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忆儿时年味 外婆做的温暖美味

2018-02-08 11:12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b4-1-21 (5)

豆腐乳拌上辣椒面和花椒面。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眼下已是腊月,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大街上张灯结彩,超市里满是购买年货的人们,空气中弥漫着手写春联时飘着的墨香味儿,耳旁时时想起新年的乐曲。思绪一下把我带入记忆中的童年,那载着外婆味道的年味缓缓盛开,带着飘香的回忆溢满心间。

 

  豆腐乳

  从老坛里溢出的年味

 

  在我记忆的长河里,每次过年我的外婆就是家里最忙的人了,每到过年前夕,她就会早早地准备过年的美食。而要说舌尖最深刻的美味,非豆腐乳莫属,它不仅可以当作平时的清粥小菜,还可以在年夜饭时下酒下饭。每每冬至过后,外婆就会挑选上好的毛豆腐来做豆腐乳,经过泡酒、裹辣椒面和花椒面,一个个红彤彤的豆腐乳就可以封坛发酵了,外婆做的豆腐乳不仅鲜咸适中,而且麻辣均匀,包裹在表皮的辣椒面和花椒面都是经过精挑细选之后才能使用的,若是太辣,则会让人敬而远之,若是太麻,又会使人口感不适,只有经过长年累月的琢磨,才能找到最合适的一个标准。待到过年吃年夜饭时取出来,会发现其臭中带鲜、鲜而不腻、面而柔软,令人食欲大开。豆腐乳可以保存近半年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其香味会越发浓厚,因而过完年以后,我们还是会把豆腐乳拿出来作为每天早餐吃稀饭时的搭档,清淡配上浓郁,刺激着味蕾。

 

  如今顿顿不离肉食的油腻,让味蕾变得疲惫也变得更加挑剔,总想有一种既有风味,也能开胃的食物来重新唤醒味蕾的追求。每每从坛子里面捞出一两块豆腐乳出来作为小菜,都会觉得美味无比,那种感觉就像回到了儿时一家人挤在小小的厨房里吃年夜饭的时候,虽然菜不多,我的碗里却永远不会缺少荤食,饭桌上也永远不会缺少一碟豆腐乳一样,于是我就着一块小小的豆腐乳,胃口大开,吃得大呼过瘾。

 

  酸菜

  放在“心尖上”的年味 

 

  腌制酸菜是费神费时的,可是上了年纪的外婆却听不进去家人无数次的劝阻,她总是说:“过年了还是要腌几坛酸菜,娃儿些吃习惯了,不腌他们又眼馋。”

 

  对于腌酸菜这件事,她是放在心尖上时时惦记着,虽然如今家家户户已经不会再为吃穿发愁,但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那一坛坛酸菜始终是难以忘怀、难以舍弃的美味佳肴。于是外婆每年年前就会为家人腌制酸菜,好让一家人能吃到酸爽可口的美味。

 

  外婆是一个细致人,腌了几十年的酸菜,每一次都不会有半点马虎。光是清洗白菜这一道工序,她都会反复的从里到外,一层一层的通通洗上一遍。寒冬腊月里的水冷的刺骨,而外婆那满是皱纹的手也因为清洗白菜而冻得通红,于是我和母亲也会端上一根小板凳坐在外婆跟前,一边听外婆唠嗑,一遍帮忙洗菜,那是一种虽然辛苦但却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

 

  腌制酸菜时要注意辣椒面、花椒面和盐的均匀,其中撒多少盐颇有讲究,多则苦,少则淡,不多不少味正鲜。调完味,便将一颗颗的辣白菜放入老坛之内,发酵四五天左右,那股酸味就渐渐地从酸菜缸里飘了出来,弥漫在空气中,闻一口便无法抑制想吃的渴望。

 

  小时候爱挑食,每每厌食,外婆总会变戏法般,在饭桌上放上一盘子酸菜,然后用味精和白糖拌匀,再用碗盖上一夜,这样第二天吃的时候会溢出更多的“酸汤”而且味道更加丰腴。就着这盘酸菜,就能多吃一碗饭。她亲手腌制得那老坛酸菜微辣透香,脆生酸爽,非常可口,让人记忆犹新、回味无穷。

 

  饺子

  “包出来”的浓情年味

 

  外婆手巧,每年大年三十那天总会包几种馅儿的饺子出来大年初一早上吃,香菇、白菜、韭菜……味道丰富,口感极佳。在除夕包饺子寓意很大,因饺子形如元宝,春节吃饺子便有“招财进宝”之意,馅儿多寓意着祥和,所以年年包饺子的传统便一直留了下来。

 

  每年除夕,最开心的就是一家人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春晚包饺子,吃过年夜饭就开始准备起包饺子的食材,人多分工不同,拌馅儿的、包心的,那个场面别提多热闹,一家人欢声笑语,把对新一年的祈望都包进了饺子里面。等到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就包得差不多了,看我眼馋,外婆每次都会给我煮几个来吃,而我就在旁边闻着面皮的香味,帮忙剥蒜皮,捣蒜泥,那个感觉对我来说是真真实实的年味,深刻美味。岁月在外婆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但她那双精致灵巧的手,却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留下了太多的快乐和幸福。

 

  于我而言,年味是凝结在舌尖上的,一年又一年,就在外婆做的各色美食中愈发浓厚。那淳朴厚重的年味,就像一瓮醇香浓烈的窖藏老酒,每每解开盖子,都会散发出一种美味诱人、欢畅惬意的味道;又像一桌绝世稀有的美味佳肴,每每动起筷子,都能产生一种让人舌底生津、仔细品味一次的冲动,它夹杂了老一辈人对于美食的执着和对新年的传统,自是别有一番滋味。文/图 记者 罗晓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