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同河——我的母亲河

2018-03-31 10:5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西昌市 阿苏取白


离开故乡,离开母亲河,

细数,已近三十年的岁月了。

在外的日子,母亲河是我唯一寄托的乡愁。

每每忆起故乡的母亲河,

儿时的记忆犹新,

母亲河就像柳宗元的小石潭记。

一幕幕:“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

日光下彻,影布石上,佁然不动;

俶尔远逝,往来翕忽。

似与游者相乐。”

 

近年来,一次次重复梦见母亲河病得奄奄一息,

梦醒时分翻阅周公解梦,

曰:生活垃圾乱弃,生活污水乱排,

侵占河道,非法采砂,

乱占滥用水域岸线,

河道两岸成片垦荒,

生态破坏,水土流失……

致母亲河病入膏肓。

 

于是匆匆赶回,

只见母亲河一动不动地躺着,那深邃的双眸流着浑浊的泪水,

嘴角在不停地颤动,好想给几十年不见的儿子说些什么?

欲言又止,难言之隐,迟迟说不出口。

曾记忆中,母亲河的美景早已不复存在——

母亲河已失去昔日的清澈,

两岸的群山不见往日的青翠,

天空难寻昨日的蔚蓝……

这是我的故乡吗?

这是我的母亲河吗?

不,这不是我的故乡,

也不是我日夜思念唯一寄托乡愁的那条母亲河。

我的故乡有青山绿水,

还有一条惯穿乡里,清澈见底的溜同河呵——母亲河!

记忆中的故乡,记忆中的母亲河,

哪里是一身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我是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回不了,我儿时的故乡,

回不了,我儿时母亲河温暖的怀抱。

 

回来的日子里,我日夜守候母亲河的身边,

细心地给母亲河“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数年如日,年年如是,周而复始,

在我百般地呵护治理下,母亲河奇迹般地好起来了,

渐渐有了生机:水中有鱼、岸上有绿、绿中有景、人水相亲,

又恢复了昔日的容颜!

我回去了,真的回去了,

奇迹般地穿越时光隧道,

回到了儿时的故乡,

回到了记忆中那温暖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