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华大学教师邛海 拍到珍稀白胸翡翠鸟

2018-02-26 11:0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因为对阳光的期望,2017年冬天,西华大学退休教师林德昆、叶静林夫妇到西昌旅游,并双双“沦陷”,把他们的感情融进了西昌。西昌温暖的阳光,历史悠久的古城,彝汉民族和谐共处的场景,还有邛海湿地的美景,都给这两位老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意外收获的《西昌都市报》,更是给两位老人深入了解西昌,打开了一扇窗。《西昌都市报·新月副刊》图文并茂的邛泸十八景介绍,成了两位老人在西昌的高质量旅游指南,引领他们对西昌来了个深度游,还在邛海湿地里,意外拍到了濒危物种白胸翡翠鸟,这让两位老人欣喜若狂,更是对西昌天人合一的生态美景流连忘返。

 

0212_2

 

0212_1

 

0212_8

 

0212_5

 

0212_3

 

我家住在“蜀犬吠日”的成都,阴冷的冬天加上雾霾的偷袭,人们对阳光的渴望十分强烈,尤其是老年人。亲戚邀请我们去海南,那里虽有阳光、海浪、沙滩,但离家太远,如果遇到突发事件远离家人,会有诸多不便。同事组团去攀枝花,那里虽有温暖的阳光,但海拔不低,于高血压患者不宜。虽有困难重重,没有改变我们对阳光的期望。

 

从网上看到去西昌旅游的热文描述:“西昌是春天栖息的城市”,“西昌是天然大氧吧”,新鲜的空气,20°C的气温多么令人向往。有关资料报道西昌海拔1500米,这个高度的空间充满了负氧离子,最适合人居与度假。驴友的游记说,在西昌旅游是“置身城市中,行走山水间”,天天晒太阳,夜夜看月亮,生活像神仙。我们决定去感受神奇的西昌。

 

终于坐上火车,一路向南,一夜之间,2017年12月25日,我们来到了西昌。当我们踏进西昌丽景假日酒店,一碗热腾腾的稀饭驱散了冬天早晨的寒气,慰籍了我们辘辘饥肠的胃。平时不大在乎的一碗稀饭开始把我们的情感融进了西昌。


看风俗观人情

感受彝汉民族团结一家亲

 

酒店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彝族妹子,小小的个子,黝黑的皮肤,白白的牙齿,入时的着装,给人一种清新感,一见面就给了我们一个的纯真眼神,还有一个适度的微笑把人际间初次交往的试探与戒备一扫而光。

 

在后来的交谈中,知道她的彝族名字叫海乃里作,汉族名字叫王玲。家里房前是泸山,屋后是邛海。她在市中心上班,对西昌的热爱总是溢于言表。以后她成了我们的朋友,相互添加了微信。在她的指点下,我们去了建昌古城,看了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大通门,登上了古城墙,参观了古建筑……还在彝族人汉族人摩肩接踵的菜市场挤来挤去看风俗观人情。我们看到彝族人之间买卖用彝语,彝族人汉族人之间买卖用汉语,自然和谐互相尊重。他们各自承载着民族的历史,坚守着祖先的文化,好一幅民族团结的画卷。

 

西昌的公共汽车用彝汉双语播报站名,让我们深深体会到西昌的包容和谐。在西昌我们学会了两句彝语,“共产党瓦吉瓦”、“习总书记卡沙沙”。


《西昌都市报》

我们出游的行动指南

 

2018年元旦,酒店的赵经理给了我们一份《西昌都市报》,这张报纸的“新月副刊”把我们比较深度地引进了西昌。它的“人文地理”、“城市笔记”、“非常感受”、“影像凉山”等专栏,越读越有味,很接地气,都是旅游人需要的资料。在西昌的那段时间,每天出版的《西昌都市报》我们都认真阅读,还收藏了其中一些我们需要的文章。

 

“新月副刊”图文并茂的“邛泸十八景”一文,成了我们在西昌旅游的攻略,是高质量的旅游指南。每天我们都带着强烈的期待,怀揣《西昌都市报》,背着相机,逐一去寻找和感受邛泸十八景之美。天随人愿,一个景点没落下,个个景点都走完。每当我们去到一个景点,就在景区里流连忘返,呼吸新鲜的空气,晒着暖暖的太阳,陶醉在山清水秀的大自然里,乐不知返。

 

当我们走进万亩邛海湿地,一切都喜出望外。湿地与天际相连,水天一色,分不清哪是水哪是天。湿地晴空万里,天色之蓝就是我们坐飞机升上万米高空所看到的苍穹之蓝。湿地的植被变化万千,索玛花随处可见,包围我们的水域碧波荡漾,远处白鸥点点,近处一群骨顶鸡旁若无人地在水草中觅食……一把面包残屑就可以把红嘴鸥呼唤在游人面前,翩翩翻飞在你的身边。

 

路边的提示牌把我们带进了“芦荡飞雪”、“凭栏潇雨”、“百渚芳菲”、“芳洲寻莺”……陶渊明的“登东皋以舒啸 临清流而赋诗”的意境就在眼前。在水中的步道上漫步如梦如幻,我们在烟雨鹭洲先后度过了美好的十天,它的魅力让我们无比眷恋。


徜徉万亩湿地

无限魅力让人眷恋

 

在观月桥畔的一棵大树上,一只喜鹊叽叽喳喳地鸣叫,“喜鹊叫唤有客来”的好兆头提起我们的精神,难道它在欢迎我们?一阵激动奔了过去,不料它展翅飞向了远方。一声长叹错过了一次难得的拍照好机缘。

 

我们料想它的家就在附近,决定天天来等它,三天之后,那只喜鹊站在“芦荡飞雪”的一棵大树高枝上与我们会面。小心翼翼地靠过去,躲在不远的大树下架好相机,咔嚓咔嚓按下快门,它也善解人意,变换姿态摆出了明星般的pose,尽显风姿让你拍摄。

 

看到相机屏上的喜鹊玉照,我们感到了无限的痴醉和满足。

 

置身在诗情画意的湿地,一步一景,景景无复制,深感眼睛不够用,相机装不完。

 

因为我们平时喜欢拍鸟,这里好多鸟我们从未见识过。它们的歌声悦耳,颜色美丽,动作轻快,让我们深深着迷,决心对着它们拍拍拍。红嘴鸥、骨顶鸡、凤头鸊鷉,是我们拍摄的重点。为了拍出美丽的凤头鸊鷉,我们守候了几天,当发现目标,把镜头对准它时,一晃它就潜入水中,你的眼睛还没有移开,它又在几米外的水面出现,我们只有望着它发呆半天。它的灵活变换更激发了我们拍照的兴趣与欲望的贪婪。

 

我们天天来到湿地鸟类观测站寻寻觅觅,在绿波回环的水中亭子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晒着暖暖的太阳,架好相机,期待守候凤头鸊鷉的出现。在这风景如画的湿地,即便没有拍出可心的照片,这种休闲的惬意用语言也表达不完。


不可求的惊喜

意外拍到白胸翡翠鸟

 

2018年1月18日,不到10点我们就来到湿地三期鸟类观测站,在附近水中亭子里架好相机,一边欣赏周边风景,一边用忙不过来的眼睛不停地扫描水面,等待凤头鸊鷉的出现。

 

下午1点过,忽然一只翡翠鸟扑进眼帘,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到大約五十米开外的水边,停在树丫上,来不及多想移动了相机,对准目标屏住呼吸按下了快门,此时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头扎进水中,瞬间它又钻出水面,隐隐约约看到它嘴巴上叼了一条小鱼又飞到不远的树丫上。我们的眼睛不敢眨一下死盯着它,大概小鱼吞下了,它安静了下来。好机会,迅速移动相机,咔嚓咔嚓抓拍了这可遇而不可求的鸟中精灵的照片。整个过程都在一瞬间,它迅速飞得无影无踪,我们待在亭子里如痴如梦回忆了半天。

 

转瞬即逝的机遇让我们抓住了,意外的收获让我们兴奋到了极点。在成都只要看到一只翡翠鸟都会引起一阵尖叫,围观上来的人什么都没看见,因为它的动作敏捷,飞得太快。能够拍下翡翠鸟的靓影,是我们天大的幸运,天天回味还激情不减。

 

2月4日,我们带着西昌的阳光,带着西昌的美景回到了成都,偶然发现2018年1月31日的《成都商报》11版报道了攀枝花发现了白胸翡翠鸟。成都不少“鸟友”扛着长枪短炮奔向那里去寻找他们梦寐以求的目标。

 

这消息让我们震惊,打开电脑把在西昌拍下的翡翠鸟照片调了出来仔细比对一番。我们照片上的小鸟头部是翡色,嘴巴是红色,一身亮丽的琉璃色羽毛, 胸前镶嵌着一片白色,不正是白胸翡翠鸟吗?原来白胸翡翠鸟在2015年就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瀕危物种红色名录。它实在太珍贵了!

 

一阵狂喜之后想到了西昌,自然天成的独特禀赋,一半山水一半城的格局,天人合一的生态环境,万亩湿地的神奇空间,濒危珍稀的白胸翡翠鸟闪亮登场就是必然。(文/叶静林 图/林德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