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将在我们村飞驰

2018-02-05 10:37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成昆复线通车后,将为西昌打通向南、向北的快速通道,极大推动沿线地区经济发展。

 

裕隆乡兴富村,是全市征地拆迁涉及房子和土地面积最多的村,也是全州第一个完成成昆复线征地拆迁工作的村。从一开始,工作组干部三天两头吃拆迁户闭门羹,到后来老人们含泪搬出老屋,积极配合征地拆迁工作,这一过程中发生了很多尴尬、感人的故事。

 

正在紧张建设的成昆复线西昌站。

正在紧张建设的成昆复线西昌站。


凉山新闻网讯 尽管天气寒冷,但西昌安宁河西岸,成昆铁路峨眉至米易段(简称峨米段)扩能工程西昌西站基础工程,仍在紧张建设中。

 

回忆往昔征地拆迁时的情景,参与过的干部和群众都感慨万千,更期待着美好的未来。

 

为了配合工程建设

 

老人含泪搬出老屋

 

2月3日的西昌,天气突变,刮着北风,飘着小雪。

 

来到位于西昌安宁河西岸、太和与裕隆交界处的裕隆乡兴富村,挖掘机正轰鸣着挖填土方,载着货物的工程车来来往往,到处是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成昆铁路峨米段扩能工程包括的西昌西站基础工程,正在紧张建设中。


过了建设工地,来到小地名为“沙锅营”的兴富村里,一户村民正在新建房屋,请来了乡邻帮忙。在这里,记者遇到了正挑着上百斤混凝土到楼顶浇筑的马永波。马永波是兴富村十组村民,这位46岁的精壮汉子放下肩上的担子,在寒风中擦了一把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西昌要建成都到昆明的高铁(成昆复线),对于我们西昌来说,那肯定是大好事、大工程!虽然说到拆迁,谁都不愿意,特别是老一辈们。不过话说回来,修高铁是我们所有人的大好事,我们理所应当要支持。”马永波说道。

 

马永波就是拆迁户中的一员,他家土地和房子都被征收了。他是家中顶梁柱,妻子因病过世,他不得不撑起上有两个老人、下有两个小孩的家。每天在工地上做着最苦、最累的活,他从没怨言。天黑收工,回到暂时租住的邻居家中,老人和小孩都在等着他。

 

“马永波很支持和配合我们的工作,当时征地、拆迁房子,他虽然有点舍不得,但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要老人从老屋中搬出去,确实很为难他们,马永波一直给老人做工作,我们也多次上门宣传。老人从表面上看没对我们有任何抵触,但从心底他们还是不愿意搬。”兴富村党支部书记徐富兴说。

 

甚至到最后,工作人员上门做工作,马永波年迈的母亲突然哭了起来:“一辈子我都住在这儿,不仅是我,还有我儿子、孙子。现在这点家当说拆就要拆了,谁心里好受呀!”

 

村主任马泽松和乡村组干部耐心地做着解释工作。通过不厌其烦的劝说,老人默默收拾好自己的衣物,不舍地望了一眼老屋,走向了临时的租住房。

 

为了推进征地拆迁


干部吃够了闭门羹


“住了几辈人的房子,说搬走就搬走,别说老的,就连我们看着房子一下就不在了,心头都难受。”对拆迁户、同时也是兴富村十组组长马世龙来说,吃闭门羹、碰软钉子,在拆迁工作中经常遇到。不过他和工作组人员并没有放弃,他们不但要给老百姓讲政策、说道理,还要换位倾听他们的心声和诉求,从情感上说服老百姓。

 

马世龙家有一栋两层楼房。“我这幢房子是2013年才修的,装修这些都花了不少钱。当时说要拆这个房子,心里还是比较难受的,因为一辈子的心血都在这个房子上。”所以马世龙很理解其他人,曾经的家变为零碎的砖瓦,不舍是肯定的。可作为组长,他有责任率先签订协议,并加入了拆迁工作组,挨家挨户对村民进行劝说。

 

“今天的拆迁,是为大家明天过上更好的日子,是一项利民工程。但是,在拆迁过程中,不被理解是常有的事。”村支书徐富兴、村主任马泽松,还有很多乡村组干部在拆迁过程中吃过闭门羹,甚至亲戚好友也对他们产生了抵触情绪,说他们是“两面派”。

 

“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村民的不理解。有天晚上,刮着大北风,乡上、村上和责任单位的干部,和我们一起到一家抵触情绪很重的农户家去,结果门都不让我们进。”马泽松无奈地笑着说,“当时我们心里面也是很难受的,不停地打电话,最后门打开了,但劝说工作也没取得啥进展。”


“我们这个村涉及高铁站点和道路建设征地拆迁范围的,总共有51户村民。大家都是亲亲戚戚,或者是朋友关系。而且,征地拆迁涉及的房子和土地面积,是全市最多的,工作开展起来难度很大。”徐富兴告诉记者:“我们这儿是鱼米之乡,环境很好,只要人勤快,守着土地,吃穿不愁,当然大家都不想搬走。所以2016年年底开征地拆迁动员现场会的时候,很多村民都不同意。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对大家说明白这是为了城市的发展,建设好成昆复线对大家都有利,并作了合理的补偿、安置及奖励承诺,大家才慢慢把思想转变过来。最后,看到我们村组干部、党员带头拆迁,越来越多群众也签了协议。”

 

用实实在在的行动


温暖每位拆迁群众


“在征地拆迁工作中,我们深切感受到,政府拆迁公告一出,实物调查一开始,拆迁户原来平静的生活就被彻底打乱了,大多数拆迁户都是吃不好、睡不好,甚至彻夜难眠。我们在拆迁工作中,只有与他们交心、交流,才能取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西昌市裕隆回族乡乡长陈云坦言。

 

在关键时刻,拆迁单位、乡村组干部按照全市拆迁中的“一平、二公、三真、四不”工作方法,深入推进全乡征地拆迁工作。一平即“平等交流、相互尊重”;二公即“公平、公正”;三真既“真心、真诚、真实”;四不即“不说大话、不说假话、不说空话、不乱表态”。

 

“我们在征地拆迁工作中,时时做到以心换心、平等交流、平等对话,对每家每户公平、公正、真心、真诚地交流,工作就好做多了。在深入拆迁户家中时,我们首先在感情上贴近拆迁户,拉近与群众的距离,其次是在思想上真正尊重拆迁户的主人地位,再就是在言语上和蔼可亲,通过无微不至的关怀,主动与群众攀亲交友,他们自然而然地就配合工作了。”曾经参与征地拆迁的裕隆乡原党委书记、现西昌市交通运输局局长余波说。

 

在征地拆迁现场,感人的故事数不胜数:有的村民祖辈几代在此居住,签订协议时忍不住泪流满面;有的拆迁户家人意见不统一,户主边签协议边劝说家人;有的生病在床或怀孕在身,但仍然以实际行动全力支持成昆复线建设。

 

“拆迁结束了,看着房子被推倒,有点舍不得。但看着高铁站和进出道路从去年开始建设,想象今后高铁从我们村子里飞快地跑过,还是很欣慰的,所以我时不时就过来看下建设现场。”走在自己曾经的房子所在地,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象,马世龙感慨道。

 

推进征地拆迁的领导干部没有豪言壮语,配合征地拆迁的搬迁群众选择了默默奉献,他们是一个个感人故事的主人公,也是成昆复线推动西昌发展史的见证者,是他们让兴富村成为全乡、全市乃至全州第一个完成成昆复线征地拆迁工作的村。 (文/图 记者 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