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 寒冬里的温暖澄明

2018-02-07 10:5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每当有新书到馆,工作人员都会将其整齐地码放在新书推荐书架上,供读者阅览。

每当有新书到馆,工作人员都会将其整齐地码放在新书推荐书架上,供读者阅览。

 

整个冬天,多少西昌人都在盼望着一场雪,有了盼望,冬也变得惹人  喜爱了。

 

终于,雨雪在近几日造访了西昌城。

 

最后一片叶子告别了树梢,徐徐飘零,远山顶峰上添了一抹雪意,天空也抹去了往日的一碧千里,呈现出一种略带灰白的蓝。

 

2月5日,天寒地冻,走进西昌市图书馆,却感觉煦暖如春,这里有桌有椅有空调,有书有电有网络。最重要的是,图书馆是零消费的公共服务场所,从早上8点30分开馆坐到傍晚5点10分闭馆,一点压力都没有。

 

人们来此,沐浴在温暖澄明的氛围中,读书、写字、看报,充实地打发时间,再舒舒服服地回家,洗个热水澡,一觉好眠,这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读一本好书 润泽心灵

 

当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用闲暇的时间走进图书馆时,我们会问,图书馆能让人们欣赏什么?

 

一眼望去,西昌市图书馆的建筑是棱角分明、简约纯净的,走进它,错落有致的空间设计、富有韵律感的书籍陈列、黑白撞色的优雅桌椅、别致的吊灯、各种绿植构成的“微景观”映入眼帘,目之所及皆风景。

 

有“颜值”,只是图书馆吸引读者到访的第一步。对一家公共图书馆而言,更重要的是让读者留下来,沉潜于书中的世界。

 

查阅西昌市图书馆现有书目,可以发现其中不乏好书。

 

工具类有《康熙字典》《说文解字》《古汉语常用字字典》,邹博主编的12卷本《唐诗宋词元曲鉴赏辞典》,于立文主编的4卷本《实用书法大字典》,李梅主编的5卷本《四体书法大字典》;盲文类有《人类的故事》《新月集·飞鸟集》《蛙》《地心游记》《中医基础理论》《方剂学》《内科学》;外国名著有《莎士比亚全集》《蒙田全集》,查尔斯·狄更斯、简·奥斯汀、夏洛蒂·勃朗特等人的小说。

 

馆内还存藏着一些珍贵的古籍文献,比如在四川地区比较罕见的清光绪十六年刻本《常郡八邑艺文志十二卷》;省内少见的原本全本珍贵史料《四川保路同志会报告》第一至四十四号合订本报纸;记录了西昌社会、历史、文化的发展变迁的“西昌文人著作”系列。

 

每本书都有着独特的纹理、色彩、深度和性格。读一本好书,就像在与作者进行一次次的交流,他在讲,你在听,在思考。

 

伫立在散发着幽香的书架旁,仿若身处于千百条道路的交叉点上。有的路通往无边的海洋,有的路通往绵延的山脉,有的路向幽深的心底伸展。不管你朝哪个方向奔跑,都不会遇到障碍。

 

携一段文字 雕刻时光

 

“I246.81是故事,I246.82是微型小说,I266.1是随笔、杂文,K201是革命史,K203是文化史,K209是普及读物……”在西昌市图书馆采编部,工作人员杨薇闭上眼,轻松地背出了一连串代表着图书所属类别的字母数字,就像说出自己孩子的姓名和生日一样熟悉。

 

从青春时代开始,杨薇所有的回忆就跟图书馆联系在了一起。1991年,她刚参加工作,就被分配到会东县图书馆的采编室,一待就是20年,2011年,她又被调到西昌市图书馆,继续在采编岗位上耕耘至今。每每想起与书为伴的晨昏,她都会心生喜悦,因为这些时光都很纯粹。

 

图书馆里藏着万千本书,而一本新书在进入书库前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每当一批新书被采购到馆后,要历经验收、分类、编目、印书标、贴书标、贴防盗磁条及条形码、盖藏书章等重重繁琐的工序,方能入藏(排架和上架)。

 

光是分类这一个环节,就暗藏了太多门道。

 

记住《中国图书分类法》划分的22个基本大类、22个大写的英文字母标记,是一名图书馆“采编人”的基本功。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相同的感受,要在茫茫书海中找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并不容易。”杨薇感慨地说,好书太多,挑选与自己有着某种心灵共鸣的书,让阅读开卷有益,是门不小的学问。她看到过许多读者在谈起一本书时,眼角眉梢绽放的光芒,因而知道,这个时代爱书的人其实有很多。

 

读者爱书,图书馆也很爱读者。

 

每当有新书到馆,工作人员都会把这批新书整齐地码在新书推荐书架上,再挑出几本,通过图书馆的微信公众号推荐给读者。

 

在现刊阅览室的一角,摆放着由采编部的工作人员准备的读者意见簿,小本子不时吸引着过往的人驻足翻阅,几位年轻人正一笔一画地把自己需要的书名写到纸上。

 

“现在,资金比较充裕,只要不是特别专业或者不符合图书馆收藏原则的图书,我们都会尽力去采购,争取满足读者。所以,大家如果有需求,都可以告诉我们。”西昌市图书馆馆长马海云说。

 

去年4月至8月间,图书馆还与宁远书城共同举办了“你读书 我买单”活动,让读者自己去书店选书,带回家中阅读完后,把书归还给图书馆作为馆藏,再由图书馆到书店买单。

 

于阒然一隅 等待春天

 

图书馆承载着光阴的重量,许多代人在这里读书、思考、学习,度过他们一生中的重要时刻,抵达他们理想中的精神殿堂。

 

有一本书,曾经温暖过你,后来,你也想把这份温暖赠予别人,这也许就是“图书馆情结”的一部分。

 

去年9月8日,市民夏红军、夏红雨兄弟遵照其父夏元钧的遗嘱,将老先生的生前藏书全部无偿捐赠给了西昌市图书馆。

 

图书馆采编部的工作人员伏文伟回忆,当时,走进夏元钧先生的家,客厅中央整整齐齐地码放着20多个纸箱子,箱子里装着数千册保存完好的书籍,有诗歌、散文,还有人物传记、文史、科教等各类图书,俨然一个微型书社。后来,这些书都被搬到了图书馆,整理上架,供人阅览。

 

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

 

如今的西昌市图书馆已拥有25万册藏书,在报刊资料库、视障阅览室、少儿服务部、地方文献室、图书外借室、现刊阅览室、共享工程支中心、读者自修室8个服务窗口构成的一方天地中,读者自由地穿行,沾得满襟书香,获取精神的润养,将先贤们睿智的思想收获入仓。

 

不止于此,图书馆的触角还通过各种阅读活动延伸到了馆外。

 

去年1月,图书馆出动7辆流动图书车,分别到民胜乡、安哈镇、巴汝乡,向村民发放了价值4万余元的图书、碟片、杂志。

 

去年6月,300余册由图书馆组织挑选的文学、诗词鉴赏、历史地理、思想品德等方面的书籍,被捐赠给南宁中学,发放到学生手中。

 

一场接一场的少儿朗读大赛、世界读书日全民阅读活动、少儿模拟面试招聘会带着欢乐与读者见面,铺陈出了一幅充满活力的书香图景。

 

在众声喧哗的年代,于阒然一隅,安放好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是一种福气。

 

图书馆就是这样一处沉静的所在,走进它,可以看到许多爱书之人,他们沉默地经过一排排书架,在每一个美好的思想面前停留。

 

寒冬中,他们埋头沉潜于书页间,收获着一份温暖,静静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春天,读罢,起身释卷而去,似乎什么也没有带走,又仿佛拥有了一切。文/图 记者 王亚

 

涵养一座城市的品格

 

西昌市图书馆是一处承载着历史分量的温暖之地。从民国十七年(1928年)至今,它肩负着滋养一方土地文明的使命,几经浮沉,陪伴城市穿越了近百年的时光。

 

光阴飞逝,时间轴延伸到了21世纪,图书馆的传统格局逐渐落后于时代,2011年,图书馆新馆在西昌市风情园北路开工建设,2017年,面积4000平方米的新馆向公众全面开放。

 

在这里,各个阅览室彼此毗邻,彰显出全开放、大空间、便捷化的建筑设计理念。8个服务窗口构成了新的“城市书屋”,散发着活跃、开放的现代气息。25万册藏书迎候着各个年龄、各个层面的读者来此,享受精神的润养。

 

从1月17日起,本报推出了“走进西昌市图书馆享受精神自由”系列报道,连续刊载了《西昌市图书馆:倾百年岁月 与城市温暖相守》《岁月沉淀 古籍弥香 地方文献室里的光阴故事》《“泡”在图书馆 润养精神》《图书馆 寒冬里的温暖澄明》4篇稿件。

 

以文字为媒,我们带读者走进图书馆,触到了厚重的历史,觅得了难得的好书,观赏了前沿的科技,听到了动人的故事。

 

我们发现,如今的图书馆,已不仅仅是一个借书、读书、还书的场所,它还成为了一座城市的公共文化空间,无论是一个儒者,还是一个丐者,或是背井离乡的流浪者,所有的人都可以来此,听音乐、听讲座、看展览,甚至只是喝一杯热水,避避寒,自由地穿行于其间。

 

透过图书馆的规模、气质、风范,可以感受到西昌这座城市对文化环境的重视,对人文精神的颐养。

 

随着阅读、写作以及出版生态的变化,我们总能听到“这个时代读书人越来越少”的感叹。

 

然而,透过西昌市图书馆阅览室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能捧起一书本心静神闲细细品读的人,其实并没有减少,而且,其中不乏年轻的身影。

 

我想,这是一座城市的幸运,也是一个时代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