嶲水东流

2018-04-01 11:19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越西县越西中学 李兴春

 

大凡有江河的地方,总有文明诞生,也总会滋养一方生灵。黄河,孕育了中华文明,诞生了甲骨文,绵延五千年;幼发拉底河,横贯南亚大陆,诞生了世界最早的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在这里出现了楔形文字,影响了以后的欧洲文明。亚马逊河、尼罗河、多瑙河……让我们看到了江河对文明的孕育,对生命的哺育。

 

当然,不是只有出名的江河才能孕育不凡的文明,但凡有水的地方定能诞生独具特色的文明,或直接或间接地促进大文明的发展、延续、壮大,如毛细血管的作用一样。在大凉山北部的越西,有一条平凡的河叫越西河,它发源于小相岭下的大花乡,在小孤山下的两河口与观音河交汇,常年昼夜不息,碧波滚滚,一路向东穿山越谷汇入大渡河,流入长江,奔向太平洋。

 

在大凉山,能像越西河这样哺育三十多万人口的河流并不多,正是它常年不辞辛劳地为两岸百姓送去了甘甜的河水,用以灌溉和生活。在观音河的源头有一个小湖叫水观音。历史上,人们叫它细鱼洞,传说文昌帝君张亚子在此处修行落难被观世音菩萨解救,当地百姓为感谢观音救苦救难的恩泽,从此把这个湖改名叫水观音。张亚子在得救成仙后,骑着驴特云游天下,将劝善行德的精神播撒到天下,影响深远,故而有南文昌北孔子之说。如今每年的二月初三文昌帝君诞辰时,中所水镇还要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来缅怀这位先贤圣人,在全国各地,你都能找到文昌文化的踪迹。

 

水孕育了文化,滋养了生灵。春天,越西河谷的两岸是最美的,在南风的吹拂下,几场春雨过后,由南向北从大花乡、马拖乡、大瑞乡、丁山乡、越城镇、河东乡、大屯乡,绵延几十公里成千上万亩油菜花次第开放,好似被群山硕大的花篮装载其中;又似一幅漫长的画卷,画面上堆满了金黄、淡黄、橙黄,在绿柳、碧水、白鹅的映衬下显出十二分的热度,在春阳的照射下油菜花在蒸腾发酵。突然有一天,这画卷被燕子的尾尖划破,于是菜花钻进屋后漫上山岗,蜜蜂群聚追逐。那菜花的金黄与天的湛蓝霎时交融在一起,让人有目眩飞升之感。这时,大街小巷,门前屋后,无不弥散着浓郁的菜花香,让你的每个毛孔都感到蜜的黏甜,感到生活的甜蜜。最妙的是,桃树被枝下的情话羞得满脸绯红,忍不住 “扑哧”一笑,于是灿烂了一片山坡;村寨里的梨花也竞相开放,如同白云飘在屋顶。

 

传说越西的“西”字最早的写法是“嶲”,为汉代司马相如所造,他为什么会造这个字呢?原来,建元三年(公元前135年)司马相如秉承皇命“通零关古道,桥孙水以通邛都”(《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到这里后,他看到,山色四围,中有凹地,景色绝佳,于是造了由“山”、“佳”、“凹”组成的“嶲”字,他因越过这嶲水去设置邛郡,因此把这里称作“越西”。1935年,为吸引国民党主力部队的注意力,左权、刘亚楼、张爱萍将军带领一支红军队伍沿着越西向北急进,确保了中央红军顺利在安顺场渡过大渡河,跳出了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当时越西700余名彝汉同胞参加了红军队伍北上抗日,正如越西河汇入大渡河一样。一条河不经意间和历史搭上了边,留下了千古美谈。

 

据老一辈人讲,越西河在旧社会是非常宽阔的,从东山脚一直到东城门口,宽达数百米。为什么会这样呢?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吏治腐败,为官者不为民,不疏浚河道,不建河堤,夏秋雨季,洪水泛滥,于是所到之处都变成了河道,百姓苦不堪言。越西河畔土地肥沃,光照降水充沛,那时的官吏和地主为了牟取暴利竞相种植鸦片,使百姓惨遭毒害。黄炎培先生曾取道越西前往昆明开会,路过越西时留诗一首:“红红白白四望平,万花捧出越西城。此花何花不忍名,我家既倾国亦倾。”他那时是被包围越西城的罂粟花所惊吓,晚清政府即为祸国殃民的鸦片所毒蚀,而民国时的官员竟然不制止,反而让这毒株肆意种植,民国政府之腐败于此可见一斑。

 

如今,越西河经过疏浚整治被驯服,焕发出新的旺盛的生命力,蜿蜒东流,两岸的河堤美丽如画,滨河公园内游人如织。远山上的彝家新居雪墙蓝瓦、彩檐飞角,把山点缀得更美了。遇到雨霁霜晴,阳糯被雪,一条炊烟,几缕浮云,三五飞鸟,更是让你感到如在画中游,顿时忘却那红尘烦扰。正在修建中的成昆复线沿河相伴,一路向南,那恢宏气势与嶲水之柔美交相辉映,相映成趣。

 

老子《道德经 第八章》中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想来,2500多年前的老子也是受到水的启发才有了这番感慨的。我们现在更是清楚地认识到水是生命之源要珍惜它,更应该学习水的精神,为人,为事,为政。

 

嶲水东流,不舍昼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