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那条癞子岩河

2018-04-01 14:06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会理县教育局 彭万香

 

我的家乡在会理县最南端的一个小山村,村头有一条河,叫癞子岩河,河水极其清澈,终年哗哗地流淌着,河床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滑石蹁,平平整整的,可以在上面睡觉,也可以在上面玩耍,石缝里有野生的鲫鱼和石蛙,还有浅浅的青苔……

 

老人们常说这河里住着癞子菩萨,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它就会“问人”,就会浑身长满疙瘩或痱子,奇痒无比。我们小孩子是不信这些的,得空总喜欢邀约着到河里去玩耍,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全都光着脚丫,挽着裤腿,散布在小河里,捞青苔,抓小鱼,捉螃蟹,逮石蛙……那时候,家里没有多余的盆盆桶桶供我们玩耍,我们就在小河边筑起小小的泥坝,把抓到的鱼儿、螃蟹放在里面。石蛙是很肥硕的,又会跳,不能直接放在里面,要用山崖上垂下来的常青藤绑了脚,栓在石头上才行。癞子岩河里的螃蟹和别处的不一样,个头很小,颜色和石头一样,都是灰白中泛着青色,小小巧巧的,特别可爱,它经常在浅水处活动,只有下雨天,才会顺着石缝爬到滑石蹁上来,它的钳子很长,很硬,如果不小心被它夹到,会很疼。

 

癞子岩河里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就是用白耳巴泥做玩具。这里的白耳巴泥黏性很好,可以用来烧制碗和坛子等陶器,我们小孩子不懂那些复杂的工序,统统都是先把泥和稀,然后像揉面一样反复地揉,等揉到一定程度,再找一块平整的滑石蹁,把泥放在上面反复摔打,等摔打到韧性十足的时候,再根据自己的喜好做玩具。我们最爱做的是小“吹机”、小汽车、拖拉机和水牛,做好后要放在山崖下的僻静处晾几天,等水分干了再拿回家去,放在锅洞里,边煮饭边烘烤,烘烤过后的白耳巴泥会变得很牢固。我们最得意的作品要数小“吹机”,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是先把它做成小猫、小狗、小手枪的样子,然后根据口哨的制作规律把中间部分掏空,留出小口,再用树枝和小刀刻出花纹,烘干后,对着口子一吹,它就能发出各种各样的声响。

 

黄昏的时候,大人们从地里回来,生怕自家的小孩撞上癞子菩萨,放下锄头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村头扯着嗓子喊:“小鬼丁丁些,还不回家,小心棍子!”我们于是就匆匆忙忙地寻了大片的树叶,用草茎“缝”成瓢的样子,装上水,把小鱼和螃蟹装在里面,提着用树藤栓着腿的石蛙,笑笑闹闹地回家了。

 

癞子岩河里最美的景致应该是在初春,两岸的山茶花竞相开放,花瓣娇小玲珑,色彩清新宜人,白的、粉的,和着淡淡的花香弥散在小河里……

 

年关临近的时候,村里的姑娘媳妇都会把家里的床单、被套、蚊帐、毛巾、窗帘,以及一家老小的衣物收拾在竹篮里,背到小河边去洗,洗干净的衣物晾晒在树枝和滑石蹁上,要等晒干后才能带回家去,老人们说这是为了让头年的细菌、病痛和晦气全部淹没在癞子岩河里。所以先洗完的也不急着回家,有的坐在滑石蹁上做针线活,有的帮着剩得多的漂洗、晾晒,大家和和气气地拉着家常,说着未来,诉着衷肠。洗干净的衣物散发着清新的气息,晾满了一河沟,花花绿绿的,在风里荡漾着。

 

小河两岸的山坡上开满了映山红,阳光暖暖地照着,放羊的老汉笑眯眯地站在花丛里,挥着羊鞭,抽着烟斗,时不时地朝小河沟里瞟两眼,再唱上两句半荤不素的山歌过一下干瘾,小河沟里的姑娘媳妇们瞪他两眼,笑骂一声“老不死的!”然后回他一句:“放羊的老倌你莫瞅,当心少了羊儿,丢了牛,回家睡在床下头……”

 

这时候人们似乎忘记了癞子菩萨,忘记了它会害人长疙瘩、痱子的传说,只顾一个劲儿地洗着,幸福地憧憬着,孩子们依然光着脚丫在小河里笑着,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