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还流越西河

2018-04-01 11:18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越西县邮电贝尔小学 王华

 

一条水泥路蜿蜒向前,不太宽敞,只够一辆小车通行的。两旁一人多高的围墙顺着小路的走势不断延伸,直至拐弯处将小路悄然隐藏。走在小路上,路过一个个粉刷得雪白的小院,不时从里面传出“汪、汪”的狗叫声,偶尔从眼前飘过红的、黄的色块,那是不甘寂寞的果树从墙里伸出的枝条,坠着将要成熟、已经成熟的果实和甘为陪衬的绿叶、黄叶,这里是我的老家――越西县新民镇老街,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每次回到这里,总是能让我浮躁的心回归平静。

 

这条水泥小路其实不长,顺着它向前走十来分钟,就到了尽头。这时,你会恍然以为来到了山顶。放眼望去,大地就在脚下,怒放的油菜花呈现耀眼的金黄色,被田坎、小路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偶尔夹杂着一块绿绿的小麦田,让人不自觉地想到斑斓的油画。清澈透明的越西河缓缓地从这金黄的油菜花中穿过,到了近前,折而向东形成了一个大弯。从记事起,这个大弯就被新民的父老乡亲称为“阿弥陀佛”,至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实在无法考证。记忆里,这里一直是家乡小孩们的“欢乐谷”。

 

我的家就在老街,从老街到“阿弥陀佛”并不远,水泥路的尽头刚好有一条下坡的土路,从土路下到坡底,跳过几个小河沟就到了。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好玩的地方,怎能少了我和邻居小伙伴的足迹?

 

要说河弯的“阿弥陀佛”在一年中哪个时节最热闹,那一定非炎炎夏日不可。放学了,趁大人不注意,书包一扔,东家串一下,西家嚷一嚷,不一会儿,六七个成员的小队就成立了。大家伙儿你拿一个橡胶圈,我拿一个车内胎,穿着小背心小短裤,一边叽叽喳喳地笑着闹着,一边迈开大步向河边走去。常常在路上遇上几个装备相同的小队,大家总要急行军一阵,都想把对方甩掉,率先到达河边,抢占有利位置。河边这时正是一片热闹景象,个高、有劲的初中哥哥们在河里扑腾着,狗刨的、蛙泳的、仰泳的,嗬,会的样式还真不少,有那自恃功力非凡的,两个、三个约在一起划下道来,听得一声呐喊,奋力向对岸游去。别看人多,扑腾的厉害,这河水可不见浑浊,那红的、蓝的泳裤还能清晰可见。我们个矮、年龄小的可不敢到河中间去,胆战心惊地套着橡胶圈在河边走一圈,头发都没打湿就赶紧地上了岸,岸上的沙滩才是我们的最爱。沙滩上的沙很干净,不见杂质,更不要提任何杂物。我们就着沙滩边的一条小沟,用心的砌着城堡,城堡当然没有如今沙雕作品的万分之一好,可看着像模像样的“建筑”慢慢立起来,内心的成就感就别提了。偶尔有一条不开眼的小鱼从小河沟里游来,小伙伴们不由地大呼小叫起来,争先恐后地用小手去抓,用沙去围,要是谁幸运地抓到了,马上乐呵呵地挖开城堡做个小池子养起来。当然,这样和谐的场面,也会经常被打破。大人做农活回来,发现自己的孩子不在家,最先找的肯定是这里。到了这里,出其不意的揪住了耳朵,屁股蛋上先来两巴掌,再拖着往家走去,临了,不忘说一句:阿弥陀佛,河神莫怪。

 

考上师范学校去外地读书,直至参加工作很多年后都再没去过“阿弥陀佛”。直到五年前带着自己的孩子回家乡探亲,正好是炎炎夏日,不由就想起了儿时的乐园,一时兴起,带着孩子来到了河边。越西大河还在田野里穿行,经过这里折而向东,形成一个大弯。然而,预料中的热闹场景并没有出现,河边没有一个人影,河水浑浊不清,沙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淤泥混合着油纸袋、垃圾袋,我的孩子捂着鼻子不停地催促离开。乘兴而来的我,败兴而归。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真是万众归心,我不由得期待起儿时清澈透明的越西河重现。

 

2017年,凉山州全州积极行动起来,按照“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凉山”的重大部署,全面推进了河长制,坚决守护绿水青山。越西县积极响应,建立四级联动“河长制”,号召全县干部职工、学生、志愿者植树造林、治山理水;关停违规排污、非法开采的企业,实行严格的生态保护和修复措施;垃圾管理、污水处置、农业面源治理、节能减排、清河行动……一系列有效举措一一展开,“共护母亲河”成为全县各族儿女的共识。

 

我相信,有了护守的河长、有了大家的参与,家乡小孩子们的“欢乐谷”将不会再消失。我仿佛又听见了那欢快的笑声、使劲的扑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