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在远方

2018-04-01 11:41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越西县越西中学 郭伟

 

当人们一次次远行时,我却来到了水观音。

 

“他一天要去几次。”妻说。

 

“天天水观音。”女儿说。

 

虽然有些夸张,但我的确是经常去水观音的。究竟是为何,我也说不清楚。我绝不是去寻找,也不是去探访。我更像是去赴一个永远没有结束的约会,没有理由,身不由己。

 

我是个土包子,一个已无心追逐远方的“老宅男”。

 

有时是在凌晨,看她绕着一条白纱,半遮面庞,似有羞怯。那时,太阳正从东方升起,万道霞光直射过来;观音水轻轻涌动,刚刚复苏的力量潜滋暗长,猛然跃过阐坝,奔向远方……

 

有时是在正午,游人寥寥,甚至只我一人,围着她绕行。山水相依,花木葱茏,然而水观音静得出奇,仿佛也在午眠一般;此时,文昌大庙送来袅袅钟音,轻轻洒在潭水的中央,与一条小鱼儿的梦想正好吻合,然后向四周一圈一圈的微漾着。

 

月出东山,我们从丁山桥这边沿着河道慢慢踱上去。今天的观音河自然人文浑然相融,相得益彰。清风徐来、流水潺潺。我们小声谈着话,脸上写着如水一般清澈和凉爽的笑意,享受着人间的至福。月色如水,星光点点。

 

有时,停下来,整日无心,坐于碧潭水边,看细雨在水面上密密的斜织着,想象身着白色衣裙的观音忽然站在水的中央。此时,你无需企盼,无需忧虑,无需考虑下一站倒底身在何处,让身心渐次消融在青山绿水之间。虽然少了些跌宕起伏的情节,少了些宏大壮美意境,少了些刹那即逝的惊喜,少了些相见恨晚既见又悔的偶遇,但却觉得是个自由的人、纯净的人。

 

然而,先贤文昌终于还是飞升而去,只留些遗踪和口耳相传的故事在观音水旁;丁山石桥虽然深印着当年古道上日夜兼程的马蹄足迹,但却留不住马帮铃声和人们对远方的渴望。

 

历史或人生其实就是一个轮回,帝君生前或许也曾惦着观音水和金马山吧,惦念着生养他的故土?马帮走得再远,还是要绕回家园。

 

总要踏寻千里,才能了悟人生的幸福其实不在彼岸,不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