邛海往事

2018-04-01 14:00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宁南县卫计局(宁南县人民医院) 杨婷


我出生在小渔村,从小吃着邛海里的鱼,吹着邛海的风,光着脚丫在邛海的沙滩上跑着长大。我的祖祖辈辈都怀着感激之情享受着邛海的馈赠。

 

从记事开始我总喜欢依偎在奶奶身旁,津津有味的听奶奶给我讲关于邛海的传说:很久以前,邛海还是一座城市,城里到处都是金璧辉煌的城堡,经过这里的车辆络绎不绝,人群川流不息,这里的人们过着和平、富饶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一位外乡人急匆匆的敲着门说:“快离开这里,洪水要来了!”过惯了安逸生活的人们满脸疑惑的看着这位陌生的外乡人焦急地告知一家又奔向另一家。大家聚在一起议论着,谈笑着,有说外乡人是神经病的,有说他是疯子的,没有一个人认真听他的话。“昨晚一只老乌龟给我托梦了,让我赶紧离开这,地震要来了!”外乡人狂吼着。人们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一散去,依旧过着往日的生活。几天后,只听一声巨响,地动山摇,顷刻间不知从哪里来的洪水从远到近慢慢吞噬着这座城,哭喊声,求救声此起彼伏,最后都淹没在了洪水中。奶奶说,外乡人就是那只老龟,现在还住在青龙寺那片最深的海域里。每次我坐着爷爷划的木船从青龙寺经过的时候都会害怕的抓着大人的手,担心那只老龟突然从海里钻出来。

 

我和妹妹从小读书都比较争气,现在也各自都有了稳定的工作。每每听到别人称赞我们的家庭教育好,父母不易的时候,妈妈总是感慨的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多亏了邛海,我们才能将她们两姊妹拉扯大啊!”是啊,从小到大我们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邛海。爷爷和爸爸都是地地道道的渔民,他们练就了精湛的捕鱼技巧和游泳、划船的好本事。那时候,猪肉太贵了,爸爸就隔三差五的到邛海捕来各类品种的鱼虾给我们解馋,鱼肉的口感和营养完全不亚于猪肉,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我们全家还是钟爱吃邛海的鱼。

 

小时候邛海还是我们全家的生活来源。每年10月份开海捕鱼期,村里的渔民都会划着自家制造的木船出海捕鱼。渔民们为期半年的捕鱼期都在渔船上度过,晚上撒网,早上就载着满仓的成果上岸。家里的老人、妻儿会早早地带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挑着罗兜满怀喜悦的等在岸边。渔民们你追我赶都想尽快将一船船活蹦乱跳的鲢鱼送上岸,好让家人拿到集市上卖个好价钱。秋冬暖暖的阳光洒在渔民黝黑、健壮的身体上,他们像一排排等待检阅的士兵,脸上写满了自豪。家人们在岸上兴奋的吆喝着,等船一靠岸就敏捷地跳上船将饭菜递给渔民,开始麻利地把鱼按大小分好,装进罗兜,妇女们挑起沉甸甸的罗兜有说有笑的奔向市场,孩子们就蹦蹦跳跳的紧跟在大人身后。妇女、老人和孩子们渐渐散去,邛海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剩下一个个渔民,或坐在船尾抽着烟,或躺在船上尽情地享受着暖暖的太阳。当他们望向湖面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是满足而喜悦的,因为这美丽的邛海里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

 

邛海也是我们儿时最好的“游乐园”。生长在邛海边的孩子个个都是游泳、划船、摸鱼、摘海菜、摘菱角的小能手。炎热的夏天,我们就泡在邛海里嬉戏、打闹一整天。饿了就在沙滩上生火煮鱼、煮海菜,调皮的小伙伴还会偷来领居家的玉米饱餐一顿。渴了就把船划到海中央,用手捧起甘甜的海水尽情的喝个够。父母们常常会担心我们的安全,晚了不回家,也会随手捡起一根细木棍跑来邛海边“撵”我们回去。每次看到那些不是丢了一只鞋,就是丢了衣服的小伙伴被家长的细木棍打在身上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都疼,心里暗自庆幸:明天我一定要看好衣服、鞋子,免得被海水冲走了,挨打的就是我了。

 

前几天放假回去,听说爷爷又去邛海捞垃圾了。爷爷真是个闲不住的人。现在邛海的旅游业发展的越来越好,村里的人都在邛海边开了小店或是摆了小摊,全国各地的游客慕名来到邛海旅游,各种各样的垃圾也被或多或少的留在这里。年迈的爷爷看在眼里,每天早上吃了饭,他就会划着那条小木船,抽着老水烟在邛海里穿梭者,看见有垃圾飘来就用绑着竹竿的网兜将垃圾捞起,就这样日复一日不计回报的坚持了好几年,爷爷说他要一直做到动不了为止。爸爸说以后他会接过爷爷的小船继续干,因为,邛海给于我们的太多、太多......

 

近年来,河长制在全国得到了全面推广,西昌市委市政府不断加大对邛海周边入湖河流治理工作,大力开展清河行动,邛海湿地建设,使水资源更趋稳定。看到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海鸥成群结队的飞来,鱼儿在清幽的湖水里上蹿下跳,爷爷开心的说:“邛海又回来了,希望它一直是我记忆中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