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觉河畔

2018-03-30 22:47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昭觉县委宣传部 张丹平

 

昭觉河是一个记忆,小时候就认识了昭觉河,并伴随她慢慢长大,打开尘封的记忆,去回忆一下童年和年轻时在昭觉河畔的趣事,领略一下昭觉河的风采吧。

 

 

实实在在,我是东北人,父母都是在吉林省农村长大。那时朝鲜战争爆发,父亲当上了解放军军医,背着药箱,跨过鸭绿江,在战场上磨炼过几年。战争结束后,父亲又随部队南下来到四川,一直在乐山、雅安、康定转悠,到康定主要是打土匪。最后,服从部队的安排来到凉山,先在普格县呆了三年左右,一九七一年,我们一家子最终来到昭觉县凉山军分区医疗所,这才安居下来。

 

医疗所驻地就在今天的县人武部,背面有一条小溪,小溪往下不远就是昭觉河。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昭觉的春夏秋冬四季比较分明,冬天特冷,凛冽的北风呼呼而来,田野一片萧瑟,农田冬天也只能闲着。下雪天也比现在多,一般下完雪就会出太阳,空气纯净,没有一点污染。

 

由于昭觉河离医疗所驻地不远,我们一群小孩子们除在大院内玩耍外,还时常沿着小溪,到昭觉河看清冽的河水、嬉戏、玩乐。那时的小孩子比现在的小孩子幸运多了,单纯,没有思想压力,作业少,没有学习负担,玩的时间多的是。

 

昭觉河就在县城的山脚下,逶迤蜿蜒,站在高高的山坡上往下看,太阳光下的昭觉河就像是一条银色的缎带。夏天雨季,小河陡然间变成了宽阔的大河,洪水涛涛,水深浪急,混浊的河水裹挟着大量的沙石、树枝、枯木等,浩浩荡荡,狠狠冲击着岸边,发出阵阵怒吼,一路向前,不可阻挡;急弯处,河水打起了转转,旋涡一个接一个,像陀螺一样,旋转着漂向远方,然后渐渐消失。

 

有一年,我和医疗所几个男孩子跨过昭觉河大桥,走路到竹核乡的温泉村去洗温泉澡。大人们知道后,惊惶失措,“什么,河水猛涨,孩子们是不是走捷径趟过昭觉河去竹核了?天哪,快派人去看!”父母们慌了神,医疗所所长旋即打电话向军分区要了一辆吉普车,急匆匆赶往竹核。

 

我们几个小孩子到了竹核后,没有直接去洗澡,而是去了军分区在竹核的一个新兵训练连队。连队卫生员是在医疗所学习毕业的,一看是医疗所的孩子,一个个灰头土脸,看似有点饿了,于是,他向连长作了汇报,连长赶紧通知炊事班给我们做了一盆回锅肉。刚吃完,吉普车到了。所长非常严肃地批评了我们几句,就把我们接了回去,最后澡也没洗成。

 

 

其实,除了夏天的雨季,大多时候,昭觉河就像是一条小溪,浅浅地,清澈,纯净,河底的鹅卵石清晰可见。河水静悄悄地流淌,闪动着粼粼的水光,就好似闪动着明亮的眼波。

 

天朗朗,气清清,来岸边游玩的小孩子也多了。先躺会儿,看看万里无云的天空,看成群结队的鹰在天空自由自在地翱翔,看大雁排成“人”字形飞向北方、飞回南方,年复一年。

 

睡一觉醒来,睁开惺忪的双眼,站起来,活动活动身骨。 “快看,快看,飞机!”这时,有人大喊大叫起来,那时小孩子们对飞机非常感兴趣,一看见天上飞过的飞机便兴奋不已,欢呼雀跃。

 

河水中有几只鸭子“嘎嘎嘎”地嬉戏、游玩,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一些小孩子捡起石头,开始了打水漂,看谁的“漂”打的远而不落水,聪明的大孩子会用扁石头扔,而一些岁数小的孩子则不会玩,只是乱扔一气,“扑通扑通”都直接掉水里了。

 

河里的鸭子见有石头飞来,乱纷纷扑向对岸。“看,那边好像有一个鸭蛋。”大家齐齐望过去,对岸有一白色椭圆形的东西静静地躺在那里,真的很像是鸭蛋。“扔石头过去试试。”飞石过去,很快明朗,有人神准,一石头正中,原来确实是鸭蛋,被打破了,蛋黄都看得见。

 

堤岸外侧有一约四五米宽、二三十长的小水塘,当孩子们玩累了,就到水塘里捉小鱼,这种小鱼颜色和泥土差不多,潜藏在水底,或紧贴在石头上,一动不动,很难捉住,如果水稍一混浊,就更看不清了,双手只好在水里乱摸一通。当时只是好玩,我们并不吃这些小鱼。

 

不过,前两天去昭觉河时发现,这个水塘早已不见了。

 


一九七九年,凉山州政府已搬至西昌,父亲也到了地方,在昭觉县卫生局当领导,这年我也面临高考。然而,我到昭觉河的时间反而有增无减,因为昭觉河畔是我复习的好去处。

 

当时我在昭觉二中读高中,二中就紧邻昭觉河。我学的是文科,要背诵的东西多多,政治、历史、地理、语文、英语,样样都要靠背。所以,每天吃过晚饭,我就拿着这些书到河边,迎着晚霞,边走边学习、边背诵。

 

在河边,我还曾邂逅过一位美女,她好像也是来复习的。不过她和我不是一个学校的,我们并不认识。虽然经常在河边见面,但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第一年差几分没考上大学,我没去读中专,而是等待第二年再考。仍是昭觉河边,天天读天天背。美女不见了,后来我认识了她的弟弟,才知道她不考了,已经工作了。

 

我约上了一个姓杨的同学和我一起到昭觉河边复习,他也是差点没考上大学,我们都是军人的后代,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都曾在医疗所工作过,我们非常要好,就像是两兄弟一般。互相提问,互相学习。

 

这就是我与昭觉河的故事,是童年和年轻时的印象,看似轻描淡写,却是永远忘不了的记忆。现在岁数大了,去昭觉河边的时间很少了。盈盈一水,柔情依依,我爱昭觉,更爱昭觉的那条河,她陪伴我度过许多美好的时光,在我心中,昭觉河是条最美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