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在图书馆 润养精神

2018-01-31 15:57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读者静静地端坐,翻动书页。

读者静静地端坐,翻动书页。

 

若问西昌这座城市的风气藏聚于何处?图书馆就成了必须被提及的一处所在。

 

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走进面积4000平方米的西昌市图书馆,置身于其中,俯仰之间,你能欣赏到现代建筑流畅的线条、纯净的颜色、柔和的采光,因它的美而慨叹。

 

你会看到,不论是长是幼,是贫是富,不管是西昌市民,还是外来游客,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享受着无门槛、无差异、无障碍的免费服务,非常愉悦地自由穿行,获取精神的润养。

 

小读者正在听阅电子读物、欣赏音乐、看故事绘本,脸上洋溢着柔软的微笑。

小读者正在听阅电子读物、欣赏音乐、看故事绘本,脸上洋溢着柔软的微笑。

丰富的藏书让读者自由选择。

丰富的藏书让读者自由选择。

 如今,在图书馆的服务窗口借阅各种书籍方便、快捷。

 如今,在图书馆的服务窗口借阅各种书籍方便、快捷。

 

常听人们品评一个地方,会用到两个词,一是水土,二是风气。

 

说到水土,西昌是得天独厚的。

 

这里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灵关道的中心,人称“蜀滇咽喉”、“西南雄镇”,新石器时代、殷商、秦汉、唐宋、明清等各个历史时期极为丰富的文化瑰宝遗存于此,耀亮着西昌人灵魂深处的印记。

 

城市坐北朝南、两河相护、朝山面水,格局绝佳,自然风貌清丽灵秀,一年四季阳光灿烂,宛如一块温润的璞玉。

 

若问这座城市的风气藏聚于何处?图书馆就成了必须被提及的一处所在。

 

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走进面积4000平方米的西昌市图书馆,置身于其中,俯仰之间,你能欣赏到现代建筑流畅的线条、纯净的颜色、柔和的采光,因它的美而慨叹。

 

你会看到,不论是长是幼,是贫是富,不管是西昌市民,还是外来游客,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享受着无门槛、无差异、无障碍的免费服务,非常愉悦地自由穿行,获取精神的润养。


“泡”图书馆

是一种高贵的坚持

 

图书馆里,语言是静寂的,在这里,似乎只有时间在缓缓地流淌。

 

1月26日下午3点,在西昌市图书馆的现刊阅览室里,一盆盆养眼的绿植摆在富有质感的书桌上,各个年龄、各个层面的读者静静地端坐于此,翻动书页。

 

“你好,能帮我查查这儿有没有《博弈论》吗?”扎着马尾、一身利落打扮的徐杰来到工作台前,压低声音咨询。

 

徐杰目前是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经济学研究生,5年前,她在西昌市川兴中学就读,高考时,跻身凉山州前30名,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香港浸会大学。

 

徐杰回忆,大学期间,学校治学严谨,作业多、要求高,她最常做的事就是“泡”图书馆,一面完成日常功课,一面为研究生入学考试做准备。常常到晚上11点,图书馆关门后,她还会抱着电脑和书,在图书馆旁的大道上再看一会儿。

 

考研成功后,她去到悉尼大学。在那里,老师常会发邮件给同学们,要求大家去图书馆借阅某本书,看完这本书的哪些章节,而且必须在下节课开始之前完成。

 

老师指定的那本书常被借完,就算有幸借到了书,想带回宿舍看,只能影印,一次只能印一个章节,所以,大家干脆就赖在图书馆里看,馆内济济一堂,坐满了学生,一座难求。

 

去年12月,悉尼大学放假,徐杰回到家乡,听说西昌市图书馆搬到了新址,并且已经开馆,于是,她怀着好奇心来看看,没想到,一来就被吸引住了,在这里“泡”了一个多月。

 

“这简直是所有大学生梦寐以求的自习环境。馆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正好避寒,空间大,有充足的空闲桌椅,不显得拥挤,走几步就能接到热水,还可以扫描电子触摸屏上的二维码,借阅电子馆藏,把好的资源搬回家。有这样优越的条件,若再不好好看书、复习,就太‘暴殄天物’了。”徐杰感慨地说,透过西昌市图书馆的规模、特质、风范,完全可以感受到这座城市对文化环境的重视,对人文精神的颐养,没想到,在她异地求学的几年间,家乡的面貌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书馆里

发生着这么多动人的故事

 

谈话间,刘老先生走进现刊阅览室,拐杖靠在桌脚,眼镜盒放在桌沿,在报架和杂志架边迅速溜达了一圈,不出两分钟,一只手捧着一本杂志,另一只手拿着两份报纸,回到窗边的桌上,架起老花镜,开始阅读。

 

“这里的各种报纸很齐全。我平常没有午睡的习惯,吃了中午饭就过来读书看报了。今天,家里来客人耽搁了,来得晚一点。”刘老先生轻声告诉我。

 

这时,又有两位老先生走进阅览室,朝着刘老先生举手示意、相视一笑,便去书架边找书了。

 

图书管理员冯然提到,附近工地的一位农民工也曾是这里的常客。他没有办理借阅读者证,常常一个人提着透明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墨水、钢笔和自己裁剪过的小纸片,来这里安静地看报纸,把他觉得有用的信息一字一句地摘抄下来。他的衣服上有深深浅浅的污渍,手却很干净,也很爱护这里的环境,看完后,会把报纸整理好,放回原处。

 

“新馆开馆之后,到去年12月间,他都常来,从今年1月起就没有来过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冯然关切地说。

 

在图书馆内流连,不知不觉间,时针已指向下午5点,温暖明澈的天光从透明的顶棚倾泻下来,斜射在少儿服务部的门前,顿时,透亮的地砖上撒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少儿服务部的室内摆放着花瓣状的桌子、低矮的书架和圆角小椅子,充满生机的绿色、代表光明的黄色、纯净的蓝色装饰了明亮的“童话梦”空间。

 

几位不同年龄段的小读者正在听阅电子读物、欣赏音乐、看故事绘本,脸上洋溢着柔软的微笑。

 

邓静抱着女儿平平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桌上放着安徒生所著的《睡美人》《天使》手绘本图书。

 

平平在位于西昌市海南乡岗窑村的海星幼儿园上学,今年刚满4岁,沉浸在图书馆的阅读氛围之中,她非常专注,不时用小手翻动彩色的书页,童话故事引人入胜,从一旁看过去,只能瞧见她可爱的侧颜。

 

在儿童文学书架旁,9岁的肖音正在翻看高尔基所著《童年》的注音本,每逢周六、周日,她都会带着妹妹来此,看完书后,她俩还会到图书馆旁边的凉山民族体育场,在绿地、广场上奔跑嬉戏,玩上一会儿,再走路回家。

 

“我们最小的读者只有一岁,名叫贾程程,新馆刚开馆,他的家长就带着户口簿来为他办了借阅读者证。”图书管理员胡丹红笑着介绍说。

 

这么年幼的孩子都能在图书馆轻松享有“小读者”的身份,我不禁问道:“你有没有计算过?如果一个读者要到这儿来办一张借阅证,几分钟就好了?”

 

“很快。”胡丹红接过我的身份证,在仪器上一扫,我的个人信息瞬间呈现在屏幕上,在询问并填入电话号码后,注册就完成了,整个过程不超过30秒。


一座城市

和图书馆精神并肩而行

 

“我爱和书籍打交道,只要能够继续读书,就感觉自己仍然在一所大学里,单纯、宁静。”西昌市图书馆馆长马海云说,她之所以乐于长期从事这样一份工作,是因为喜欢走在图书馆里的感觉。

 

马海云介绍,近些年,“图书馆人”在不懈地获取并推广一种新的理念:图书馆不仅是一个借书、读书、还书的场所,而且还是一座城市的公共文化空间,无论是一个儒者,还是一个丐者,或是背井离乡的流浪者,所有的人,都可以来此,自由地穿行于其间。

 

2011年,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要求公共图书馆实行无障碍、零门槛开放,并决定由中央财政设立专项资金,重点对中西部地区的地市级和县级公共图书馆开展基本公共文化服务项目所需经费予以补助。

 

从2012年起,每年,西昌市图书馆都会收到一笔20万元的免费开放专项资金。这笔钱,主要是用来不断丰富、完善“新馆”设施设备的。

 

通过辛勤的建设,报刊资料库、视障阅览室、少儿服务部、地方文献室、图书外借室、现刊阅览室、共享工程支中心、读者自修室8个服务窗口共同构成了读者们新的“城市书屋”,定义了未来图书馆的更多可能性。如今,人们可以来此专心致志地看书,也可以听音乐、听讲座、看展览,参与图书馆举办的各种文化活动。

 

时代日新月异,站在车流涌动的大街上,我常常会感觉到身旁行走的脚步太快,对“人们留给阅读的空间能有多少”心怀疑问。

 

 

然而,走进图书馆,会发现能捧起书本心静神闲细细品读的人,其实并没有减少。透过各个阅览室的落地窗,随处都能看到那些低头翻书的背影。

 

白岩松曾写到,“好多人会沮丧着说,在中国,读书的好时代过去了,我想说:不!它可能才刚刚开始。”

 

穿行在西昌市图书馆宽敞明亮的大厅,安静舒适的阅览室,我怀抱着一种希望。但愿在西昌长大的孩子,多年后回过头来,能骄傲地说:在这座西南小城里成长,是幸福的,图书馆的好环境、好氛围很能滋养人的心灵世界,在这里,可以拥有求知的机会,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获得更加开阔的眼界。(文/ 记者 王亚 图/ 记者 钟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