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湖,让“河长”护你山水长青

2018-04-01 13:1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雷波县马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局 胡仁会

 

亿万年前,你带着西部沟原始森林的纯净,携着箐口山竹根的清甜,怀揣万物最质朴的问候,汇聚于一潭烟波渺渺的清池,湛蓝碧透、洁净无瑕,隐逸世外,不事烟尘。

 

岁月辗转,时光缱绻,在某个风郎气清的日子,不知哪位寻仙求道的老者,步入其中,留恋沉醉,把雪白的叱马遗在了你的身边,水波无澜,倒影无痕,惊艳了你胸膛里年轻的龙,一段神秘的传说从此流传,温暖了时光,照亮了岁月。从此,你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马湖。

 

初次见你,是群山披纱,烟缭雾绕的隆冬,在飞驰的汽车上只来得及与你匆匆一瞥,车内回响着“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的旋律,而我怀想你就是那“蒹葭苍苍”的所在,三岁的小儿趴在车窗边,一遍遍喃喃道:好漂亮!

 

与你朝夕与共的日子,才来得及聆听你的故事,触摸你的肌肤,感受你的悲欢,畅想你的未来。

 

你就是爱情最美的见证。在你软软的柔波里,一定有俊俏清纯的小伙荡着轻舟,去寻觅彼岸那隽秀婀娜,清新若雪,杜鹃花般明媚的女子。一定有那水湄佳人,以水为镜,把眉间的浅笑,融于清浅的时光,只为等待心上人的到来。不然,那摇曳的小舟为何穿梭不止。不然,那湖岸的梳妆台为何至今屹立不倒。不然,那“英姿美女立湖湾,波光粼粼半月圆,游人信步登仙境,疑是嫦娥下凡间”的诗句为何吟唱不绝。

 

你就是美谈诞生的圣迹。公元225年,蜀丞相诸葛亮率众南征,与彝帅孟获两军相交,相战,相和于此,留下“七次和谈,为一方百姓”的美谈。相较“兵不血刃”的运筹帷幄、“一将功成万骨枯”惨烈悲壮,你留下的是“一壶浊酒喜相逢,惯看秋月春风”的云淡风轻、“往之不谏,来者可追”的旷达高远。是你的柔情似水,把战争化成一抹淡淡的烟云。

 

你就是时代最真的烙印。当轰轰烈烈的旅游大开发惊醒沉睡的你,万山千山的跋涉,只为一睹你的芳容。可他们并不都是虔诚的朝圣者,猝不及防地,你清俊的皮肤被撕开了狰狞的口子,你清澈的眼睛里被扔进了肮脏的沙子,一行行清泪黯淡了你的容颜。

 

这样怎么可以?你辛勤哺育的儿女不允许,你可是母亲湖啊!他们还眷恋你曾经的澹泊温情,他们还要永远追随你的似水禅心,他们还要无数次地邂逅你的温暖从容。他们永远惦记你柔波里招摇的莼菜、回味你手心里捧出的鲜美的鲶鱼、遥想你身旁的青山上长出的鲜嫩的竹笋。不论他们身在何方,你都是最美的乡愁、最深的依恋。在淡若晨风、袅袅婉转的时光里,他们惟愿子子孙孙,永享你的庇护,永受你的福泽。

 

一声惊雷乍响,锣鼓喧天,“河长”率着爱你的儿女们来了,大旗招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马湖”,大刀挥舞:“四级河长全覆盖”“生态统筹、预治齐抓”,大有成效:“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我看见你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河长”,将守你长青,护你永宁。

 

再一次依偎在你静静的臂弯,身边的小儿已经五岁。“马湖美不美?”“美!”,“爱不爱?”“爱!”。我知道,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