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

2018-03-30 18:0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盐源县 曹正林


篇外.记盐源清水河律诗一首

 

雪山北立玉带缠,滑落平原送甘泉;

汇拥盐河映黑山,曲折委延绕龙潭。

茶马古道今不见,只留蹄印刻石滩;

沧海千载变桑田,彝海结盟未百年。

红军虽未过莋山,却建新村小河边,

当年几户居河边,而今繁衍万万千。

为把旧世苦日焕,不慎清泉变污源,

十年造得林十万,为悔当年毁青山。

饮水不忘思故源,河长巡河山水间;

清河行动为清泉,誓还母亲新容颜。

金山银山云过眼,永存绿水和青山;

和谐盛世亦铭记,人与自然唇齿间。

 

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散文诗正文)

 

我的家乡盐源,一颗镶嵌在川西高原的明珠;

他四面雪山环绕,金盆聚宝果林飘香。

家乡的清水河,就是明珠上那丝七彩的条纹;

她曲折蜿蜒婀娜,水清柳绿鱼跃蛙鸣。

她从雪山缓缓的走来,把雪山上纯洁的泉水带到了田野。

她几千年来绵绵不绝,辛勤的养育这片土地上万物众生。

她是那么的美丽,就像五彩的丝带盘绕在盐源坝子;

河岸的垂柳,就像那丝带上的流苏,随风摇曳。

她是那么的无私,就像慈祥的母亲一样养育着我们;

清澈的河水,就是养育我们的乳汁,甘甜可口。

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

千百年沧海桑田,几十载人间巨变。

茶马古道已不在,沟壑天堑变通途。

当年河边几户人,现已繁衍成几村。

他们都有母亲河一样美丽的名字:清水村、清河村,小河边村……

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

良田垦出来了,果园建起来了;

农药也用上了,种地更轻松了;

化肥也洒下了,庄稼更增产了。

楼房修起来了,汽车跑起来了;

牛羊多起来了,挖机也进山了。

牛羊赶上山去了,矿石拉下山来了;

种田垦地水不够浇了,拦河引过来;

修房造屋沙不够用了,河里挖起来;

接人待客鱼不够吃了,大网捞起来;

取暖做饭柴不够烧了,河边砍回来。

母亲河真好,什么都能给我们。

母亲河真好,多拿点也没关系。

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

渐渐的,母亲河不再美丽了:

青山开始斑驳,草场开始荒凸;

洪水夹杂泥沙,溃疡一般冲进了母亲河;

杂物污秽混杂在河水里。

她的眼睛不再清澈了,身上也开始散发着阵阵臭味,

鸟儿飞走了,鱼儿消失了。

连我们都开始嫌弃她了……

风吹动河边枯木发出瑟瑟响声,就像母亲河在呜咽。

她是那么的无怨,依然继续养育着我们;

她是那么的无助,只能默默承受着伤痛。

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

当渔网拉上来的只有枯枝腐物,

当河水浇过的庄稼却更加枯萎,

当我们喝了母亲河的水生病了,

当洪水淹没了我们的房屋田地,

我们才知道,

母亲河病了,我们不能再这样做了。

我们要拯救母亲河!

拯救母亲河?

我们不是拯救母亲河,而是拯救我们自己!

痛定思痛而悔不当初,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

退耕还林广种树,退牧还草关牛羊;

污染厂矿封起来,生态养殖搞起来;

十年育得十万林,重葺母亲沧桑身。

河长制度建起来,蓄意破坏关起来……

母亲河慢慢的又清澈起来了,鱼儿也回来了;

岸边的树桩上又抽出了新枝,鸟儿也飞来了。

母亲河以她宽阔的胸怀原谅了我们。

母亲河还是继续从雪山给我们送来泉水,

虽然还有些苦涩,但一天比一天甜起来。

亲爱母亲河啊,您快点好起来,

我们已经知错,我们正在弥补。

您快听,过往的游客说您好美,其实几十年前您更美;

您放心,我们再也不会伤害你,一定会还您青春容颜。

清水河,我们的母亲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