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随想

2018-03-30 18:09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普格县水务局 邱云


“海问河你为什么这么浑浊,河说因为我在人间走了很久。”今天下午观看了关于河流宣传的视频,莫名的这句话就浮现脑海,出处已记不太清楚。对于这句话我原以为是在喻人,比喻人随着时光推移,年纪的增长,慢慢的就从单纯懵懂、少不更事,变得圆滑世故成熟老练起来,天真单纯的心性不再,转而变得复杂浑浊。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句话讲的其实是关于环境保护的,讲的是原本清澈无暇的河变得浑浊,是因为人间水土严重流失、入河排污乱建乱排、胡乱开采砂石资源等等原因,将河染得浑浊了。蓦地竟觉得自己好笑,我以为自己已经理解的不差,原来竟是会错了意。轻笑着望了望窗外,夜幕很快就要降临了,冬天了,白天也短了,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

 

不多久便入夜了,在夜里人很容易胡思乱想,或许是安静的环境总是能让思绪蔓延吧,我想着自己的好笑,竟产生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我是一条河,我会是怎样的想法呢?于是乎我把自己想成了一条河,想成了那条在人间走了很久的河。我先是崇山峻岭间的一汪清泉,从山间缓缓流出,在陡峭处急流而下,宛如脱缰的野马,奔腾在山间、林间,然后慢慢地在路上遇到其他的小溪流,终于汇集成了现在这条在人间奔走的河,然后天真地从山野里欢快地穿越到人间。我不禁在想,以前浑浊的它,这次又在人间它会遇到什么呢?

 

于是我努力变成这边河,开启我的遐想,刚来到人间,我不知道我会遇到什么,或许应该遇到些美好的事吧。我总是这样,习惯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于是我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方,在我的两边老老少少正有说有笑的在柳树下乘凉,原来两边总是粘着我的灰扑扑的泥土这次竟不肯跟我走了,死气沉沉的它现在竟变得活泼起来,不再随波逐流了充满生机。我想没有也好,少了个累赘。一阵风吹来柳絮纷飞,飘落到河里,于是我带着柳絮继续前行,我突然想起“流水无意,落花有情”,我应该带着花走才对吧,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我是一条有意的河,所以便带着柳絮走吧。

 

流过了长长的柳树林,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了一个城镇。我的两边耸立着许多的工厂,很多长长的排污口悬在我的上空,溪流一样的水倾泻到我身体里。我不经闭上了眼睛,以前这里的水五颜六色的,总把我染得像个“非主流”,都不好意思见其他的河,不过这次却变得不一样了,通过了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处理,流出的水变得干干净净的,不少乱建的排污口已被拆除封堵,我竟发现和我一路柳絮竟还是原来白白的样子,在以前是不敢想的。

 

穿过了不少城镇,又不知过了多久我来到了乡野。以前的我一到乡野上总是变得很奔放狂野,砂石资源的胡乱开采导致很多我以前没走过的路都为我打开,为我的肆意妄为提供便利,欢呼雀跃的我左冲右撞,冲进这家的稻田、冲进那家的鱼塘,享受着这无拘无束的日子,不过这次的我却变的安静了,因为原来的路现在都已打上了堤坝。其实我更喜欢安静,“水利万物而不争”这才是我的本性。安静的我悠悠前行,不知该往那走,我突然想起《列子.汤问》里讲 “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 ,或许我最后也许流进归墟吧。

 

虽然我很想流到传说中的归墟,可是不存在样的地方呢,最后我还是乖乖流进了海里。海纳百川,这里流入了许多河,其间五颜六色的河变得少了,海诧异的又问我,你这次怎么不五颜六色的了呢,又转过身问其他河你们怎么也这么的干净呢?我莞尔一笑,海的话音刚落,所有的河都异口同声地说到:最近人间正在实行河长制,一河一长,一河一策,以后啊,大家都能干干净净的了。海也喃喃地说到,干干净净挺好的。

 

最近天气的变得冷了,一个咳嗽将我从天马行空的想象中拉回了现实,我又想起海和河的对话,“你为什么这么浑浊,因为我在人间走了很久。”通过各级各部门的努力,通过我们这代人、下代人、下下代人的不懈奋斗,海必将不再问河“你为什这么浑浊”的问题,通过河长制的鞭策,必将能为子孙后代留一地清澈。夜也深了,入夜的随想结束,于是我起身关了办公室的门,往宿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