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鲊渡情结

2018-04-01 14:20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会理 蒙琼英 

 

一、

 

在川滇交界的鱼鲊小镇上,有一个小小的渡口。曾经,有一批来自各地支援凉山的建设者来到这里,几十年如一日的默默艰苦劳作,青丝变为白发,为凉山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贡献一生,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鱼鲊渡口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工作之余,渡口的工作人员开荒种地、喂猪,还自己编织渔网、动手做小木船,下江捕鱼。

 

捕鱼时船舷擦礁而过的惊险,网里鱼儿跳动的喜悦,幸福、快乐、自豪着我们的童年。

 

记得上中学时,音乐老师教我们班唱流行歌曲“外婆的澎湖湾”,摇头晃脑唱得最卖力的、嗓门最大的是我。

 

每每唱完最后几句歌词:阳光 沙滩 海浪 仙人掌 还有一位老船长……

 

同学们总会不自觉的把羡慕的眼光投向我,此时的我总是涨红着脸。尽管我曾经再三的向同学们解释,我的父亲是轮机长不是船长。

 

在同学们单纯的认知世界里,我的父亲就是船长,这是一件非常荣耀、自豪的事情。

 

小小的虚荣心也好,英雄情结也罢。心,绝对是虔诚的。向曾经的岁月,曾经的我们致敬!

 

二、

 

金沙江犹如金沙江人的灵魂,一丝牵万缕,牵动着每一个金沙江人的心。

 

即将修建金沙江鱼鲊大桥的消息一传开,几代金沙江轮渡人的家属、后人们,兴匆匆的聚集在陈婆婆家(第二代轮渡人的师娘),那气氛活脱脱的象谁家中了百万大奖。

 

满屋子叽叽喳喳的声音,嘈杂过不停。陈婆婆兴奋得不停地摸眼泪。

 

年迈的陈婆婆嗯咽着,闭眼前能不能够看到金沙江鱼鲊大桥修好?我的母亲(第三代轮渡人的师娘)坚定地对陈婆婆说,金沙江鱼鲊大桥修好通车时,几辈人一起搀扶陈婆婆到金沙江鱼鲊大桥走走。

 

大家的话题,围绕着“鱼鲊那个鬼塌塌”。好一个“鱼鲊那个鬼塌塌”,把彼此间的距离又一次拉近。曾经的岁月就像一张珍藏的老唱片,唱机转着转着转进了时光隧道……

 

情到深处,泪始出。如今老去的她们流下了自豪伤感的泪水。年轻的吓得赶紧打圆场岔开话题,谈论修桥的事情……

 

三、

 

几年过去了,当我第一次踏上了即将竣工通车的金沙江鱼鲊大桥的时候,桥上稀稀落落的走着鱼鲊渡口两岸看稀奇、乘凉的人。

 

这就是让我魂牵梦绕的金沙江鱼鲊大桥吗?

 

站在桥上,巨人般轻抚蓝天白云, 脚踏山川大地。远眺金沙江大峡谷,夕阳余辉把金沙江大峡谷渲染得透亮。观音包就这样渺小而傲气的屹立于水中,儿时船舷擦礁而过的惊险,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我想像着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我的母亲和她的同事们参加文艺汇演时,以怎么样的革命热情、怎么样的勇气,克服艰难险阻攀上观音包,一颗红心心向党,虔诚豪迈地唱着“十送红军”?

 

我想象着在成都坝子一个叫温江的地方,有一个十二、三岁眉清目秀的小男孩——蒙老三——我的父亲。在叔伯哥狠心的驱逐声中(在家只有等着饿死,自己出去逃命吧),从温江到凉山再辗转到鱼鲊轮渡。

 

从鱼鲊轮渡的小放羊倌到成长为鱼鲊轮渡的第二代轮渡人(轮机长)的传奇人生……

 

嘴里念叨着逝去的陈爷爷、陈婆婆、我的父亲。笑着告诉他们鱼鲊古渡修通了跨江大桥的好消息,他们生前的愿望在我们这一辈终于实现了。

 

笑着、念叨着,眼泪这东西不争气地就流出来了……

 

金沙江鱼鲊大桥即将通车的前几天,传来杨叔叔(第二代轮渡人老船长)过世的消息。

 

听着身边这些不是亲人,情感里却胜是亲人的老轮渡人一个一个的离去,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

 

四、

 

杨叔叔的传奇人生离不开他的父亲。

 

杨叔叔的父亲是一位老船工,杨爷爷在红军长征过会理时,冒着生命危险在龙街渡划着小木船帮助红军渡过了金沙江。

 

成昆铁路修建期间,金沙江沿岸的小木船统一服从公社调配,全力支援铁道兵的物资运输任务,保证成昆铁路建设顺利进行,杨爷爷参加了护送铁道兵及其物资运输的整个过程。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其他单位慰问鱼鲊轮渡放映坝坝电影,影片前奏必是杨爷爷白发苍苍、银须飘舞、身手敏捷的划着小木船的高大尚形象。

 

在《成昆铁路通车了》的记录片里有一个杨爷爷划着小木船护送铁道兵过金沙江的珍贵镜头。

 

强将手下无弱兵,根正苗红的杨叔叔不负众望,在第一代轮渡人辛勤的培养下,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领航人。

 

攀枝花勘探建设初期,轮渡人担任护送国家领导人薄一波、李富春的任务,作为领江的杨叔叔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国家领导人薄一波、李富春等。

 

五、

 

在交通系统上班的朋友告诉我,金沙江鱼鲊大桥正式通车的消息时,我心里的失落感特别的强烈!

 

鱼鲊渡口是三代轮渡人共同树立的一块丰碑,鱼鲊渡口就象一面旗帜。荣耀的照亮着一代又一代轮渡人的心!

 

曾经辉煌的鱼鲊渡口就这样退出了凉山交通的重要历史舞台。作为轮渡人的后人,心里怎么不纠结?!个中心情谁又能够体会?

 

答应我的母亲,亲自带她走走金沙江鱼鲊大桥的愿望,因为琐事一直推迟未行。作为不孝的女儿,心里甚是不安。

 

我知道,我必须迅速成行。因为我的母亲,又在想“鱼鲊那个鬼塌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