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风”为何嘹亮歌坛?

2018-02-26 11:16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莫西子诗

莫西子诗

奥杰拉格ed4_th

奥杰拉格 


人物简介


奥杰阿格


彝族,歌手、曲作者、词作者、吉他手、音乐制作人,曾是风靡全国的“山鹰组合”成员,被称为“彝族歌王”。作品有《东山美人》《水西谣》《让我们回去吧》《要走的阿老表》《带我到山顶》等。

 

近10年来,越来越多的彝族歌手,登上大舞台,受到广泛关注。吉杰、吉克隽逸、莫西子诗、俄木果果、太阳部落、南方叶子、南玛子呷、海来阿卓、杉和……这些来自大凉山的实力派歌手,犹如大凉山的索玛花,开遍了全国。

 

从大凉山走出的当红彝族歌手,为何成为近年来国内歌坛的一道强劲风景?本报专访了被民间誉为“彝族歌王”的奥杰阿格,通过他的视角,对这一现象进行分析。

吉克隽逸

吉克隽逸

 

2018年2月3日晚,第三季“中国彝歌会”在西昌火把广场落幕。这是一台旨在展示和发掘彝族原创音乐和新乐手的高水平歌会,今年,多名年轻彝族歌手再次脱颖而出,比如被誉为“民谣王子”的乌萨。

 

“会走路就会跳舞,会开口就会唱歌”是彝族人的自诩,也是写照。彝族是一个颇具诗意的民族,千百年来,有其独具特色的民间音乐奇葩。

 

从上世纪90年代走红全国的“山鹰组合”起,到“彝人制造”,再到“声音碎片”,尤其是近10年来,越来越多的彝族歌手,登上了更大的舞台,受到广泛关注。吉杰、吉克隽逸、莫西子诗、俄木果果、太阳部落、南方叶子、南玛子呷、海来阿卓、杉和……这些来自大凉山的实力派歌手,犹如大凉山的索玛花,开遍了全国。

 

从大凉山走出的当红彝族歌手,为何成为近年来国内歌坛的一道强劲风景,他们的整体音乐素质,又为何如此之高?

 

为此,本报专访了被民间誉为“彝族歌王”的奥杰阿格,通过他的视角,对这一现象进行分析解读,他认为,自己的民族音乐需要海纳百川,才能长出新的枝丫。


寻求突破:

扎根本土寻求新方向

 

作为上世纪90年代,与吉克曲布、瓦其依合共同组建“山鹰组合”,第一批走出大凉山、走红全国的音乐人,奥杰阿格认为,凉山能走出这么多的彝族歌手,除了具备天赋上的优势外,还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牢牢扎根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

 

“最早,我们只是爱好音乐,感觉音乐能给人充实的力量,就继续追寻。”奥杰阿格说,到后来,他发现,彝族的原创音乐还是一个空白,虽然有一些,但是品质不高,于是在原创方面开始努力。

 

“我们遇到了很好的时代。”奥杰阿格说,大家通过接触到外面的更多更好的音乐,这会让人思考,那些音乐家们是怎么做的,“我们的民族音乐,要扎根在自己的土壤上,同时海纳百川,然后,再找到最适合我们的东西。”

 

“现在这么好的时代,有更多的人出来做音乐。”奥杰阿格回忆,上世纪90年代他开始涉足音乐时,凉山做音乐的人屈指可数,感觉非常孤单。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开放,曾经感觉遥远的地方,已经不再遥远。

 

“比如,我以前在昭觉,感觉外面很遥远,但是到后来我出来了,发现其实并不遥远。”奥杰阿格说,他来自昭觉县很偏远的大山里,现在,从大山里走出去的人越来越多,思维方式也就打开了。

 

让他感到欣喜的是,现在做音乐的年轻人多了起来,比如太阳部落、莫西子诗、吉克隽逸,这些新生代的彝族歌手都在努力做原创,让彝族的音乐、凉山的音乐,越来越广为人知,传播得更远。


慢慢累积:

彝族音乐呈现繁荣景象

 

除了扎根自己的土壤,奥杰阿格认为,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歌手要直面自己的“内心”。

 

他说,整个彝族音乐发展到现在,经历了一些不同的阶段。最早的音乐存在于民间,包括大小凉山,以及云南、贵州等地。第一代歌手,比如曲比阿乌老师是唱民歌的,是正统的那种民歌唱法。

 

“从现在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是第一代自由音乐人、职业音乐人。”奥杰阿格说,他最初开始接触音乐,是从一把吉他开始的,“我们经常开玩笑讲,一把吉他,就改变了我们这一群人,一把吉他,就改变了凉山音乐的现状。为什么?因为吉他和原创音乐,是息息相关的。”

 

“山鹰组合”成立于1993年,“彝人制造”的首张专辑发布于1997年。奥杰阿格说,作为凉山第一代音乐人,当时“山鹰组合”和“彝人制造”也一直在探索中,比较辛苦一点,因为没有可供借鉴的模式。

 

“那个时代流行港台音乐、欧美的音乐,我们也很喜欢听。”奥杰阿格说,但是,后来逐渐发现,这些音乐,表达不了我们内心的一些“潜意识”的东西。这个“潜意识”是什么呢?答案是,要思考自己,面对自己的“内心”。

 

“我们创作音乐,无论你来自哪里,是哪个民族,在这个时代,我们的内心世界是很相近的,慢慢你会发现,这些音乐,能够触动你的内心。”奥杰阿格说,他一直在鼓励喜欢唱歌的年轻人尝试下去,去追寻梦想。

 

追寻梦想,其实也是凉山音乐人才辈出的一个原因。

 

“梦想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诱惑,感觉豪情万丈,有浪漫主义的色彩。”奥杰阿格说,从一到二十,再到无数个人,我们一起走出去,总会露出那么几个有才华的人,然后慢慢累积起来。

 

他坦言,凉山彝族音乐发展到今天,不是一两天能达到的,而是20多年的时间日积月累起来的。所以,今天,我们才会看到这么一大批来自大凉山的歌手,带来的音乐繁荣景象。


畅谈创作:

根源的东西是最可贵的

 

发掘了不少彝族好声音、好音乐的节目《中国彝歌会》,从2015年至今,已连续举办了三届。节目为喜欢音乐的彝族歌手,搭建了一个逐梦平台,助推凉山歌声唱响全国。

 

作为本届《中国彝歌会》的评委,奥杰阿格说,在这届《中国彝歌会》上,他发现民间还有一些好的苗子。比如此次夺冠的“蛮虎乐队”,还有民谣歌手乌萨,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代表了现在做音乐的年轻人的一个方向和质量。

 

以“蛮虎乐队”为例,奥杰阿格说,他们扎根土地,把自己放在这片热土上来进行创作,自身力量很足,发出了传统的声音。

 

再比如乌萨,他是一名“北漂”,唱民谣,他抱着吉他,接受了新一代的表达方式,将个人的小心思唱给大家听。其实,不止“蛮虎乐队”和乌萨,像他们这样的歌者群体,都在勇敢地发声,与此同时,大家也都发现了民族文化的珍贵性,对于音乐创作,“任何民族,根源的东西都是最可贵的。”

 

目前,奥杰阿格正在致力于彝族音乐的传承,去年,他发行了母语原创专辑《歌王的母语》,游吟诗人一般的吟唱,备受好评。


音乐未来:

彝族音乐人要保留传统

 

时间会洗刷掉很多东西,包括理想和热忱,但是坚持和坚守很重要。

 

奥杰阿格总结,彝族年轻的音乐人、分布在各地的彝族音乐人,应当加强精神层面的交流,他并不希望大家都去做一些“口水歌”,比如网络歌曲,“那些东西与音乐没有关系。”希望大家能够扎根土地,挖掘一些好的东西出来,这对整个中华民族,甚至对人类文化的进步,能够添砖加瓦。同时,他也希望,大家能与外地不同的音乐家和乐手加强交流,了解外面的音乐发展到了什么形式,学习好的手段很有必要。

 

他认为,现在很多地方,包括大小凉山、乌蒙山区,都有宝贵的音乐财富。但是,现在很多音乐人不知道这些宝贵的东西在哪里,强行嫁接,破坏掉了。“而我们会逐渐老去,音乐要靠一代代传承,要一大群人一起来做才能够做成。”

 

“这些年,我们就没有和音乐离开过。”奥杰阿格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让彝族音乐发展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他担心的是,年轻的彝族音乐人不能只顾传播,如果不把整个音乐本身做好的话,也没有什么价值,彝族的音乐只是一个点,要多感受世界的音乐。

 

“在开放包容的同时,彝族音乐人一定要保留自己的传统,根源文化一定要保留,丢了,就回不来了。”(记者 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