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那条河的尽头

2018-03-31 10:50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西昌市文联 薛仕昇

 

西昌东郊南门河的一条分河流经高枧乡张林村十组,汇入山林河,最后流进邛海。这条看似微不足道的河流却是当地村民们心目中的母亲河,那是因为村民们的生活及生产用水都离不开她,这里的每个人的成长甚至于家乡的不断发展都与这条小河密不可分,和鱼儿水中才能自由是一样的道理,如若小河被污染至走到“生命”的尽头,那最后我们看到的便只有灾难性的后果了。

 

窥一斑而知全豹。我们研究这一条小河的变更,也许能看出其他河流湖海的现况。印象中五六十年代的小河里倒映着青山,不时鱼儿嬉闹于“山头”,现如今的二十一世纪,青山依旧在,鱼儿却是不在水中游了。有些人现在过着慢慢步入老年的生活,却总能够在不经意间怀念起童年时代的那些鱼儿河中游的场景。

 

记得小时候,河还那么生机勃勃,闪耀着圣洁的光芒,村民们对待自己的母亲河就像是崇敬神灵一般,有着无比的珍惜,亲切的热爱,永恒的珍贵,小河蜿蜒的身姿路过桥上的人家,总是为他们送去甘甜的河水,村民们“弱水三千独取一瓢饮”,好不自在。更何况这水如泼墨山水画,自然赏心悦目。河岸边,柳树垂钓,金银花淡淡地散发着清香,绿草幽幽,星星点点的小花站在草丛中仿佛在和河底飘动的浅浅青苔比美,蜻蜓点过水面不知是不是和鱼儿玩耍,却只留下一圈圈的波纹荡漾在水面,小狗一蹦一跳的穿过草丛和鲜花煞是可爱。如此美景怎可破坏,村民们自然很爱惜这“远观竹林翠,近看清水流,疑似桃花源,竟是黄土坡”的环境。小狗或其他小动物过世了,村民们会心疼地将他们埋起来;叶落了,他们也会细心地扫去落叶,不让叶子落到河里面;其他的杂物自然也是不被村民允许丢到河里或岸边的。但如今这般美景和清澈的河水却是不复存在了,可谓是翠竹已苍老,浑浊垃圾水流入邛海中。小河不知不觉中渐渐枯竭,将至晚年。柳树枯了,金银花不再香了,小草干黄了,花儿谢了,蜻蜓和鱼儿不知去哪儿了,小狗竟然也横尸荒野了,取而代之的是垃圾大军、紫堇泽兰和又黑又臭的泥土。动物的尸体和各样的生活废弃物蜂拥而至,河道被阻塞导致垃圾四处横流,飘浮到邛海,慢慢地就污染了邛海的水源。除此之外,生活污水排放到河流中,使河水变得浑浊并且有恶臭的气味,河水自然而然就失去了它本身的很多功能,如:食用、洗衣、洗菜、浇灌农田等。

 

小河的这种现象让村民们的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村民们也开始对小河的现状惴惴不安,却是束手无策。这些成群的垃圾如同病痛一般折磨着村民们亲爱的母亲河,让她一点一点不断地面临死亡。

 

值得一提的是,母亲河的衰竭死亡与生物的衰竭死亡是有着根本性的区别的。只要青山绿水依旧存在,母亲河就还能保持她的青春,而生物的衰竭死亡是一种自然规律,谁也改变不了。那么,为什么小河在保持了上千年的清洁纯净以后,却在短短的数十年间迅速地衰竭,然后慢慢走向死亡?这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是人类急功近利,对环境缺少了呵护关心。六十年代后,小河周边人口密度增加了许多,人类活动也变得更加多样,对水或自然资源的索取量更庞大,直接或者间接伤害了母亲河的环境,日积月累,时至今日也就让河流毁灭的可能性更大了。毕竟水是生命之源,河流的受伤,最终也将会危害到人类自身。

 

家乡的小河状况如此堪忧,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河流水质优势如何呢。印象中,童年曾路过的河流都是一幅清新脱俗的山水画,只怕如今又是另一番光景了。一条小河只是生态系统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所有的小河加起来便是其不可或缺的一大部分。被污染的河水会危害到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进而面临人类不容乐观的命运,形成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进一步恶性循环。所以当务之急是如何治理河流湖海的污染。最有效的办法应该是提高每个人的环保意识,对待母亲河就像呵护自己的家人一样,用心去对待,不管大河小河,都要尽心尽力地保护。否则,即使花再多的时间或是投入再多的资金治理,也是于事无补。

 

河湖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应以保护母亲河为己任,学习其他河流的优秀治理方法和特点,推行“河长制”自然也是刻不容缓。只有让我们的母亲河绿色发展,才可能推进全域水生态保护,让我们的母亲河不会走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