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东河涨水时

2018-03-31 11:0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西昌市 徐文龙


淅淅沥沥,叮叮咚咚,噼噼啪啪,滂滂沱沱……

 

雨季一到,古城西昌的东护城河又是洪水暴涨的时候了。

 

东河从重峦叠障中奔流而来,穿越西昌城东,注入邛海的外流河一一海河,然后合为一股巨大的力量涌入安宁河,奔向浩浩荡荡的金沙江,汇入蔚蓝色的大海。

 

东河发源于昭觉县解放沟区碗厂乡,毛节韧甲山及燕窝塘等处,先向北流再转而西去,汇合四十余道溪流穿西昌城而过。中游地带沿岸尚遗存清道光20~28年各山的汉族石墓和倒毁多年的屋础。当时这里可是森林茂密、郁郁葱葱。据百岁老人介绍:东河过去仅是一条宽约二尺,清澈见底、淙淙流淌的“芦林沟”。

 

清末、民国以来的乱砍滥伐,刀耕火种, 致使地力日减,水土流失。小水沟逐渐变成一条洪水泛滥的害河。每到雨季,滔滔浊浪犹如下山的猛兽,作恶多端,百姓叫苦不迭。据资料记载:1893年西昌城教场坝“晒白条”,洪水冲死居民 1000多人,冲毁五条街,200余间房屋,数万亩良田颗粒无收……到了解放初期也还有两次堤毁人亡的事件发生。东河,流着心酸的泪水。

 

新中国建立以来,人民政府依靠群众在东河流域挖沟引水,灌溉良田。同时混荞种草,扦插白杨,栽下片片绿荫。飞机在两岸群山撒播下万顷碧绿,防风固沙。还成立了专门的管理机构一一河管会。并在东河改造建起了数级发电站。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努力,终于改变了东河过去“山上冲光,地上遭殃”的旧面貌。前些年,暴涨百年不遇的洪水,尽管浊浪滔滔,但恶龙已失去往日的威势,两岸群众和房屋安然无恙……

 

目前,东河在西昌城区内的河段、河堤又经过整治拓宽,铺成平坦的水泥大道,种植了花草、树木,增添了必要的设施。白天是热闹的沿河集市,黄昏则变成人们悠闲散心的天然场所。五彩缤纷的灯影下,老人和孩子们在这里散步嬉戏,对对情侣则把对新生活甘甜的期冀倾吐给河水、河风……数道横跨东河的大桥沟通着南来北往的人们,东河化为了一首力量的青春之歌。

 

啊!又是东河涨水时。我站在东河的胜利大桥上,心潮像滚滚东去的河水。在历史的长河里,东河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涓涓细流,但它的历史却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的变迁,人类的进步,西昌的繁荣,明天的憧憬。

 

市园林处的同志告诉我:东河下段的顺河茶厅、棋园和花卉展室等近期就要开工了。眺望这条日新月异、流淌着希望的东河,我浮想联翩……

 

古代思想家荀子说过:人定胜天!是的,人定胜天。

 

但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才胜了天?我的心海翻起了远胜东河更为滔滔不尽的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