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小河入梦来

2018-04-01 14:04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会理县第一中学景庄校区 马世权


我老家的小地名叫三道沟,顾名思义,就是这个地方有三条沟渠。三条沟渠的溪水缓缓地从老家的房前屋后绕过,孕育着周围三个村27个生产队的土地,滋养着这方土地上的人们。三条沟渠的源头就是我家大门前几百米外的那条小河。

 

儿时的记忆里,故乡的小河名叫城河,清清的河水沿着蜿蜒曲折的河道欢快地从上游款款而来。河水一年四季静静地流淌,流淌出童年一幅幅美丽的季节图。

 

春天,小河边的小草绿得最早,我和一群小伙伴把牛赶到河边的草坪上放牧。坐在绿草如茵的河滩上,碧水,青山,草地,蓝天,阳光下的牛群,这是一幅多么美丽而又充满诗意的图画。

 

秋天,小河里的水少了,我们拿着撮箕追赶带花纹的小鱼,捕捉滑溜溜的泥鳅。傍晚,踩着夕阳,把一盆鱼儿晃晃荡荡的端回来,放养在我家大门旁边那棵大树下的池塘里。

 

小河最热闹的时节,当数夏季和冬季。

 

夏天,我和小伙伴们把牛群赶到小河对面的南山去放牧。太阳西斜,我们便赶着牛群下山。来到河边,奔走了一天的水牛,犹如干渴的鱼儿得到清冽的泉水一般,浸泡在小河的水塘里,快活地喘着粗气。 我们几个男孩子把衣服脱下丢在河滩上,“扑通扑通”跳入河水中痛痛快快地洗澡、打水仗。

 

冬季是农村每年兴修水利的时节。社员们已经度过了一段轻松愉快的农闲时期。生产队开始组织社员在河里筑坝,把河里的奔腾的水流拦住,让它归顺地进入河岸边的沟渠,灌溉大片的田地。

 

筑坝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沿河的几个生产队的社员组成一支劳动大军,共同出工出力来完成。按四老爹的说法,这个活路是一年中农村里的头等大事,从开工到结束,历时一个月左右。

 

四老爹是生产队队长,他身材魁梧,做事雷厉风行,说话简洁明快,一开口便声如洪钟。全村四十多户人家一百多号劳动力都愿意听从他的指挥。出工时,四老爹走出院子,站在我家大门前的大树下提高了声音喊道:“社员同志们,出工清理沟渠去喽。”不一会儿,队里的劳动力便带着农具陆续从家里走出来,投入到一天的劳动中。从今天的河道管理的体制来说,生产队长也是河长,四老爹带领社员守护着家乡的这条小河,梳理河道和沟渠,治理家乡的这条小河。

 

每年涨水的时候,上游冲来不少的木柴和杂物,淤积在堤坝中,冲进沟渠里,四老爹便安排人轮流站在河边,打捞河流中和沟渠里的各种漂浮物。

 

到了冬至这一天,是几个生产队相约筑坝的日子,四老爹便站在我家大门前的大树下高声喊道:“社员同志们,今天一起到河里筑堤打坝去喽!”社员们早已经准备好竹子编织的“拦龙”和稻草编织的草帘。一时间,几十条“拦龙”几十张草帘被社员们抬着向河坝走去。每一条“拦龙”几十米长,每一张草帘子十多米宽,看上去颇有气势。来到河坝里,男女社员一起上阵,女社员们负责把河床里大大小小的石头搬来堆在河床上,工作相对轻松一些;男社员们负责抬石头、挑石头,这是一项拼体力的重活。

 

几百号人聚集在一起,寒冬里的小河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冬日的太阳把大地烤得暖暖的,我们一群小孩子也凑热闹来到河坝里,在宽阔的河床上搬开有水迹的鹅卵石,寻找一种名叫爬沙虫的小动物,体积比大蜈蚣更肥大,放在柴火里烧烤,酥黄干香,不仅味道鲜美。

 

十多天过去,大大小小的石头在小河床上堆得像小山一样高了,工程便进入了最后的筑坝阶段,十几个身强体壮的男社员被挑选出来,他们准备下到水里施工,拦截河水了。

 

冬季的河水冰凉刺骨,四老爹早已叫人买来几坛烈性白酒放在河滩上,坛子用红布封着。酒碗已摆放开来,四老爹揭开酒坛的红布,提起酒坛把酒倒满。男人们脱下外衣裤,只穿一条短裤,端起酒碗“咕咕咕”一饮而尽,身体发热后,他们犹如壮士上战场一般,抬着长长的“拦龙”,雄赳赳气昂昂地跨入齐腰的河水中。

 

他们先把“拦龙”沉进湍急的河水里,然后便不断地往拦龙的“空腹”中放进一个又一个的大小石头,直到塞满,接下来又在上面放上一条新的“拦龙”。河床上的人们排成一列一列的长队,把石头一个接一个的传递到河流中,把草帘一张接一张传递到河水中。草帘沉下水,堵上沙土,水位慢慢升起来,清清的河水把壮士们冲得像鱼儿一样摆动。这时,劳动大军中不知是谁带头喊起劳动的号子:“筑堤打坝哟,大家齐用力哟,嗨嗬嗨嗬……”大家跟着一起大声喊起来,号子声响彻河谷,场面显得非常壮观。

 

河里的流水终于在堤坝的拦截下,水位渐渐升高,直到流进沟渠。一股清澈见底的溪水“哗哗”地顺着几十里路程的沟渠,一直流向灌溉区域。我们一群小孩子,总是好奇地想跟溪水赛跑,比一比谁的速度快,跑啊,跑啊,等我们回到家中,水早已进入我家房前屋后的三条沟渠了。

 

故乡的小河就是我们的母亲河,她伴随我的童年和少年慢慢流逝。长大之后我远离故乡在外求学和工作,一晃就是几十年,故乡的小河不时闯入我的梦境,那些曾经的爬沙虫,水碾房,戏水声,号子声,伴随着“哗哗”的水流声,在心头不断萦绕。

 

今年三月,我再次回到故乡,伫立小河边,欣慰地看到,河长制的推行,各项河流保护的措施落实,让春风沐浴中的小河更美丽了,河水更清澈了,水流也更欢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