打击报复,都不敢开口,调查取证遇到困难。经过专案组人员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一些关键证人开了口。

 

26个证人,800多页的证词。工程承建方谈起这一年多在张林村的工程,简直如噩梦一般。

 

“高枧乡张林村村委会原主任张文辉,在位于该村的某工程项目中,以语言警告、阻工等威胁手段,强迫施工方将该工程的砂石供应、土石方挖掘项目承揽给其儿子、侄子施工,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2016年10月19日,法槌敲响,西昌市人民法院对张文辉做出审判。长达68页的判决书一一记录了这个目无法纪、肆无忌惮的“三强”村霸的罪行。

 

张文辉被开除党籍,免去村委会主任职务。张文辉及其家族势力倒了!

 

消息传遍了西昌市十里八村,引起了极大的震慑。2017年初,西昌市在全市上下掀起一场专门针对村霸的专项整治,3个市委巡察组利剑出鞘开展“机动巡察”,村民小组组长也是巡察对象。专项整治的宣传画发到村民家中,现场受理信访举报的小桌子搬到街头巷尾。截至目前,全市共查处村霸问题12个,处理45人。破获涉黑涉恶案件43件,行政拘留32人,刑事拘留103人,移送起诉33件、82人。(文/张祎鑫 )

 

快评:对袭警辱警行为须依法严惩

 

依法惩处袭警辱警行为是法律的基本要求,也是解除警察依法履职后顾之忧的题中应有之义。警察执法权威越高,在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时才更有力。

 

针对近期多地发生一线公安民警和辅警正常执法执勤遭遇暴力抗法甚至辱骂殴打事件,公安部高度重视,近日专门派出工作组分赴山东、河南、湖南等地,代表部党委看望慰问受辱受伤民警和辅警,要求各地公安机关采取强有力措施,切实加大对民警执法权益保护力度,坚决维护国家法律尊严和警察执法权威。

 

古语有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警察对自身安全和形象都无法保护,公安机关对肆意辱骂、殴打以及造谣诽谤民警、辅警的行为都不能惩处到位,又怎能给人民群众以除暴安民的信心?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也无论出于何种理由,都无法为肆意辱骂、殴打以及造谣诽谤警察者开脱。不对其依法惩处,公安机关不答应,法律不答应,人民群众也不会答应。

 

在这一问题上,我们并不缺法律规定。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警察法等均有明确规定,对袭警辱警行为轻则予以治安处罚,重则苛以刑罚。我国刑法第277条规定的妨害公务罪中,“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还是从重处罚情节。有鉴于此,公安机关就要有为警察依法履职撑腰打气的鲜明态度,建立起“该严格执法的没有严格执法是失职,该支持和保护严格执法的没有支持和保护同样是失职”的责任体系。对那些发生的袭警辱警行为,既要有专人负责查处,还要及时向社会进行通报,不能遮遮掩掩,也不能搞什么私了。不能让警察执法权威和法律尊严因此类事件受损,也不能因为处理不力而使警察执法权威和法律尊严再次受损。要通过严惩一案,达到震慑一片的效果。

 

俗话说得好:老虎屁股摸不得。在公安机关正常执法执勤过程中,就应当有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威严。要有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权威,就要具有相应的作风与能力,不断规范自身执法行为,提高执法水平,提升执法形象,这与依法履职免责是相辅相成的。警察只有自身能力素质过硬,才能正确判断哪些行为是执法所必须坚持的,哪些行为是依法应当避免出现的。如此方能在源头上杜绝错误执法,最大限度地减少执法瑕疵。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法制日报》,本文有删减)

 

拓展阅读——


决不允许“村霸”横行乡里欺压百姓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

   

“村霸”四大典型特征:  


乱政、抗法、霸财、行凶

  

有的“村霸”以宗族、金钱利益为纽带,组成犯罪团伙,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有的甚至盘踞一地作恶长达数十年而难以铲除。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介绍,乱政、抗法、霸财、行凶是“村霸”的四大典型特征。

  

乱政——倚财仗势、干乱国法、操纵选举。此前被判刑的江西省某市原人大代表,纠结多名同族兄弟以及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犯罪团伙,称霸一方。20余年来利用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多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甚至利用势力和影响,威胁当地党委政府工作人员,干扰基层组织选举。

 

抗法——暴力抗法、对抗政府、煽动滋事。2016年底,广西某村支书因妻子在交通事故中丧生,便伙同亲属,当着公安民警的面要活埋肇事司机。当公安民警阻止时,其倚仗人多势众进行对抗,当地派出130多名民警才将司机解救。

 

霸财——强拿强要、欺行霸市、坐地纳贡。河南省某村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在出租农地、建设新社区农村饮水工程等事情上“雁过拔毛”。河北某村村主任自2012年以来,组成恶势力团伙,要求所有村民结婚必须“上供”。曾有一村民未照办,结婚当天竟收到了送到门口的花圈。这名村主任还动用村里的大喇叭对该村民进行辱骂。

 

行凶——横行乡里,违法犯罪,残害无辜。在广州某村有一群“村霸”,从2008年起就在村里为非作歹,敲诈在村内经营小店和生活的人员,甚至当街调戏妇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旭认为,由于乡村法治资源相对匮乏,监督疏漏多,一些最基层的地方“权钱势”勾结,使个别村官和社会混混异变为“村霸”。

有基层组织人员充当“保护伞”

 

甚至有“两委”班子成员沦为“村霸”

 

“基层社会生态非常复杂,‘土皇帝’现象背后往往牵涉上级政府、基层选举、治安管理以及资金管理等问题,许多不安定因素掺杂在一起,治理难度很大。”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

 

在一些地方,有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伞”。最高检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村霸”肆无忌惮,横行乡里,称霸一方,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上头有人”,受欺压村民敢怒不敢言,查办“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备受阻挠,治理难度大。

 

 还有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导致基层组织弱化,甚至“两委”班子成员沦为“村霸”。最高检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使得纠纷双方依靠身后势力大小解决,无形中促使“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盛行。另一方面,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村霸”或宗族势力,从而沦为“村霸”欺行霸市的爪牙,这都给治理“村霸”增加了难度。

 

江西抚州金溪县安吉村原党支部书记彭荣辉任村党支部书记10多年来,该村培养发展的党员几乎全是其亲朋好友。2014年村“两委”换届选举时,他拉票贿选,甚至将贿选开支以“务工补贴”的名义报销。

 

 北京德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兴宽认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在农村长期存在不仅危害村民的利益,破坏农村社会的稳定,而且还会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导致民众对基层政权和自治组织信任不足,影响中央一系列大政方针在农村的具体实施。

 

 突出打击职务犯罪 


 消除“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根基

 

 孙忠诚介绍,当前我国根治“村霸”与宗族恶势力的工作正从三方面着手。

 

 突出打击,强化治理。孙忠诚表示,对于“村霸”与宗族恶势力的恶形恶状,检察机关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惩治一批,务必坚决遏制其嚣张气焰。尤其要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检察、公安部门将加大查办和惩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力度,增加其作恶成本。纪检监察部门则狠抓纪律建设,及时处分违反纪律的党员干部,尤其是基层组织的党员干部,掐灭其充当“保护伞”的苗头。

 

 多维发力,综合治理。“不能孤立地治理‘村霸’问题,需要采取综合措施。”庄德水表示。孙忠诚介绍,一方面,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等方面将加大协作配合力度,各司其职、共同发力。另一方面,职能部门将综合运用经济建设、教育宣导、舆论推动等多维度社会治理措施。各地方政府积极发展经济和教育,使适龄人员有事可做、有书可读,从长远角度消除“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根基。

 

 群众路线,长效治理。王旭认为,在斩断“村霸”与宗族恶势力“恶根”的乡村治理实践中,贯彻落实村民自治至关重要。据孙忠诚介绍,检察机关将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维护好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换届选举环境,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带病”进入“两委”班子。

 

 庄德水认为,要加强农村基层法律宣传教育,让法治观念走进生活现实,帮助人民群众树立法律信仰,进而挤压“村霸”的犯罪空间;让人民群众树立信心,主动参与“村霸”问题治理。(文/杰文津 赖星 闫祥岭 陈菲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