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贵伟:开创凉山“农旅结合变形计”第一人

2018-01-31 11:4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要不是一路走来的坚持,面对困难和挫折不退缩,或许范贵伟就只是创业路上的一个过客,早已被人们忘记,他也就不会成为甘洛县创业的代表,和凉山其他14名选手一起走进省城,在凉山州第五届青年创业大赛的舞台上大放光彩。如果不是巧思妙想,脑洞大开,运用自身特长整合资源,范贵伟就只是大山深处一个养猪的,没什么特别。“变形计”的灵感触动,让范贵伟成为开创凉山“农旅结合变形计”第一人,创业之路有了更多的财富增长点,而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

 

5T3A5387

通过电商平台已销售的腊肉。

 

甘洛的冬天很有辨识度,当1月19日上午10时记者来到距离县城40多公里外的海棠镇,在月儿沟见到猪倌范贵伟时,室外的温度刚好是0摄氏度。

 

“这里最冷的时候是零下8摄氏度,霜冻期长达两个月,我已经习惯了。”范贵伟将4头大肥猪赶上山,返回养殖基地,又开始给放养的土鸡喂食。

 

一股水桶大的山泉哗哗流淌,旁边彩钢瓦棚子下,挂满了一小块一小块的腊肉和大量的香肠。“这些都已经全部下单订购了,这几天就要发出去。”范贵伟说,第二天将赶往成都进行州第五届青年创业大赛决赛的比拼,名次不重要,享受比赛的过程更重要,未来事业的发展更重要。

 

公开资料显示,范贵伟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网络专业毕业,《户外生态养殖管理监督系统》专利发明、权利人,现为甘洛县海棠镇愚农农民养殖专业合作社法人。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呢?

 

5T3A5482

范贵伟赶猪上山。

 

在外打拼

一次回家改变了许多想法

 

1983年5月,范贵伟出生在越西县大瑞镇挖布村,家中兄弟两人,他排行老二。与许多农村孩子一样,范贵伟靠着勤奋努力考上大学。2005年成都电子科大毕业后,范贵伟在上海一家企业从事软件开发方面的工作,成了一名IT男。

 

三年后,范贵伟回到成都,成立了一家软件公司。然而,仅仅坚持了两年,他不得不另谋出路,到成都大亚圣象集团上班。“在外打拼,节奏很快,工作更换也很频繁。”范贵伟说,尤其是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IT行业的更替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2013年冬天,大亚圣象集团要在凉山开展“暖冬行动”,寻找300名单亲家庭孩子或者是孤儿,作为受赠对象。土生土长的凉山人范贵伟,成了完成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经过多方努力,在越西、甘洛两县多个乡村奔走,他出色完成了任务。

 

正当公司等范贵伟回去安排要职的时候,他却向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其实,早在2012年父亲的葬礼上,我就萌生了回家创业的打算。”范贵伟回忆过往,仍对父亲深深的歉疚。当年夏天,51岁的父亲因摔伤意外去世,在外打拼的范贵伟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当时村里来了很多人帮忙的邻里乡亲,人和人之间的那种尊重对我的触动很大,这是对一个长期不回家的游子无声的呼唤。”范贵伟说,由于哥哥在外地工作,兄弟俩对父母的照顾之前是欠缺的,自从父亲出事后,就想从那时起要好好陪伴母亲。

 

回乡创业

找到小时候吃猪肉的味道

 

由于母亲是甘洛县海棠镇人,范贵伟小时候就有到海棠吃腊肉的儿时记忆。“6岁前在外婆家长大,那时候生活条件艰苦,海棠镇只有洋芋、玉米,大米饭很难吃得上。”范贵伟回忆道,小时候吃的“甘洛面面饭”(面和米的比例大约是4:1)很不习惯,经常被呛。因此,那时候都是大人先吃,小孩子再吃,这样的话大人先将“面面饭”上面的面吃了,底下就是米饭。

 

对于有名的海棠腊肉,则是要好几天才能吃上一顿。小学三年级的暑假,范贵伟又来到了外婆家。“当时我和姨妈家的小表妹为了争一根腊肉骨头竟然打架了,后来在大人的评理中,当然是大让小了,将腊肉骨肉让给了表妹。”范贵伟说,正是从那时开始,对海棠的腊肉特别钟情。

 

据了解,海棠腊肉之所以出名,首先是猪种,乌金猪是凉山地标产品,其次是饲养方式采取的是放养。普通毛猪的市场售价是15元—16元/公斤,乌金猪的毛猪市场价是20元/公斤。之所以卖这么贵,是因为乌金猪的养殖周期长,一般情况下要一至两年才出栏,出栏时重约150公斤。

 

2013年10月,最后一次暖冬行动之后,范贵伟没有再回成都,他要到海棠镇创业,搞乌金猪养殖,生产出更香的海棠腊肉。他在海棠镇东门村的月儿沟,流转了1亩多山地,投入8万多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修建了7小间猪舍,到当地村民家中挑选了60多头小猪。

 

然而,创业并非一帆风顺。由于缺乏养殖经验,范贵伟被残酷的现实泼了一盆冷水。月儿沟天气较为寒冷,小猪接二连三感冒,到第二年年底的时候就只剩下10多头。糟心的事情还不只这些,由于养殖风险没有预估,猪场运转资金困难,只有借钱。

 

于是,从这一年开始,他向成都之前的同事借了8万元钱,艰难维持猪场的运转。2015年,负债维系的范贵伟将前一年剩下的10头猪宰杀后全部送给了同学、朋友和之前工作过的同事,免费品尝赢得了口碑和市场。

 

农旅结合

搭建起城市与乡村的桥梁

 

“说来也怪,生意好起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范贵伟充分运用所学专长,开启鲜肉外销的电商之路,深度整合之前在上海、成都等地工作积攒的人脉,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有率。那一年,说起来都让人高兴,海棠腊肉、鲜肉从月儿沟快递到了上海、深圳、广州、武汉、北京、东莞、昆明、成都等国内城市,基本上是“一个星期一头猪”,价格飙升至70—90元/公斤,回头客纷纷争相购买并乐此不疲。

 

这一年,范贵伟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不仅归还了借来的8万元,还余下10多万元,为继续走下去坚定了信心。之后,他采取“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大大降低了养殖风险,2016年的出栏量达到180头,2017年为100头,预计2018年的养殖规模将回到2015年的近200头。

 

经过四年的市场历练,范贵伟的“乌三金”品牌已经进入稳步发展期,在一线城市拥有固定的消费人群。由此延伸出来的“小牧童”项目更具市场潜力和开发价值。在猪肉粉丝群的日常交流中,除了吃肉,家长们觉得现在的孩子物质条件太好,不懂事,应该送到山区来“吃吃苦头”,于是“农旅结合变形计”的小牧童项目在2017年夏天有了成功实践。

 

这个项目的实施,离不开一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范贵伟的妻子覃崚。2017年春,范贵伟在网上公开招标他主手开发的另一个产品“古蜀海棠”白酒的包装盒设计,最终来自泸州市的教师覃崚中标。之后随着业务上的往来,他们见了面。没想到,这个“90后”女孩、西南大学心理学硕士、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覃崚对扎根深山创业的范贵伟情有独钟。两个月后,他们结婚了。

 

去年暑假,夫妻俩筹备数月的“与农·小牧童变形计”夏令营活动在海棠镇成功举办。筛选出来的一线发达城市8-14岁小孩20人,加上8-12岁本地农村小孩4人,采用5+1的方式进行分组,每个小组每天完成不同的任务,活动为城市和山区孩子创造直接交流的机会。覃崚为孩子们设计了一系列贴近独具乡土气息的课程,结合每个家庭教育情况,量身打造属于每个孩子个性成长的建议。15天的集中训练之后,孩子得到了锻炼和成长,家长对范贵伟夫妻俩非常感激。

 

“芳草春回依旧绿,梅花时到自然红”,这是范贵伟养殖基地房门上的春联,一年过去了,色彩还是红艳艳的,似乎预示着月儿沟的来年更加红红火火。

 

文/图 记者 沈虎子 宋恩 阿说五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