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根溯源重拾山民时光印记——吉克布和她的布包

2018-03-14 11:01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吉克布的布包,是从一朵棉花的盛放开始的。织、染、绣,全部出自手工,布的原材料和工艺多来自贵州、云南、西藏等地,染分冷热两种,染料取自大自然的花花草草,而绣,源于母亲所授的一针一线。说是布包,感觉更像一件艺术品,集各种传统手工艺于一身,取民族与时尚之间的一点默契,远离生产线上的千篇一律,又赋予了舒适的生活气息。她用自己的名字缩写给布包取了名字。

 

从此,她的布包叫“JK·布”。

 

重

 

0220_11

 

0220_12

 

0220_15

 

经纬之间

重拾山民时光印记

 

吉克布是西昌学院艺术学院的一名教师。可能和所学的专业有关,也可能是骨子里的热爱,毕业后的她,喜欢上了各种各样的手织布。

 

手织布的质感粗粝,能让人从有规律的经向条纹中找到回归山野的感觉。如今,时尚产业多元化的风格犹如巨浪般一波又一波推动人们的消费不断更新,人们在追求流行的过程中渐渐发现,返璞归真的真谛不过是大相无形、大美无言。

 

机器制作的化纤布料,无论有多么精巧,都无法与手工制作的棉麻布料相比,无法相比较的是两类物质其中所蕴含的时间、精力的投入与付出比例,所费工艺。手工布料的印染过程,尤其神秘莫测,制作所需的经验与运气几乎掺半。植物染所用的植物,矿物染所用的矿物,都来源于广袤的自然,源自于物之心与人之心的互相融合,从中体会出自然的伟大与深厚,体味出人的机巧与敏锐。

 

这样的布,从诞生那一刻起,就注定要比别的布料多出一些温度和细节。满满的沉淀感,生活、历史、工艺、传统、故事都在这块布上。

 

仅仅从织布到染布这两个方面的工艺,吉克布已经深深懂得这一块布的来之不易,在贵州一些村寨里,依然延续着古老的手工技艺——栽靛植棉、纺纱织布、画蜡挑绣、浸染剪缝……她也曾追寻着这些老工艺的足迹,前往贵州、云南等地调研当地少数民族传统手艺以及保留和传承情况,亲身去体验这些即将消失的老工艺,有时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最后就会带着一堆布回到西昌。

 

从喜欢到收藏,短短几年的时间,吉克布的家里已经堆积了不少手织布。吉克布希望,以手织布为主,通过自己的设计,将传统手艺融入当代日常,让更多人了解这些隐世的手艺,也回报这些手艺人的传承精神。

 

做包吧。

 

于是开始设计、剪裁。用这块布做出的包,沉稳素净,就像吉克布给人的第一印象。

 

布包的图案设计,大多以传统的民族图案为主,不拘于本民族的东西,吉克布的包,也看得到其他民族的元素。

 

吉克布的妈妈绣得一手好彝绣。翻出一二十年前绣过的绣片,其针线缜密、绣工精巧暂且不说,那色彩搭配虽无章法可寻却很耐看,就算是今天看来,也是韵味十足,更有那些出自大自然的花鸟鱼兽、山峰树木的图案,寓意对美好生活的寄望。生活在凉山的彝族妇女,用针线,把眼中最美的这些触手可及的这些湖光山色,绣在了布上,穿在身上。

 

这就是人们最初的时尚。一切都源于手作。吉克布想把这些具有年代感的元素,也装进她的布包里。

 

“从前的日子里,吃穿用度都是靠手作一点一点地完成,一针一线皆来自于自己,所人们对这些东西充满了感情,会更用心地去对待每一件手作制品,会更爱护它。”


心手之间

一种追根溯源的美

 

对于布料的选择,吉克布是严苛的,然而一个布包的诞生,远不止如此。对于做包,吉克布的手工活计要精细到每一根绣线的松紧。

 

吉克布的绣线,也是手工捻出来的。从小看妈妈用羊毛捻线,虽然没有特地学习,但也对此略知一二。当然,最要紧的还是自己在实践中摸索出经验。

 

布包上面所用的配件,只能在网上订购,但也不能不费心。刚开始只是选择自己喜欢的拉链,后来才发现,缝制起来并不妥帖,只得放弃,重新专门订做。

 

像这样的小失败,在手作中太稀松平常了,例如手工压线可能并不一定那么规整,订制而来的布料并不合用,裁剪过程中的一些小失误。

 

不管怎么样,吉克布总算是用自己的一些奇思妙想巧妙地遮盖了这些小插曲。也许,生活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心手合一,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解决一些必定会出现的小麻烦,去迎接一些不期而遇的喜悦。

 

“过程肯定会复杂一点,等到包做好了,又感觉一切都有了回报。”

 

吉克布的布包,在自贡的一次展览活动中,收到了最好的礼遇,被抢售一空。这给了吉克布很大的信心,回到西昌,她再次潜心设计,做出了不同款式的挎包、背包、手包、钱包等布包,并入驻邛海边的術下酒店手工作坊,还在网络上开设了自己的网店销售,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爱。

 

吉克布认为,当前,手工制品受到各方面的约束,受众只是收入比较偏上的一部分人,但真正好的手工作品,无论用料、做工都远胜于很多奢侈品,是不需要大牌logo来彰显自身的一种精神享受,是真正追求个性和品位的一种选择。

 

工业时代的高速发展,摧毁了延续数千年的手工生产方式,然而却并未削减现代人对手造生活的满腔热情。吉克布的布包,正在以缓慢的渗透力和无限的生命力融入到大家的生活中。这种坚持手造的生活理念,就像一枚生态标本,在西昌乃至更宽广的天地,以不同的形式与载体,在城市里继续铺张散开。


对话吉克布


记者:为什么用自己的名字给作品命名呢?

吉克布:彝族姓氏和名字有其独特性和识别性,里面自带文化基因,有很多可传递的信息。我们一直讲传承,这也是传承的一种吧。

 

记者:你怎样看待目前西昌的手作市场?

吉克布:其实我们身边到处有做手工的人,只是比较散乱。我觉得西昌的手作市场从前以做传统彝族服饰和银饰为主,现在慢慢出现了很多其他的形式,从种类、创意到从业主体上都有不一样的一些形式,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记者:很多人觉得,手工的东西一定会价格高昂,你怎样给自己的作品定价?

吉克布:我个人认为手工和价格高昂不是必然的联系。过高的价格反而使手工艺品只能留在手艺人自己手里或赠人,孤芳自赏。我的东西定价不算高,受众的消费能力应该是中等或中等偏上的人群。我希望自己用心去完成的东西,能流转在那些惜物者的手里,而他们是大部分人。

 

记者: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爱上了JK·布手造生活,会不会有扩大生产的计划呢?如果有,如何去实现呢?

吉克布:如果市场有需求,生产自然是会被推动的。因为前期做了很多相关事情,扩大只是资源整合的问题。

 

记者:JK·布手造作品给西昌的文创市场带来了活力,对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吉克布:这会让人变得更明晰和努力,有方向的去探索产品的深度。整个过程又是充实和愉悦的。(记者 李晓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