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船塘子

2018-04-01 14:08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会理县教育局 杞德荣

 

会川河流到木古镇与爱国乡交界的江西湾时,有幸遇到了一条支流,于是当地人就管会川河叫大河,管那条支流叫小河。因小河的汇入,大河水在那里放缓了奔走的脚步,由此而形成了一段水域较宽水流较缓的河面,这就是——划船塘子。

 

叫它划船塘子,是因为那里曾经确实是一个渡口,2001年以前,两岸人来人往物流运输都要靠船过渡,过了船,又各走各的路,是人背的依然人背,是马驼的依然马驼。

 

划船塘子上的渡船,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私有,公有,再到私有,最后退出历史舞台。最初的私有是在解放前,是当地一个刘姓小甲长家的,甲长水性好,自己亲自撑船,听说某一年的一天晚上,甲长撑了船到北岸的江西湾办事,等他返回岸边时,船已被突发的洪水冲走了,他想到对岸的船房里还睡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于是连衣服也顾不上脱,在黑黢黢的洪水中劈波斩浪凫到了南岸,等他一边一个,把两个孩子夹到高处时,身后传来船房坍倒的巨响......

 

解放后,划船塘子的经营权归了集体,包产到户后又落到了私人手里,最后,随着木江公路的通车而成为历史。

 

有船的年代,划船塘子最热闹,来往的人总会借过渡之机歇歇脚,和船老大唠唠家长里短,说说新闻八卦,聊投机了,还可以得到船老大几口酒喝。记得上师范校时第一次读《边城》,头脑中总是用划船塘子和划船塘子上的船来作参照,虽然我知道《边城》里老人摆渡的那条小溪的风景和渡船的风格都和划船塘子及划船塘子上的船不一样,岸边的船房里更没有女孩翠翠,也没有黄狗,但头脑中浮现的就是划船塘子,就是划船塘子上的船。第二次读《边城》时,也是这样。

 

其实,真正让划船塘子热闹的,是那塘一年四季中连雨季都有可能碧蓝的活水和那水中的鱼......

 

划船塘子是天然的游泳池。划船塘子水流急缓水位深浅层次分明,适合各类人群游泳。划船塘子两岸的人,无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差不多都会游泳,会游泳的,个个都在划船塘子游过。水性好的,冲浪、拿大把凫对岸,任由你,来回凫,一趟,两趟,管你凫多少趟!水性差的,就在靠岸的浅水处,狗刨、牛打滚,都可以!不会水的,就在岸边沙滩上玩沙子、看裸体,随你!反正看着看着居然就敢下水了,看着看着居然就会游泳了。小时候,在划船塘子经常看到大人们比赛,两个人双手举着自己的衣服或者托着一块石头,全凭双脚游到对岸,手中的东西不沾水且速度快者为胜。我们一群光着屁股的小孩在沙滩上双脚跳着双手拍着,嘴里不停地喊:淹死,淹死,淹死......比赛的人不但没淹死反而越来越快,输家往往会付出一两斤甘蔗酒的代价。

 

我是后来没在划船塘子游泳了才探究我是咋在划船塘子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游泳的呢?那时候,水清,干净,活水,在水里随便刨、随便滚,呛着水了,没事,吃下去就是了,反正口渴了也是喝河里的水。

 

划船塘子是天然的鱼塘。鱼多,多得什么时候逮都逮得到,怎么捕也捕捞不完。不过,小屁孩儿的我们可不敢在划船塘子拿鱼,也拿不着。划船塘子的鱼大,狡猾,常常在深水区。我们只敢在划船塘子以外的其他地方拿鱼,对!那个时候说的就是拿鱼。一声“走,下河拿鱼”,就会有三五伙伴跟着,仿佛鱼就在那里,一去就能得到,事实也确实如此。我们拿鱼的方式有3种:一是直捷到人家鱼坝里捡,二是摸白水鱼,三是撇岔。总之,只要下河,就不会空手而归。我们那里说的鱼坝,就是用青冈竹扎成的席状捕鱼工具,主人把它支在塘子的出口,其实就是设一个陷阱,把水全部引朝鱼坝,那里水流急,水冲击鱼坝时,水过去了,水里的鱼却被“粘”在了鱼坝上。鱼坝上的鱼,只要遇上了,谁都可以捡,所以,“守坝待鱼”是一件非常靠得实的事。摸白水鱼就是在水浅石头乱的地方,手伸进石缝里乱摸,这种方法鱼放跑的多逮着的少,不过不要紧,枯水季节,河里到处都是这样的地方,顺着河一直摸,一直摸,总会摸得满载而归。撇岔,就是选一个地方,从岸上扛来稀泥,把水撇开,于是,就可以在水被拦断的区域拿鱼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为这条河,小时候吃鱼的时候远比吃猪肉的时候多得多......

 

历史的长河流淌到了20世纪90年代,一切都在发酵、一切都在膨胀,节奏疯狂,速度粗放,物欲横流是那个年代最简洁的标签。人们纷纷下海,农村人口转移,产业结构变化,一夜之间,划船塘子浸泡着名缰利索,流淌着铜渣铁锈,河里的鱼越来越少,拿鱼的方法越来越恶毒、残忍,那些我们曾经摸过白水鱼的石缝里藏污纳垢。直到那些简单却又非常靠谱的拿鱼方法成为记忆时,人们才猛然发现河里充斥着异色的污染颜料,才知道活水也会变成死水。划船塘子犹如一个被严重灼伤后狰狞恐怖的老人,在大河里蜷缩着,原来,人性干涸的时候,河流也就干涸了......

 

再到划船塘子拿鱼,已是公元2017年春节的事了,那天,在队长的帮助下,几个人用长长的拦河网将划船塘子搜索来了一遍,所获甚微,不过足以可讨“年年有鱼”的喜庆了。队长说,过了年,很快就要推行“河长制”了,以后,禁捕期就不准在河里捕鱼了。河长?我愕然!随后我兴奋地说,队长,今后你把划船塘子的船再划起来。他诧异,哪还有人坐船噢。我说,搞旅游,搞农家乐,在划船塘子搞游泳比赛、捕鱼比赛,在岸边沙滩搞日光浴,我还想在河里摸白水鱼呢!

 

队长听了哈哈大笑,水里的青苔在他的笑声中长长地舒展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