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记忆中那条河

2018-03-30 18:12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普格宣传部 陈修甫


 

小时候家住黑水河边。

 

天天见着那条河,所以一辈子都熟悉岸边那燥香的枯芦苇花,还有夏雨时节滔滔河水的汹涌咆哮。

 

和河边长大的所有孩子一样,背着大人下河游泳、摸鱼捞虾,都不记得挨过父亲多少次狠揍。

 

河边长大的孩子,水性好。4岁多,我就被乡机关院儿里的哥哥姐姐们牵进黑水河学会了“狗刨”。

 

10来岁,和同年级几个大胆的同学相互邀约着,总赶在夏季涨水时,抬个充满气的大拖拉机内胎赶到几里外的河上游,然后大家一起紧抱着内胎,顺着1米多高的波浪一路漂流到黑水河铁索桥边。

 

因为两岸都是延绵无尽的大山,每到雨季黑水河涨水时,雨水快速汇集到河里,那场面,再伴着河中石头胡乱撞击的隆隆声,确实挺吓人。

 

可当你像河边的野孩子一样熟悉了河道里的每一块暗礁,习惯了浑水呛进鼻子眼睛里的辛辣,再赶着在大小适宜的洪水去冲波浪,那可就是另一种乐趣了。

 

这,或许是上世纪80年代黑水河边的孩子们所能独享的一种经历。

 

其实,那时候家家几乎都是姊妹多,家长管不过来,也根本就没精力细管;再加上物质条件相对匮乏,下河摸鱼窝,或者游到河对岸的老乡地里“顺”西红柿,便成为那个年代我们夏日里津津乐道的“游戏”。

 

那日夜奔流的黑水河,带给了我和小伙伴无数珍贵而又令人忍俊不住的儿时记忆。

 

 

到后来,我考上中专,去外乡参加了工作,便再没到黑水河里去游泳。

 

其中一个原因,是不再熟悉随时变化的河道状况,太危险。另一个原因,是觉得河水很脏。

 

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普格县的城镇化建设不断加快,沿岸居民的生活污水、生活垃圾,还有一些工厂的尾水,统统都排进了黑水河;再加上沿岸泥石流频发,凡我听到的关于黑水河的音信,都是一些让人伤感的消息。

 

于是,那条让我充满无限快乐回忆的黑水河,不再美丽,渐渐淡出了我的心绪。

 

直到去年的一天,一个小学同学给我打来电话,才又让我想起了儿时最亲密的“玩伴”——黑水河。

 

“老同学,现在我养了一些土鸡,种了生态蔬菜,质量保证。”电话那头,一个熟悉而又略显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知道你在县城工作,熟人多,记得给我拉生意啊。”

 

“你挣不少钱了,怎么又想起种菜了?”手机这头,我诧异的问了回去。

 

“……”,沉默少许,电话那头传来老同学的声音:“河里的沙场不让搞了,现在继续当农民种菜赚钱……”

 

“哦,好的,我尽量。”我应付着。

 

买菜、买鸡,我自己可以买些,可帮着拉生意,恐怕我也是爱莫能助。

 

说实话,跟人合伙搞沙场,我这位小学同学和其他沙场的人一样,确实给黑水河“搅”了不少浑水。可如今,他们都转了行,这倒也是善莫大焉。

 

 

让我再次想起黑水河的,还有另一位同学。

 

这不,彝族年刚过,初中时的铁哥们儿——子呷,带着嫂子给我送来一条6斤多的高山黑猪腊肉。在家一起喝着小酒,我问子呷:“你家不是建卡户吧?”

 

“不是,家里有面包车,有电视、电饭煲,早超过建卡户标准了!”子呷呷了一口酒,慢吞吞地对我说:“现在煮饭用电,出门有车,不穷了。”

 

“那就不用上山砍柴了?”我故意问道。

 

“还砍啥子柴?去年、今年倒是种了几百株花椒和核桃苗。”言语间,子呷反倒像看个“外行”似的瞪着我,他说:“把砍柴的时间用去打工,或者多种二亩烤烟,一年的电费你保证用不完。”

 

“好,好,我俩再干一个。”我尴尬地笑着举起酒杯。

 

送走嫂子和晕晕乎乎的子呷,我暗自思量,搞沙场的同学转行了,昔日砍树的农民种树、用电了,生态环境逐渐改善,应该给黑水河带来不少变化了吧……

 

想着这些,我决定回老家去看一看。

 

 

那天,当我再次踩上黑水河久未谋面的沙滩时,我像见着一个老朋友一样心潮涌动。听着哗哗流水声,觉得自己真回到了儿时记忆中那条黑水河。

 

河道里,随波漂浮的白色垃圾几乎看不见了,随波逐流的工业泡沫也没了。

 

据说,岸边的花山社区有了垃圾清运车,还安排了专人负责清理街道和河道里的垃圾;上游排放泡沫的工厂,也早就关闭了。

 

而河岸边,散发燥香的黄色芦苇花,依旧在秋日夕阳中随风自由摇曳。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穿越到了少年时如诗如画,又若隐若现的梦境中。

 

“上游正在修建居民污水处理厂,你应该看到过吧?”来叫我回去吃饭的表哥打断了我的思绪。

 

“看到了。”回过神来,我应着表哥。

 

“黑水河边长大的娃儿就是一辈子也忘不掉黑水河。”表哥一点不客气的取笑起我来。

 

“嗯。”听着表哥的“夸奖”,想着小时候跟表哥屁股后头下河的趣事儿,我也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踩着软绵绵的细沙,和表哥一起,我倆头也不回的并肩踏上归途。

 

回到记忆中那条河,这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