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水静心

2018-04-01 11:2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越西县越西中学 李兴春

 

上善若水,是说极大之善莫过于水,而能长时行善的金马山下的水观音则是上善之善者了,大善即大美,她是越西人心中的上善圣地。

 

金马山下的这汪清泉之所以被称为“水观音”,大概意取水之无所不能,水之解苦救难,似神话中的观音菩萨救民于苦难一样。中国大小湖泊、高山峡谷多矣,用观音来命名山、命名人的就多,但用来命名湖泊的在百度中仅有越西的这个小湖——水观音,可见它在越西人心中的地位之重,之高,之圣。

 

幼时至今,去过水观音多次。春天,草长莺飞,湖水清澈,水位降低,白沙与绿苔、水草相映成画,时有游鱼出没其间,更美的要数山坡上金黄的菜花、粉红的桃花竞相绽放,其影映入水中,人就像在画中游,竟成了画中一景。夏天,湖水满溢,整个就像一块巨大的温宛的碧玉,飞泻的流水挂起了飞珠溅玉的玉帘,轰隆的水声淹没了一切,心中只余生命的厚重与飞扬。秋天,岸边的白杨叶黄,树皮银白,随着片片黄叶的翻飞,水观音好像一位沉静的隐士,如陶潜一样的悠闲、自得,铮铮的湖水声像奏响了古筝,动人心弦,顿觉心清目明,山高水远。冬天,湖水水位消退到了极低,游于西边山脚,可见大大小小的泉眼正汩汩地涌出清流,湖水变成了文静的小家碧玉。水观音四时之景不同,四季之色各异,不同的人自有不同的体验与收获。

 

邂逅水观音之美是在三年前夏季的一个傍晚。那夏,降水多,湿度大,夏天的浓绿笼住了四野,早晚凉爽的天气适宜消暑休闲养生。那是一个晴天的傍晚,我来到水观音,此时落日熔金,一地夕阳,水观音的湖面上升腾起一层袅娜的白雾,围着山脚弥漫开来,似牛乳一般洁白,又如白纱一般轻柔,落日的倒影点燃了湖底世界。金马山此时像与大地分离了一般,飘飘然似将离我而去,犹如海市蜃楼,又似南海蓬莱仙山。刹那间,我的心被此美景紧紧攫住,没有言语,只有痴痴地看着她。也许仓央嘉措的诗可以诠释此种心情,“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美是可遇不可求的,美是可以发现的,停下你匆忙的脚步,只要你有心,心中有善,便有了美,世间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感受美的心。

 

曾经听我校已故的郑开业老师说过,很早以前,水观音湖畔种有一种高大的树,树上会开出硕大的花朵,春天花瓣会撒满水面,那是在等待人们的到来。树是云游的和尚带来种上的,佳山良水让和尚留了下来。他建庙传经,授道布善,香火极旺。后来,人们听说这种树的皮可以治病,树皮被扒了,树也就死了,僧人圆寂后庙破败了。再后来,到了那个红旗漫天,大字报满街,秩序被颠覆的时代,一群热血冲昏了头脑的红卫兵破四旧一把火点燃了庙宇,满湖的火光,障天的浓烟,山脚只余一堆灰烬。虽遭此劫难,水观音的水依旧清澈如碧,不喜不悲,只添了几分落寞,她仍一如既往地哺育着雟水河畔的人们。现在时有善男信女常于山石下焚香祈福,杂草丛中石刻模样的庙柱基座隐约可见。人们本因信善而建庙,人们本因感恩湖水的大济苍生而顶礼祭拜,却又因一念之差伤了善。

 

其实,像水观音这样默默无闻,鲜为人知的湖泊又哪里数得完呢?阳糯雪山上的长海、红海、蓝海……虽遥不可及,但仍竭其所能地哺育着岸边的一切生物,耐住了寂寞,抵住了诱惑。其实,世间万物皆可用,能据性发挥作用,便不枉来世一遭。

 

璞玉在心,何愁不见光彩。参天大树固然令人仰慕,然而小花小草也很可爱;巍峨的大山固然壮观磅礴,可支撑它的基石也令人敬佩;浩瀚的大海由无数水滴汇聚而成,静谧的夜空由无数星辰装点而美。当拿破仑说他比阿尔卑斯山高大时,是因为他身后有无数的法兰西士兵,否则他连一棵树也不如。

 

我们时常抱怨自己生不逢时,常常抱怨怀才不遇,常常感慨壮志难酬,于是我们的时间在抱怨、指责、猜忌中流走了,到了两鬓斑白,我们的手中空空如也,只余一根苍白的生命线。与其抱怨,不如实干;与其指责,不如和解;与其猜忌,不如携手。活在当下,把握眼前,岂不更好?

 

像水观音一样,不论四季变换,不论阴晴雨雪,不论风起花落,她总是一言不语地奉献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观水实则观心,临水实以静心。静下心来,你才能听到心的声音和看到心的方向,才能经受住生活的冲击和考验。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临水以静心,幸福定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