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飞鸟留下湖泊

2018-03-30 22:4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昭觉县委宣传部 吉布鹰升


这个春天,雨迟迟未降下,老天爷似乎有些吝啬雨水,阳光却反常地暖和,宛如夏日之灿烂。终于,等待四月初的一个夜晚,雨淅淅沥沥洒下,空气变得湿润。

 

次日,我沿着那条河水的堤岸漫步。雨水打湿了地面,虽是一场小雨,前几日光秃秃的紫薇树,突然被唤醒了似的,一棵棵齐整整长出了细小鲜绿的叶子。

 

如今,在世界的角落,还有一条清澈的河流吗?似乎只有在人迹罕至的深山。

 

荒野才流淌着诗意般清澈的河流,流过城市的河流无法给了我们流连。它早已失去了诗意,早已失去了清澈的碧波,早已失去了宁静祥和之美。对已经污染肮脏不堪的河流,我们不敢近前,有意避之,心灵早已麻木了。每年,汛期到来,无数沟壑的小溪上涨,汇合成一股巨大的河流,把污水冲走,河岸的空气才有几日难得的清新。

 

上世纪八十年代,河流宛如柔顺舒展的绸缎,飘逸在空旷的郊外。无论男女老少,无论春夏秋冬,在晨曦照耀,在晌午炎炎烈日,在黄昏夕阳里,人们三三两两或是独自一人来到河边漫步,脸上洋溢着一样的平静从容,河流给了城市无限的自然诗意。

 

不知何时,河流开始污染。河边,浅浅的水里,没有了小鱼自由游弋。人们很少在河边漫步了。除了汛期那几天,河流臭不可闻。然而,鸟儿却似乎不在乎,白鹡鸰、双领鸻、长嘴剑鸻、鹬鸟、白鹭、翠鸟、苍鹭等,夏秋时节常在河流岸边沙滩、沼泽地栖息啄食。乌黑的水流经的河床,水蓼草异常茂盛。鸟儿在蓊郁的水蓼草丛里悠然踱步啄食,有人往河堤经过,便扑棱棱惊飞。不久,有的又啼叫着飞回,似乎除了此处,没有地方可以前往落脚了。鸟儿在肮脏的污水里啄食,是无奈,亦或是已经对这种恶劣的环境适应了呢?我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它们依然在乌黑的河床浅水处觅食。

 

河堤上布满了点点白色的鸟屎。沿着河堤前行,不久迎来一个湖泊。湖泊蓄满水的时候,野鸭、白鹭自由畅游,仿佛那里就是一处难得的乐园,令它们欢喜不已。我观赏着水鸟的飞翔,聆听山冈树林里传来的伯劳、林莺等鸟儿的啼鸣,便暂时忘却了那段污染的河流。

 

湖泊是由于河流下游水坝修建而形成的。当初,有了这个湖泊,野鸭、长嘴剑鸻、鸬鹚等飞鸟来栖息。我曾经看到一群群野鸭在湖泊上空鸣叫飞翔,落入湖泊里。这样的景象,有些壮观,令人驻足观赏,大有诗歌里的意境。据附近的村民说,冬天的时候,湖泊上空有大雁、天鹅、海鸥飞翔。一位村民用火药枪射杀猎获了一只大雁,一群海鸥在一个夜晚被村民捕杀。我始终不敢相信这些传言,不敢相信大雁和海鸥会飞来这里栖息,更不敢相信死在枪口下的飞鸟。但是,村民亲口说那是他们经历目睹了的事实。毕竟我远离湖泊居住,湖泊边上发生的很多事情,和呈现的很多景象,我无法经历和知晓的。

 

看到大雁、天鹅,对我来说是不敢奢望的。很多湖泊消失,大雁、天鹅失去栖息之地,无异于我们把它们驱赶了,逼迫它们走上了绝路。一旦听人说大雁、天鹅又来湖泊栖息,我并没有惊喜,反倒怀疑耳朵的听觉,那是不靠谱的传言。

 

现在,那个湖泊的水几乎干涸了,沙地裸露出来,一派荒凉萧瑟的景象。几只白鹡鸰吱吱啼叫,一上一下飞行,丝毫并不因为湖泊的干涸而苦恼。白鹭却不同,一两只孤零零地栖息沙地啄食,似乎有些无奈和忧伤的样子。

 

五月,沼泽地绿草油油,一群群白鹭时常在那里栖息,时而从容飞翔,时而闲庭踱步,一副悠然闲适的样子。

 

洋槐树鲜绿的叶丛里,露出了洁白的花朵。伯劳鸟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啼鸣,林莺、野鸽子拼命啼叫,好不惬意!然而,在湖泊湿地生活的飞鸟,却失去了家园。

 

如果把河流边上的沙地、沼泽和庄稼地开辟出一大片湖泊,把上游河流的水净化,没收了那些射杀飞鸟的猎枪,天鹅、大雁等候鸟会迟早翩翩降临的。湖泊会重现它的自然宁静,水鸟自由游弋,宛如是原始的荒野。

 

为飞鸟留下湖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