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四川那片海——西昌三问

2018-01-31 15:48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暮色渔歌。摄影邹森

暮色渔歌。摄影邹森

大片大片飘浮水面的海藻黄花,就漂亮得如诗如画。 邓吉昌 摄

大片大片飘浮水面的海藻黄花,就漂亮得如诗如画。 邓吉昌 摄

现在,每年飞到邛海来的候鸟种类繁多,达万只以上。 邓吉昌 摄

现在,每年飞到邛海来的候鸟种类繁多,达万只以上。 邓吉昌 摄

外地人和西昌人一起享受着怡然美景。   本报记者 钟玉成 摄

外地人和西昌人一起享受着怡然美景。 记者 钟玉成  摄

 

我喜欢邛海。数次因邛海而与西昌结缘,在阳光灿烂里,在烟雨朦胧中。我在省报工作了近30年,无数次走过巴蜀大地,看了太多的山水和城镇,而西昌邛海给我的印象最深。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2018年元月。成都雾遮霾罩,气温直往零度降。连接成都和西昌的雅西高速公路,银装素裹,穿山越岭,一伸到西昌,就春光明媚,满眼花开。春天,像西昌市民一样,常住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句二十一世纪中国绿色发展的宣示,正大笔在这片土地上书写。

 

“四川那片海”,说的是邛海,是我偶然听到一个90后对邛海的昵称。这话一下子钻进了我心里。

 

我喜欢邛海。数次因邛海而与西昌结缘,在阳光灿烂里,在烟雨朦胧中。我在省报工作了近30年,无数次走过巴蜀大地,看了太多的山水和城镇,而西昌邛海给我的印象最深。

 

对邛海,我有一种敬畏之心。那是10年前的一个盛夏之夜,邛海岸线幽暗。我陪几个北京来的记者,在邛海宾馆的岸边草地上坐下,天南海北地聊天。耳畔水波拍岸,一时兴起,几个人脱了衣裤,直奔邛海,一跃入水。

 

清凉的水如墨汁,一下子把我们拥抱裹紧。最惊心的是,脚下的水草缠腿,使劲蹬都蹬不掉,人被扯着直往下沉……当我被人拽上岸时,邛海,就以另一种“欢迎”方式,刻在了我肌肤上。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2018年元月。成都雾遮霾罩,气温直往零度降。连接成都和西昌的雅西高速公路,银装素裹,穿山越岭,一伸到西昌,就春光明媚,满眼花开。

 

春天,像西昌市民一样,常住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句二十一世纪中国绿色发展的宣示,正大笔在这片土地上书写。

 

为政者记住乡愁,就是记住了生态与社稷;老百姓记住了乡愁,就是记住了春天与付出。而我,则惊叹于西昌邛海的凤凰涅槃。

 

一问:

中国最大的城市湿地,

为什么生长在西部的大凉山首府西昌?

 

认识西昌,始于邛海。2018年元月,新年的钟声响过不久,因为考察建昌古城项目,我再次来到西昌,来到邛海——邛海,像一位大家闺秀,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变得不敢相认了。

 

先急切地登上泸山,极目远望:蓝天如洗,阳光一地,青山含黛,绿水似镜。明代川籍状元杨升庵是不是也在这里打望过?他有诗云:“谁把太空敲粉碎,满天星斗落人间。”他说的应该是月夜,而白天俯瞰,一半山水一半城,逶迤相连,用时下的网络语言说,“美得简直不像话”。

 

从各种报道中,我知道邛海面积已恢复到34平方公里了,有近5个杭州西湖大。同在凉山州的泸沽湖,有一半在云南境内,邛海无疑就是四川独有的最大淡水湖了。眼前的邛海,东南西北合围着一圈宽窄相宜、浅黛深绿、姹紫嫣红的湿地,应合了那块最响亮的牌子:全国最大的城市湿地。

 

步入邛海湿地,光是“观鸟岛、梦里水乡、烟雨鹭州、西波鹤影、梦寻花海、梦回田园”这六期工程的名字,就让人醉了。在梦里水乡,我们坐上竹筏,船工一声“坐好了”,就持竹杆撑进海去。水下可见水草摇摆,水面睡莲冬眠,岸边依水是黄色的芦苇,岸上红色的“火炮花”星星点点;81个小岛星罗棋布,高高矮矮的绿树上站着白鹭、鹭鸶,稍远处,一些绿头鸭、赤麻鸭在怡然自得划水觅食……

 

我游览过杭州的西溪湿地,也看过北京、成都及其他城市周边的湿地,不得不说,西昌湿地不仅是国内目前最大的城市湿地,且最具立体美感,生态极其平衡。

 

抚今追昔,我脑海中又浮现当年去小渔村采风的景象。那时的邛海,水面奔跑着各种舟船,湖心小渔岛上,随处可见村民搭建的竹木吊脚楼,房子的一半伸进水面,房柱就插在水里,生活污水直排进湖。岛上烤鱼架子到处摆起,村民大声叫卖着,游人坐在红色小椅子上,吃着烤鱼片,喝着啤酒,四处烟火缭绕。

 

同行的西昌旅投公司董事长姚红敏女士,是从小在水上泡大的“邛海人”。她说,烤鱼片最早是她祖父弄出来的,配上小红椅,往邛海边一摆,生意好得很。其他村民一看,赶紧学着靠水吃水,烤鱼片俨然形成了一个“产业”。

 

那时,邛海边围海造田、填海造塘,动辄上千亩。而周边山上的村民,吃不了渔饭,就靠山吃山,挖山砍树吃森林。人与自然博弈的结果可想而知——入湖河流带来泥沙淤积、水土流失,邛海被严重污染,滩涂和原生湿地植被基本消失,水面面积2008年降至不足27平方公里。

 

其实,早在20年前,凉山州就出台了全国少数民族地区第一部生态环境保护法规《邛海保护条例》,对邛海开始法治保护。但靠海吃海、靠山吃山的谋生习惯,积重难返。

 

邛海在呻吟……

 

否极泰来。历史会记住2009年的秋天。在省、州党委政府的力挺下,西昌市委、市政府以对自然、对历史和对人民负责的气魄,开启了邛海湿地恢复、生态保护和水质净化的宏大工程。特别是2013年至2016年更是力度空前,财政总共投入了60亿元,打赢了邛海生态恢复整治“七场攻坚硬仗”——造林13.6万亩,恢复水生植被8000余亩,兴建月亮湾等8大自然生态景观,建设污水管网50多公里,恢复邛海湿地达2万余亩,搬迁安置村民和居民3万多人,取缔非法运营船只和生活船只1100余艘。

 

看似普通的数字背后,是西昌市委、市政府的胆识与责任。西昌市一没有民族政策扶持、二不在扩权强县之列、三不在灾后重建名单中,其决策者靠着执政一方造福一方的胸襟抱负,以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开始了以邛海重生为“压舱石”的大规模生态建设,进而支撑旅游经济发展,恒久惠及民生百姓。

 

前提是搭起顶层设计的四梁八柱。西昌请来业内高手,编制了全域旅游、邛海湿地恢复、国家级旅游度假区等数十项规划体系,明确了邛海湿地保护和建设的目标和路线图、时间表。当我问及邛海面积恢复的具体做法,当地人几乎都能脱口而出“三退三还”:退耕还湿,退塘还湿,退房还湿。

 

其实,在风清月淡的话语后面,我能真切感受到西昌干部群众作出的巨大努力——湿地建设与和谐拆迁、改善居住环境、产业增收发展、基础设施配套等等,哪一样不凝聚着西昌人的决心、意志和奉献?从2010年7月邛海湿地一期观鸟岛竣工,到2016年10月湿地五、六期开园,环湖37公里长的自行车健身步道之外,美不胜收的湿地围绕邛海画了一个圈——这是75万西昌人民给母亲湖戴上的最美项链!

 

几次到西昌、游邛海,我总想搞清楚,眼下的邛海到底有多少树、多少花、多少鸟?目之所及,总不完全。梳理各种资料显示,邛海的陆生植被达366种,人工种植的竹、芦苇、菖蒲、睡莲等达400余万株;湿地内保留了原有的黄葛树、朴树、槐树、皂角树、黄连树等大树木,最珍贵的树种有“活化石”桫椤。还引进了观赏草类植物共计18万株,蓝花楹、樱花、海棠、花叶蒲苇、花叶芦竹、再力花、五彩鸢尾等,迷了双眼。此外,恢复了湖泊湖滨生态景观1.6万亩,生态河堤30余公里……移步景换,光那大片大片飘浮水面的海藻黄花,就漂亮得如诗如画。

 

鸟儿是大自然的精灵。现在,每年飞到邛海来的候鸟种类繁多,达万只以上。除了常见的白鹭、苍鹭、池鹭,还有绿头鸭、凤头潜鸭、骨顶鸡等共计193种鸟类,最多的是与游客关系最亲密的红嘴鸥,世界濒危鸟类彩鹮也在邛海现身。国家林业局将邛海评为“中国最佳野生鸟类观赏地”,实至名归。

 

给我们撑竹筏的船工杨发荣,今年55岁,过去是海滨村打鱼为生的村民,邛海湿地恢复工程启动后,搬迁至海门渔村居住,1000多户人的小区,大家纷纷转换身份务工谋生。现在,他在游船公司工作,妻子和一儿一女也各自打工,“收入还是没有减”。正是他们一样的邛海村民,以生活方式的转变,支持了邛海的高颜值新生。

 

风正一帆悬。自然环境的向好巨变,给西昌邛海带来全国首批17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之一的桂冠,四川仅此一家。还引来了邛海湿地国际马拉松赛、邛海国际帆船赛,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建昌古城”里的市井生活。 本报记者 钟玉成 摄

“建昌古城”里的市井生活。 记者 钟玉成 摄

老城小巷里,居民们悠闲地生活在缓慢的节奏里。   本报记者 钟玉成 摄

老城小巷里,居民们悠闲地生活在缓慢的节奏里。记者 钟玉成 摄


二问:

复苏古城,

西昌这座香格里拉环线的核心城市,为何值得期待?


 

将邛海湿地恢复之功,放在山、水、乡愁的世纪嘱咐中观照,必将彪炳千秋。

 

生态就是生产力。邛海湿地建成后的2017年,西昌名列全国县域经济百强榜第85位,比去年上升了7位,成为四川县域经济发展的“头牌”。同在这一年,西昌一路高歌,抱得中国“十佳魅力城市”荣誉归。

 

在西昌采访,随处可见新落成的楼盘,且形制不俗。问到平米价格,西昌人“亦骄亦烦”地说,高端的已达15000元以上。在四川,除了成都,就数西昌的房价最贵,而且,“一半的房子都是被外地人买走的”。现在,城区商住房开发已形成城东、南山、城西三足鼎立格局,上升空间让当地人很着急,“得赶紧买了”。

 

这是一个城市生长的信心。“从黄金十年迈向铂金十年,今年是西昌的铂金元年,要抓住机会哦。”西昌的决策者们,总是笑容满面地告诉外来考察的人。我现在所在的域上和美集团,就是在这金铂交替的新时代,携“建昌古城保护提升文旅项目”进入西昌的。信心在于月城四季如春的气候、邛海湿地的绝世美颜、大香里拉旅游环线重要节点的独特区位,以及凉山州、西昌市领导的开放胸怀和发展决心。

 

随着邛海景区成功创建为首批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功能、品牌效应全面提升,成为国内外游客喜欢的旅游目的地。据官方数据,2016西昌接待游客2114.74万人次,其中邛海泸山景区1548万人次,旅游收入18.77亿元。这个收入与游客量比较,还不能令人满意。外地人到西昌来,就是看看邛海,多为过境观光游,留下来过夜的人少,根本原因在文化体验产品缺失,环线客源导流稀少,资源结构单一,全时全域旅游支撑不足。

 

一半海水一半城,破解问题的一大招数,在西昌市城东片区的“建昌古城”。那里距离邛海景区约3公里,有保存完整的九街十八巷,是西昌最真实的老城记忆。我第一次走进老城,在这里发现了西昌的又一魅力。整个古城的肌理尚存,像涌泉街上的马家大院、豆芽井这些老建筑和历史遗迹,还保存完好。更难能可贵的是,西昌主政者们斥资五六个亿,修复了800多米长的明城墙,以及大通门、安定门两座城楼,拆迁出102亩建昌古城第一期工程用地。

 

我拾级登上城墙,抬眼四望,老城中一大片旧房还保持着原来的样貌。走在老街上,时光仿佛停止转动,居民们悠闲地生活在缓慢的节奏里,恬淡而自如。人们说“西昌是座慢生活城市”,在这里找到了生动的印记。只是房屋破损严重,多为危房;夯土与砖瓦结构混搭,老树与老屋错综间杂,保护性开发提升已时不我待。

 

因为介入项目所需,我对建昌古城的前世今生进行了一番探究,发现闲情基因孕育了西昌月城的气质,历史基因决定了秦汉至今的底蕴,美学基因引领了夯土建筑的传承,市井基因则镌刻了老城记忆的气息。还有南丝路的繁华遗迹,蜀身毒道的历史起源,城市变迁的鲜活烙印,至今还依稀可见。

 

我的小伙伴们在做策划书时,不时爆出对这座城市历史的感叹。他们说,建昌古城的一声吆喝、一个招牌、一抹肉味、一碗酒香,都如同夯土浇灌的沧桑岁月,渗透着这座城市的匠心演绎。

 

在现代要素中重现古城昔日繁华,接下来该怎么做?事涉商业,我就卖个关子,剧透点古城一期梗概。关键词是“城墙、溪流、长街、短巷、庭院、剧场、艺术馆、轻奢酒店”;精髓表达是“山水阳光、清风明月,建筑融合、生态诗意,安闲自得、逍遥自在”。也就是说,形态上以建筑风貌为载体,生态上以花树融合为原则,文态上以汉明文化为内涵,业态上以深度体验为特色。

 

总的来说,就是七个加法:传统文化+当代表达+文化交融+建筑美学+老城市井+艺术气质+闲城情调+月色浪漫。为此,策划七嘴八舌,还碰撞出一首《闲情月城》诗来:“我问西昌何时老,建昌问我几时闲。不是闲人闲不得,能闲必非等闲人。”最后,我们以“逍遥山水间、慢游建昌城”为古城保护提升定下总调子。说到这儿,我要向全身融入西昌文旅产业振兴的项目团队致敬。

三问:

老天爷厚爱西昌,老祖宗荫及建昌,老百姓期许家乡。

“铂金十年”,西昌要走向何方?


宜人的气候,充沛的阳光,银辉的月色,600年古城,数千年历史,孕育出西昌人逍遥自在的生活品味。就像摆在我面前这碗“醉虾”,小青虾,不用酒,用姜、椒、蒜、醋、芫荽等料汁,覆钵一闷,端上桌还在钵内蹦跳,发出声声碰响,入口鲜美之极。

 

缕缕闲情,无处不在。一方城池间,街头巷尾处,外地人和西昌人一起享受着怡然乐趣,演绎着人生百态。我深深觉得,西昌是座开放包容的城市。这是西昌奔跑过黄金十年、跨越式迈进铂金十年的底气。

 

一座城市的“含金量”,是各方面努力的结晶。仅以旅游经济而言,西昌牵住“生态”这个牛鼻子,依托独特的人文资源,以此统领生态旅游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着力打造四川旅游发展次中心。

 

得陇望蜀。西昌,这座春天栖息的城市,正充分发挥邛海国家级旅游度假区示范带动作用,深入开发湖滨度假、旅游地产、主题公园、户外探险等复合型、高端化旅游产品,着力构建“四季康养、滨湖湿地运动、滨湖慢吧、娱乐、山林禅修养心、彝风川韵文化体验”五大度假产品体系。到2020年,基本建成四川旅游国际化示范城市和国际性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

 

这不仅仅是蓝图,西昌人很自信地说,“一切都在落地变现中”。行走西昌城区及邛海湿地,你会看到“山—水—城—田”自然景观格局正在形成,其体验度假文章也在往深处作。路径是大力发展康养旅游,在阳光、休闲、森林、温泉、运动等五大康养业态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西昌是攀西地区区域性中心城市、川滇结合部枢纽城市,区域聚集辐射效应明显。随着高速公路、铁路等一大批交通设施建成,西昌通达能力将显著增强。

 

市委书记李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西昌从“黄金十年”迈入“铂金十年”,收获了76个国家和省级奖牌,已具备“跳起摸高”的基础。他表示,西昌确定“七彩西昌 阳光水城”这一全新的城市定位,把“一湖四河”作为城市发展的主轴,未来的西昌,城市将通过水网连通,一半山水一半城,邛海泸山景区也将成为城市的“中央公园”。一座现代化生态田园城市,将崛起在中国的西部。

 

“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一新时代发展理念,正在西昌2651平方公里大地上化为铿锵前行的足音。

 

风物长宜放眼量。“四川那片海”,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