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南街左营巷:举人故居有故事

2018-02-07 11:00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左营巷举人周尚崧故居

左营巷举人周尚崧故居。

 

漫步老城古巷,总会有惊喜不断出现。左营巷就给了我不小惊喜,这里竟有一处举人故居!只见古色古香大门牌匾上书有“尚崧客栈”四字,此处是,清代举人周尚崧的故居。周尚崧何许人也?据《西昌县志·人物志》(民国本)载,“尚崧,字甫生。少勤学,工诗能文,以拔贡中光绪壬寅科举人。留京考国史誊录,叙知县,分陕西。丁内艰归,不仕。性孝友,善侍父疾。任本县视学,用人筹款,不恤劳怨,以议不合去职,不谈学务者二十年。县令知其勤慎,聘办统计文牍,继任十年,凡关于民生及荒政夷务,提倡赞划者多。年五十病卒。”身为举人的周尚崧还曾参与了国民革命运动之一的四川保路运动。而自古,周家诗礼传家,传承着良好的家风家教,多年来,可谓是人才辈出。

 

西昌老城区即将开展建昌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提升重点项目建设,有空喜欢去逛逛。大通门附近,黄家巷斜对面,是一条洁净曲折的小巷子——左营巷。跟黄家巷的喧闹拥挤不同,这条巷子显得清幽、古朴。信步而入,三弯两拐,就会穿到吉羊巷,转入涌泉街。

 

漫步老城古巷,总会有惊喜不断出现。左营巷就给了我不小惊喜,这里竟有一处举人故居!

 

光绪二十八年,举人得功名

 

只见古色古香大门牌匾上书有“尚崧客栈”四字,落款是西昌著名书法家蒋邦泽老师。大门左侧立有一碑,上题“清光绪壬寅科举人奉政大夫周尚崧故居”,下刊西昌市文管所张正宁先生书写的《周尚崧传》,出处是七十多年前修纂的《西昌县志·人物志》(民国本)。只见碑文写道:尚崧,字甫生。少勤学,工诗能文,以拔贡中光绪壬寅科举人。留京考国史誊录,叙知县,分陕西。丁内艰归,不仕。性孝友,善侍父疾。任本县视学,用人筹款,不恤劳怨,以议不合去职,不谈学务者二十年。县令知其勤慎,聘办统计文牍,继任十年,凡关于民生及荒政夷务,提倡赞划者多。年五十病卒。

 

这篇传记,短小精悍,仅用114个字,就全面概括了举人周尚崧的生平事迹,才学贡献,性格品德等情况。查《西昌县志》得知周尚崧为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丁酉拔贡生,光绪二十八年壬寅科举人。

 

拔贡是科举制度中由地方贡入国子监(太学)的生员(监生)之一种,清代初定六年一选,乾隆中改为逢酉年一选,即十二年才选考一次。名额有限,府学只选二名,州、县学各一名。由各省学政从生员中考选,保送入京城学习,学习期满朝考合格,可以担任京官、知县或教谕。光绪二十三年,岁次丁酉,西昌(包括宁远府与西昌县)的拔贡生只有袁先裕、周尚崧、张斐三人,可谓佼佼者。

 

明清举人考试为乡试,三年考一次,在秋季八月举行,因此也称秋闱、大比。由学政选出府学、州学、县学的优秀生员参加考试,录取者称为举人。清代规制子、午、卯、酉年举行乡试,不在这四个年份举行的乡试叫恩科,乃皇帝格外开恩之意。举人有定额,额外者为副榜,副榜作贡生。贡生有恩贡、拔贡、副贡、优贡、岁贡几种。光绪二十六年岁次庚子,义和团兴起,八国联军入侵,中国陷入空前灾难,史称“庚子国难”。这年的乡试未能如期举行,故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补行庚子正科和二十九年辛丑恩科考试,两科同时举行,虽名额较多,但是西昌也只周尚崧一人考中。

 

曾为奉政大夫,官居五品

 

奉政大夫属于封建时代的文职散官。散官是古代表示官员等级的称号,是皇帝专用来笼络大臣官衔,享受高级别优厚待遇,吃俸禄不一定干事。清代文职散官有光禄大夫、通奉大夫、奉政大夫、奉直大夫、承德郎、文林郎、修职郎、登仕郎等十八种。散官基本是一种荣誉,只是用来显示“恩宠”而已,本身没有官位和待遇。凡正五品官员,概授奉政大夫官衔,级别大概属于州府一级。周尚崧碑题“奉政大夫”,说明他曾官居五品。

 

观察西昌古碑,常见到明清各种文武散官的官衔。清代武职散官也是十八种,正一品至从二品为将军衔,依次为建威将军、振威将军、武显将军、武功将军;正三品至从四品为都尉,依次为武义都尉、武翼都尉、昭武都尉、宣武都尉;正五品至从七品为骑尉,依次为武德骑尉、武德佐骑尉、武略骑尉、武略佐骑尉、武信骑尉、武信佐骑尉;正八品至从九品为校尉,依次为奋武校尉、奋武佐校尉、修武校尉、修武佐校尉。西昌川兴陈家大院陈时亨,嘉庆癸酉年(1813)中式武举,以战功升受万泉守备(正五品)、维州都司(正四品)、太平府游击(从三品)。为国捐躯诰封武功将军,为从二品;进士陈其纪貤封昭武都尉,为正三品。

 

周家所存两通古碑,信息多

 

出于对西昌文化名人和本土古诗文的热爱,笔者联系到尚崧客栈主人举人周尚崧的曾孙周黎明先生。周先生介绍,家中还保存有奉政大夫周尚崧及其父奉政大夫周崇盛的墓碑。

 

仔细察看,发现这两通碑信息比较丰富,值得发掘研究。崇盛公墓表为前龙安府教授、己卯科(1875年)举人张联芳撰写。文中介绍周家清初由江西泰和迁蜀,世居西昌城外东街。崇盛公的曾祖讳钦朝,妣氏李;祖天林,妣氏余;考奉政大夫仕禄,妣宜人氏余。因为儿子周尚崧的官衔原因,因此封文林郎,后进封奉政大夫(一般追封三代)。

 

张联芳,字桂亭,属于西昌凹脑张家人,颜启芳入室弟子。“性孝友,家贫,奋志读书,潜心理学”“笃学敦品,为邑典型”。光绪己卯(光绪五年,1879年)考中举人,光绪九年考授咸安宫官学汉教习。蒋邦泽、武谊嘉在《凉山古诗文选释》中介绍,吏部侍郎景茀亭聘张联芳教其子景恩霖,恩霖深受教益,登贤书(乡试中举),景茀亭十分感激他。宣统初大挑二等教谕,曾任雅安训导,龙安府知府。民国初年回乡,主讲圣功书院,参修《西昌县志》。诗作《过中坝》《咏史》《虞美人》等。

 

周崇盛的夫人杨氏诰封宜人,是海南古城村人。古城人杨衍是清代西昌第一个举人,乾隆三年(1738年)戊午科中举,有“破天荒”之誉,杨氏或许系其一族。宜人是古代皇帝授予官员配偶及其母亲的荣誉称号。五品以上用诰命颁发,故称诰封,分别有一品夫人、夫人、淑人、恭人、宜人;六品以下用敕命颁发,故称敕封,有安人、孺人。周尚崧官居五品,故其父亲、祖父诰封奉政大夫,母亲、祖母诰封宜人。周崇盛、周尚崧墓碑分别立于民国五年和二十六年,民国政府想来不再搞诰封敕封了吧,那应该是民间援用惯例称呼吧。

 

崇盛公墓表介绍了周张两家“交两世近六十年,无心曲不通”的深厚关系,周尚崧之子周国裕是张联芳的女婿;介绍传主性格为人“乡邻之斗,朋类之轇(通“纠”)纷,任若负担,救若水火。言直而不忌,财散而不留,终身无德怨之见存”;交代“甫生谓吾宜铭,爰撮其实,俾知吾人读书噉饭,皆前辈之识量遗之。苟持以长者之风,安见刱(同“创”)守逊而作述歧?则非为琐事谀辞之剔,且因之相勖并相警尔。凡祚之兴也,由朴而文而厚而远,即周之善继是已,家国何异哉?而公自祖若考,固如璞玉浑金,吾乃见其六世,于是吾亦花甲周矣”的写作原因;自然也介绍了墓主人的生卒时间与子女情况。

 

杨宜人“日短辄促子女鸡鸣起,共治女红。对一镫(通“灯”)兼课读以为常。素不长短人,闻有相詈及先代者,则曰:‘其罪莫大!’而家至竹头木屑,必有定所无弃。才秉夫教也”,堪为知书达礼、慈俭勤肃典范。

 

举人也革命,参与四川保路运动

 

周尚崧墓碑损毁严重,然信息含量也很大。墓表介绍了一个重要情况,即身为举人的周尚崧也参与了国民革命运动之一的四川保路运动。

 

碑文中写道“蒲伯英等被逮,周君甫生脱险,偕党人秘密奔走营救”。蒲伯英(1875-1934),名殿俊,四川广安人,中国近代民族资产阶级立宪派代表人物,四川保路运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之一,中国新文化运动的积极斗士。他与周尚崧同为丁酉科拔贡,当为同学。他为文才思敏捷,词章书法、名噪省内,朝考时却因文章写得太长,刹不住车,未能终卷而落第。而同学周尚崧则“朝考二等,注铨直州判”。

 

蒲伯英1904年官费留学日本,1908年回国任法部主事兼宪政编查馆行走。1911年5月,清政府皇族内阁悍然颁布“铁路国有”令,将川汉铁路置于帝国主义控制之下。消息传到四川,一时函电纷驰,争议嚣然。6月16日,在蒲殿俊、罗纶等人策划下四川成立了保路同志会,蒲殿俊被推为会长,号召群众起来破约争路。9月7日,四川总督赵尔丰下令逮捕蒲殿俊等人,“指为反逆,诡词人告”。在狱中,蒲殿俊宽慰同仁立宪方开,我辈当死无理,倡赋诗会文消遣。四川保路运动发展到武装起义的高潮,国民革命风暴迅速席卷全国。

 

周尚崧毕业分发陕西,适丁母艰回里。“不复作仕宦迷梦”“毅然勇退”。参与保路运动,又积极营救蒲伯英,于国民革命有功,但“自党国成立,遁迹于商,办杉起家,从不(任)党政职,君为党中人者盖尠(音xiǎn,很少)。生平禀性和易,善治家,尤善饭,精神过人”。他参加朝考的试卷,后裔仍保留有文稿。文稿书法精工笔力雄健,文章援引历史,提出崇典学、正心术、重理财、求贤任能、知人善任等建议,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文物资料。

 

为避东河水患,民国三年(1914年)周尚崧买下前清左营及守备衙门改建住宅,前门开向涌泉街,后门开向左营巷。为歇山式青瓦屋顶,穿斗式木架构房屋,共三个天井。

 

家风是财富,周家人才辈出

 

泸山上西昌地震碑林有周家古碑一通,系周尚崧的曾祖母俞太君的墓碑。俞太君遭道光三十年大地震之劫难,羽化登仙。墓表为戊午科明经进士即选儒学正堂郭文庆撰,己亥科举人敕封文林郎即选知县周之让所书。周之让是西昌著名师儒,自称俞太君的“同堂弟”。《西昌县志·人物志》(民国本)有他的传记:

 

之让,字退菴,乡举后不仕,主讲泸峰书院。因众议稍违,遂决然辞退,教义学十余年。淡泊自安,欣然乐育。讲诵《五经章句》,精审纯熟,皆确有根底。游其门者,将出应试,辄改就他师,不久成名。盖先生培其本而他师收其效也。

 

周家是西昌的大户,城中和各乡镇都有居住。有来自明朝初年来西昌始祖周阿冬,墓碑现在川兴高山堡小沙湾。周尚崧一家则是清初“湖广填四川”,来到西昌的。

 

《西昌县志》(民国本)载,清代周家有举人周之让、周尚崧,贡生有周尚崧、周自镐、周兴岐、周棫等。

 

家风是最好的财富,是真正的家庭不动产。周崇盛碑中刊载了周家的“六字”家训——这是周黎明先生自幼便接受训导,烂熟于心的。家训蕴含在张联芳撰写的铭文中:

 

友道不终,非党则讧;两世先德,正气和衷。

 

矧耽唫咏,公出乎性;教子竟成,广誉非幸。

 

既宏且毅,细大不易;六行七诫,合而为一。

 

子子孙孙,勿替勿諠;我铭斯石,终古勿璘。

 

一曰“勿替”,即坚守本分不越位。不要谋夺他人位置,不干扰别人的决心,也指自己的事自己努力干,不要想推诿于人,轻易请求于人。

 

二曰“勿諠(喧)”,即低调做人不张扬。不要自以为是自鸣得意宣传自己,也不要吵闹。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西昌反面的俗语是“闹山的麻雀——没有四两肉”“半灌水响叮当”。

 

三曰“勿璘”,“璘”者,玉之光彩也,“勿璘”即藏拙之意。虽然你是一块玉,也不要光芒四射,晃人眼睛;当然首先还是要努力让自己成为一块真玉啊。

 

周氏一门,“克振家声”(匾额为“帝师”翁同龢书写),诗礼传家,传承着良好的家风家教,牢记着“勿替、勿諠、勿璘”的家训,历来重视文化教育,传承着发奋求学,报效国家的优良传统,可谓人才辈出:

 

周英旭,举人周尚崧之孙。1949年上海交大航空系毕业,新中国第一代空军,曾任南京明故宫飞机长厂长兼总工程师,担任周恩来总理专机首席机械师。

 

周晓灵,周尚崧曾孙,国家职业技能鉴定一级评委。

 

周黎明,周尚崧曾孙,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甲乳专科副主任医师。

 

周婧,周尚崧玄孙,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中国著名法学家“民法第一人”佟柔的再传弟子。

 

高礼庄,周尚崧外孙,周国英之子,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博士、教授。

 

最近周黎明先生的侄子周亮个人发明的便携式打印机,参加2017度全球时尚科创大赛(简称“上格奖”),因其从时尚及科创角度展现了设计美感和创意感,荣获概念设计格外优秀作品奖。

 

随着朋友们的关注,与周家有关的文物资料还会出现,期待再去发现与品味。

 

每年六月,高考考生争相入住尚崧客栈,是来沾沾举人的才气吧;北大开展彝族文化研究的教授学者来昌调研,非举人故居不住,因为在这里才找得到建昌古城的印象啊。

 

文物只有保存在当地,才更显价值非凡;文化只有捋清传承,才更显底蕴深厚。西昌古城中诸如举人周尚崧故居等众多历史文化内涵丰富的节点,文物存量丰富,传承脉络清晰,文化底蕴深厚,如在此次建昌古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提升重点项目建设中,能够紧密结合历史文化,切实保护提升打造,将会成为西昌古城历史文化旅游的靓丽名片——我们拭目以待!文/图 王仁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