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沟坝要拆迁了 姚家人齐聚老宅的最后一顿年夜饭

2018-03-08 16:51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从第一任主人姚清明开始,姚家人在四沟坝已经居住五代人了。因做生意来到西昌,姚斯林的爷爷姚清明于中华民国19年用350银元买下了这里,定居至今。

 

今年除夕,姚家40余人齐聚老宅,吃了最后一顿年夜饭,因为,西昌建昌古城保护提升项目已经启动,将对古城河东片区部分国有土地上房屋进行征收,姚家就在其中。

 

今年年三十,姚家人在四沟坝老宅门前拍下全家福。

今年年三十,姚家人在四沟坝老宅门前拍下全家福。


凉山新闻网讯 2017年11月,西昌市古城河东片区重点项目建设建昌古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提升项目工作启动。根据规划,建昌古城项目总规划占地525亩,分3期打造,总体布局以“一墙、一街、一剧、一馆”为主线。建成后,将形成西昌“上有古城下有邛海”的人文与自然相呼应的文旅新格局。

 

目前,首期工程已进入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阶段,此次将征收南街下段至左营巷交界处以东、吉羊巷至四沟坝以南、玉璧巷至府街以东、涌泉街以北及人民印刷厂部分房屋。四月底逐步进行房屋拆除、协议审核及资金兑付阶段。

 

姚家所在的四沟坝1、3、5、7、9号也在此次征收范围内。

 

“这一辈辈传下的祖屋,哪个舍得说拆就拆哦。”谈及拆迁,姚家人表示老宅已经陪伴五代人成长,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让人不舍,但老城危旧房屋多、防灾抗震等级低、交通拥堵出行难、城市功能不完善,确实已经无法适应城市发展需要。欣慰的是,拆迁是为了旧城复兴,重塑老城历史文化风韵,以后还能回来走一走,看一看,找一找回忆。

 

于是,在今年的狗年除夕,姚家四代人齐聚在老宅里,吃了最后一顿年夜饭。

 

老宅里的最后一顿年夜饭


除夕下午4点,老城区的鞭炮声已经开始此起彼伏,家住四沟坝的姚家人都在为当晚的年夜饭热闹忙活着。

 

姚斯林贴上亲手挑选的春联,“富贵平安福满堂,事业顺景人财旺”是他新年愿景的写照;屋外石桌上,妻子和几个姐姐一边择菜一边拉家常,遇见回家过年的街坊的儿子也不忘问候一句“好久不见,新年快乐!”厨房里,二姐、二姐夫、小妹、妹夫里外忙活着,香味伴着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声一起传出;母亲屋里屋外走走看看,将热闹都看在眼里,时不时过问一下带着孙儿正赶来的亲家到哪儿了,几个孩子也没闲着,帮姨妈打打下手,给舅舅跑跑腿。

 

一大家子人,屋里屋外,进进出出,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开饭啰!”一阵噼哩啪啦的鞭炮声后,年夜饭终于开饭了。

 

姚家人在老宅里吃最后一顿年夜饭。

姚家人在老宅里吃最后一顿年夜饭。


今年的年夜饭与往年并无不同,菜还是那些菜,人还是那些人,可却是这老宅里的最后一顿年夜饭——去年底,西昌建昌古城保护提升项目启动,意味着将对古城河东片区部分国有土地上房屋进行征收。今年初,涌泉街口又贴出公告,发布征收决定,将征收范围南街下段至左营巷交界处以东、吉羊巷至四沟坝以南、玉璧巷至府街以东、涌泉街以北及人民印刷厂部分房屋,计划今年4月底被征收户搬家腾空房屋,逐步进行房屋拆除。姚家所在的四沟坝1、3、5、7、9号也在征收范围内。

 

自从姚家姊妹们各自成了家后,老宅里的年夜饭就多少有些“锣齐鼓不齐”。听说今年老屋要被拆迁了,姚家姊妹早早安排好各自的时间,就为了在年三十能齐聚四沟坝,重温一大家子在老宅开心热闹吃年夜饭的感觉。

 

这顿饭,姚家人到得格外齐,四世同堂,四十来个人,满坐四张大圆桌,十分热闹。

 

“我有多少岁,就在这屋里吃了多少顿年夜饭!记得我小时候,逢年过节别提有多热闹了,父母亲和几个姐姐从小年就开始忙活,张灯结彩,就连准备饭菜,都是一盆一盆的。”姚斯林说,自从爷爷姚清明买下这里以来,姚家年年春节都是四沟坝里过,算起来,姚家在这个老宅里吃了有80多顿年夜饭了。“我的童年、青春、大半辈子的回忆都在这里,明年的团年饭还不知道在哪儿吃哩!”

 

沧桑老宅陪五代人成长

 

从第一任主人姚清明开始,姚家人在四沟坝已居住延续五代人了。

 

姚家本是江浙一代商人,因做生意来到西昌,姚斯林的爷爷姚清明发家后,于中华民国19年农历四月初十以350银元从张建华、张建玉兄弟手中买下了位于四沟坝一座破败的四合小院,经悉心修缮后定居于此。

 

到了姚斯林父亲一辈,由于姊妹众多而小院又太小,姚家便在四合院地基上修建了5座单门独户,也就是如今的四沟坝1、3、5、7、9号了。

 

1998年,天仿佛是漏了一般,没停歇地下雨,姚家门前沟里的水眼睁睁漫出沟子,没过小腿,墙体经长时间浸泡,有明显倾斜,雨水过去,姚斯林和兄妹们分别将自家原本土木结构的瓦房改建成了砖混结构的三层小高楼,一楼用作自家的凉粉作坊,二楼是客餐厅,过道里是厨房。

 

拆迁的消息传来后,姚斯林常在闲时骑着自行车四处转悠,为一家人拆迁后的生活和生意找一个新的落脚点。

 

相处几十年难舍邻里情

 

“别看这巷子窄不方便,但这里的生活气息是住楼房的人无法感受到的,尤其是邻里之间的感情。”若说老房拆迁最舍不得的,姚斯林认为是邻里间这几十年积累的真挚感情。

 

你家有客人,我帮忙招呼,我家有喜事,你得来喝两杯,你家做了好菜,端一碗送来,我家包了饺子,盛一钵带去,诸如此类,在这巷弄里都是常有的事。

 

没事时,姚斯林会到附近的老街坊家中串门聊天,哪怕只是安安静静喝杯茶,也是舒心的。

 

记不清是哪一年,庄婆婆用废煤炉和石板在房门前搭了一张小石桌,孙女陈星竹和同学在石桌上写作业,和姊妹在石桌上抓子儿,也在这里见证这巷弄里大人间的感情——舅舅和隔壁李叔叔闲时斗地主,妈妈和对门张阿姨饭前择菜,夏天傍晚纳凉,冬天午后晒太阳,都在这石桌上,买菜回家的大人拎着大包小包,到石桌前也会停下歇歇脚,和屋里的人闲聊两句。而石桌上总会有外婆备的小吃,或是一茶盘瓜子、一碟点心、亦或是一簸箕果子,来往的街坊们打个招呼,大大方方抓上一把,边吃边走。有时候老人还会准备好自家做的咸菜,坐在石桌旁,见人就送,街坊们也不扭捏,道声谢,笑盈盈接过,隔天差家里的孩子送来一把新鲜的蔬菜或是几个自家母鸡下的蛋,遇上家里没人,便放在这石桌上。

 

谈笑间,街坊张俊带着妻子来姚家拜年了,姚斯林招呼着要坐一块儿,一桌人挪挪挤挤,添上碗筷,张俊夫妇也就坐下了,一起喝酒聊天,和一家人没两样。

 

“林哥,老房拆迁后,你不论搬去哪儿,都要常回来看看,常来我家坐坐,只要没拆到我下大水沟,我家就是你家,我们要常走动哦!”用张俊的话说,姚斯林和他是打“娘胎”里就在一起的伙伴,隔着一条巷子处了几十年,感情如兄弟一样,如今四沟坝拆迁,姚斯林要搬走了,张俊十分感慨。酒过三巡,张俊借着酒劲说出自己的不舍。

 

“这个你不消说。我的发小都在这里,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搬走以后我肯定不习惯,肯定会常回来。”姚斯林干脆地说着,又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 (文/图 记者 杨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