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条小鱼——生活在邛海旁边一条小河里的小鱼

2018-03-31 11:02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西昌市 邢小鲜

 

借光景以往来兮,我久居在邛海深处,在大雨冲刷时飘荡到了邛海旁边一条不知名的小河,却是这不知名的小河给了我重生。我称这与我而言像是母亲的河为天使河,小河很小,而我更是小河里一条微不足道的小鱼儿,人们常说我的记忆只有7秒,事实上,我不知道自己能记多久,于是我把自己在母亲河里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记下来,希望那些曾经定格的画面都不被遗忘。

 

河水潺潺的声音,像优美动听的旋律跳跃在清新的空气中,激起一圈一圈明亮且深长的水波,刚好惊动了正在小憩的菖蒲,菖蒲浅浅地醒过来,只淡淡地散发着一缕一缕幽香。小天鹅浮在水面上,不时拍打着翅膀,水滴正好洒落在菖蒲绿绿的衣服上,显得格外透亮。美美的花蝴蝶们成群结队地飞过河面,落到河边那黄灿灿的花丛中,尽情地嬉戏玩闹。小草则在一旁看着蝶戏花丛中的游戏,自己也想参与进去,于是努力地生长着,显得那样生机勃勃,更何况还有成群的柳树和他们一起成长,共同面对风霜雨露,怎能不向着更好的明天走去呢。柳枝惬意地垂着,被阳光晒得微微灼烫的时候,便借了小河的水降降自己的体温,顺便为河中那庐山的倒影点缀了几座峰峦。我呢,和自己的同伴们一起随心所欲地生活在这诗情画意的湖光山色之中。我也常看到慈爱的父母亲牵着可爱的孩子在河边悠闲地散步,小孩看到美丽的蝴蝶不禁欣喜,天性使然地想要靠近这水木清华的自然美景。我也不例外,亦是想要一直在这里享受自己的一片天空。

 

怪就怪天不遂人愿,终究是昙花一现,某一天清晨,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河水死气沉沉,见豕负涂,没有一点的声音,菖蒲只能发出恶心的味道。小天鹅已经横尸河边。曾经黄灿灿的额花儿已经萎靡枯死,花蝴蝶也就杳无踪迹,无处可寻了。小草儿奄奄一息,和柳树一起走向了枯竭。这天翻地覆的变化又是谁造成的呢?是那些慈祥的父母、可爱的孩子吧。他们为了自己的方便,将垃圾丢在了我亲爱的母亲河里。于是,我的母亲河里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废物:食物残渣、动物遗骸、羽毛球、塑料袋,废纸等,它们都堆积在小河里。所以,河水慢慢变成了深褐色,我的同伴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我却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这样的折磨对于在母亲河重获新生的我而言无疑是种折磨,我拼尽去全力想要逃离这里,可是怎么也逃不开。与此同时,心里有个声音每时每刻总在提醒着我,不能无情无义背弃自己的母亲河,因为,没有她就不会有现在还活着的我。在这样的情形下,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在精神崩溃的边缘挣扎着。

 

就在我先想要选择利用自己短暂的记忆来忘记这一切的时候,有天使飞来,她让我学着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母亲河,一味的逃避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同时,让人们认环境及母亲河对他们的重要性也是必不可少的,只有人们自觉爱护身边的一切环境,母亲河才能美好如初,大自然才能永葆青春。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人们的生活在潜移默化中或许受到了影响,也或许是有着粉红色爱心的人同情起了我们死去的鱼儿的尸体,人们提出了河长制的政策,即:河流水质改善领导督办制、环保问责制所衍生出来的水污染治理制度,目的是为了保证河流在较长的时期内保持河清水洁、岸绿鱼游的良好生态环境。通过河长制,让本来无人愿管、被肆意污染的河流,变成悬在“河长”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中国“水危机”严峻的当下,应该是一个催生河清水绿的可行制度。至少有了希望,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了很多倍。我也会坚定自己的信念,陪我的母亲河一起带着希望一直走到未来闪光的那一天。

 

随着河长制的推行,凉山州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逐渐增强了自己的环保意识,提高自己生活素质,我的母亲河也开始起死回生,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她会恢复往日的生气 。当然,凉山州的河流众多,天使河只是其中的一条,未来的河道治理之路还很遥远,但持之以恒必然大有改观。据悉,到2017年底,凉山州州各县(市)全面建立河长制。由州、县(市)、乡(镇)、村四级河长、河长办构成的组织体系全部建成。到2020年底,全州水功能区水质将会全部达标,城镇黑臭水体全部消除,非汛期全部实现清水河道。而到2025年底得时候,全州河流防洪安全体系基本建成,矿山污染、工业污染、农村面源污染、城镇乡村生活污染得到有效控制,基本实现水清、岸绿、河畅、景美的新河貌,建成水生态文明的新凉山。等等一个水生态文明的新凉山建成的时候,我最亲爱的母亲河也一定朝气蓬勃了。那时候应该是“深苑庭水溪,残阳卷尘来,锦鲤相嬉戏,空若无所依”的情景了吧。

 

那一年的大雨让我幸运地认识了我的母亲河,而现在的河长制让我看到了母亲河的希望未来,坚定了保护她的信念,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凉山州未来的水域环境将像凤凰涅槃,重生之后才更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