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0 22:3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昭觉县 吉布鹰升

 

我沿着河岸走,河水渐渐碧绿了,但是并不清澈。两只小鸟,或许是伴侣,清脆地啼叫一两声,飞落在河岸。我仔细观察,小鸟翅黑腹白,头顶雪白。它们行走在堤坝上,并不像麻雀一样跳跳停停,其中一只双脚浸在水里,忽而起飞,忽而又落在坝上,一只啁啾啼叫着飞走了,后面的那只也紧跟着在河面上空低低地飞翔,扑棱棱的声音使空气也很安静。

 

河是湖的入口,水面渐渐宽广。我要看的湖,呈现在眼前了。它犹如一块玉佩,镶嵌在山里。湖岸,坐落了几家白白的房,掩映在树林里。我倚在堤岸边,风习习掠过我的脸。湖的波纹,有时如万千雨点落下,有时如芊芊玉手弹奏一首曲子,有时如风掠过一条绸带,有时如很多鱼儿落入水里。太阳从云朵后露出光芒时,湖面一隅银光闪烁,如千万只鱼儿跳入水面。我面前的水波,你追我赶,在游动,像接吻,像碰头招呼,然后隐没消逝。

 

离我十几米远的湖中,裸露出一块小的沙地,几只鸭子在那里栖息。沙地上生长了一丛茂密的草,已经枯黄了。鸭子在那里各自用喙梳理羽毛,偶尔发出嘎嘎嘎的欢叫声。邻村几个少年,经过岸边,不时看着那里,说是哪家的鸭子一两个月不回来了。其中一个,捡了一块小小的石头,扔过去,落在一只鸭子旁边,扑通一声响。那只鸭子便惊叫了一下,走动几步,然后依然用喙梳理羽毛。鸭子很是依恋湖,这面湖真是鸭子的乐园。

 

离几只鸭子大概几十米远处的湖中,一只水鸟,在那里浮游,又沉下水消失了,一会儿又探出了头。突然,扑棱棱,一阵阵振翅有力的声音传来,那几只鸭子慌忙惊叫起来,各自逃往水中。我抬眼一望,是一只水鸭在凌空飞翔,它朝着我这边飞来,转身,似乎要落在几只鸭子的身边,才发现不是自己的伴侣,便朝那边低低地飞去,敛翅落入湖中,游了几下,沉下水去,一会儿又探出了身子。

 

风大了。湖水拍打岸边“波咚”、“扑通”、“刷刷”的各种声音响来。我闭上眼,仔细聆听。我的耳旁掠过呼呼的风。此时,那湖中的水声,犹如有人跳入水里一样,扑通扑通响个不停。把心静下来,再静下来,世界只有水声、风声,连我也忘了自己。我慢慢睁开眼时,湖如碧绿的翡翠,风吹过湖面的情形与刚才我所见到的描绘不一样了,它掀起的波纹里杂了小小的浪,无数的浪在涌动。

 

太阳在云朵之上,再过一会儿就要落山了。湖也不再是那么碧绿,色泽灰暗了。黄昏来临,我转身沿着湖岸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