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海

2018-04-01 16:52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冕宁县 赵作奎


在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的大喜日子里,几位新朋旧友相邀,一同去游览千娇百媚的彝海,重走长征路,重忆“彝海结盟”的光辉盛典,感悟长征精神暨“彝海结盟”精神,展望未来冕宁绿色生态的发展前景。

 

彝海,她是冕宁县阳坪山上的一处高山湖泊,是乌勒索泊河的母亲,是红色冕宁的摇篮,是“彝海结盟”的故乡。1935年5月22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前敌总指挥刘伯承,与彝族果基家支头人小叶丹在此歃血为盟,而使她名扬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蜚声大江南北,享誉长城内外。

 

来到阳坪山,进入彝海景区。极目远眺,鲜红的彝海结盟纪念馆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山风过处,楼顶上雕塑的两排鲜艳的红旗,似在流动着的松涛里烈烈展动;大楼正面的金色光芒浮雕,在阵阵山风中熠熠生辉。

 

来到彝海景区接待处,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高高矗立着的“彝海结盟”纪念碑,碑名由江泽民同志题写而成,碑上雕塑的是刘伯承、聂荣臻、果基小叶丹以及小叶丹管家沙马尔各4人。雕像是由著名的雕塑家叶毓山设计建造。纪念碑左前方是“彝海结盟”遗址及保护标志。

 

我们环绕着结盟遗址,踏着先烈们的足迹,重温红色冕宁的光荣历史,触摸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的光辉旗帜,遥看绿色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道道靓丽剪影;睹今追昔,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从纪念碑拾级而上,我们来到了彝海结盟纪念馆, 纪念馆馆名由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题写,纪念馆正面墙上的紫铜浮雕名为“光明之路”,展现了战胜国民党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越过千山万水的红军,与冲破半奴隶制、半封建制社会的彝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踏上革命征途,奔向光明的历史场景。

 

步入纪念馆,我们看到了当年红军授予果基小叶丹的那面“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的沧桑旗帜,看到红军赠予沽鸡支队的枪支、马灯及珍贵历史文物 59件,看到红军长征过冕宁的军事沙盘,雕塑作品和油画照片。纪念馆通过声光电的形式,再现了1935年5月22日,刘伯承与果基小叶丹在彝海湖畔歃血为盟的光辉盛典,听到了“汉呷诺苏搓次破(汉彝一家亲)”的铮铮誓言,看到“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的旗帜在彝海湖畔高高飘扬,看到了人欢水笑战马鸣的辉宏画卷。

 

“彝海结盟”,它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上的十件大事之一,是红军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的又一历史性重大转折点;它为红军顺利、迅速地通过百里彝区,一举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冲破国民党数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它为彻底粉碎蒋介石妄图使朱、毛成为第二个石达开的痴心妄想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它给中国工农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它是万里长征征途上的一个重要闪光点。

 

“彝海结盟”,它开启了中国革命史上我党、我军民族政策的崭新篇章,它是我党、我军民族政策在中国革命历史长河中的第一次具体体现和伟大胜利;它创建了中国革命史上第一支少数民族革命武装——“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它是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的一面光辉旗帜,它是中国革命史上的又一座丰碑。

 

走出彝海结盟纪念馆,俯瞰彝海,犹如一颗镶嵌在苍松翠绿之中的巨大蓝宝石,晶莹剔透,温润如凝;仿佛是哪位仙子把蔚蓝的天空裁剪了一块,平铺在层峦叠嶂之中,那么安宁,那样恬静;又仿佛是依依惜别的情人的眼睛,在晨曦沐浴下,在微风轻拂中频频回首,嫣然地颦抛着爱恋的秋波,撩得你急盼着与她相偎、相依。

 

沿着结盟路的阶梯而下,我们来到了彝海岸边,海水清澈透明,黄沙烁石历历的平铺于水底,阳光撕裂开云层,如注般地投射在水面上,腾起淡淡的薄雾,变幻出七彩霞光。一只捕食的翠鸟从水面急掠而过,玩魅地把喙插入水中犁出层层细浪,荡漾起层层涟漪;涟漪闪现着的粼粼碧波从海面上跳跃而来,在清澈透明处沉入水中,从黄沙烁石上一层层、一浪浪的匆匆滑过,牵引着鱼儿急匆匆地与我们打个照面,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几只小乌龟在粼粼波光的惊扰催动下,时而浮出水面,时而沉到水底,把我的目光引向彝海深处,引向彝海她那宽阔的胸襟。海水从清澈透明到淡绿,由淡绿到绿,由绿到蓝,由蓝到深蓝,厚厚实实的沉积着,犹如盛放在苍山翠绿之中的一杯香浓酽茶,那样沁人心脾,那么令人陶醉,给人以千般的舒适,万般的惬意。

 

一阵煦暖的微风从水面上抚掠而来,恰似一层丝般的柔滑薄纱,从我的脸上、手上、衣服上、头发上荏苒地拂过,令我试图想捕捉到她的影子,追寻到她的踪迹。

 

我们沿着海岸观光甬道一路前行,甬道两旁簇拥着葱郁的碧草和荆棘。抽穗的草花打着沉甸甸的钩儿,在微风中颤颤地向着水面垂钓过去;一株株、一蓬蓬、一片片的阿利舍谢(彝语,一种长着倒钩刺的藤本植物)花正盛开,洁白的花瓣边缘上隐隐透露出一抹抹的胭脂,金黄色的花蕊历历的端坐在花心之中,抛撒着金黄的脂粉和甜甜的淡淡的清香,引得急翔的蜜蜂骤停花朵上嗡嗡嘤嘤地欢快歌唱。

 

想当初,当它(阿利舍谢)还是一粒种子的时候,它在泥土下的黑暗中集聚力量,在冰雪下勇敢地欠伸,它从早春冰冷湿润的泥土中顽强地破壳而出,向着蔚蓝的天空,伸出嫩绿的叶芽,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在风中跳舞,在雨中吟唱,它冲破树木的浓荫冠盖,穿枝拂叶地挣脱出来,骄傲的在烈日下昂头,在树顶上开满鲜花,蝴蝶围着她翩翩起舞,蜜蜂围着她嘤嘤歌唱,她誓与参天大树相拥相依、同生共死,庇护着地上的幽花芳草,结出累累果实,馈赠给大地,献给母亲。

 

彝海,乌勒索泊河的母亲。春日里,她在刀削斧劈的悬崖上,迎作明媚的春光、和煦的微风,抛洒着从冰雪下捧出的涓涓细流,在雍暖的阳光里变幻出七彩云霞,迭荡着、飘逸着、飞扬起层层霞波,映射着安宁河谷平原上一望无际的金黄油菜花,张扬出丰收的喜悦和快乐。

 

夏日里,她集聚起风雨雷电的强大力量,在悬崖上引亢高歌,裹挟着从树林下,从草丛间梳理出来的枯枝败叶与黄砂烁石,怒吼着、拍打着、激荡着从悬崖上极速直下,在幽潭里旋转着,前波后浪此起彼伏地汹涌着滚滚向前;她挣脱花岗岩石的竭力阻拦,冲破重重关津险隘,越过插入河底的道道山体岩脊奔腾而去,享受着战胜艰难险阻的痛苦和快乐。她骄傲的“啪啪”拍打着两岸突兀而又形状怪异的花岗岩石,抚慰着重重叠加的层层卵石和细细平沙,穿过斑驳的绿荫、幽花、芳草与斜阳,眷恋地欣赏着两岸峭壁上的夹竹与艳桃,心旷神怡地在滩头上跳跃着翩翩起舞、纵情歌唱,任凭风吹雨打、迅雷击电与雹撞,她依然磅礴向前,汇入浩浩荡荡的安宁河,浸孕着、滋养着沃野千里的鱼米之乡。她看着成群的白鹭与祥鹤在田野上翱翔、觅荡,听着牛羊鸟在光秃秃的水牛背上和着牧歌在轻轻呤唱,聆听着涓涓细流在郁郁葱葱的稻田里汨汨流淌,一路催逼着稻禾孽生吧、抽穗吧、杨花吧、结籽吧、成熟吧,……怀揣着丰收的希望,咏唱着奔向那朝阳升起灿烂光明的东方。

 

秋日里,她沐浴着金色的朝阳和瑰丽的晚霞, 映衬着金色的稻谷在秋风中一轮轮、一浪浪地沙沙作响,带着由浓绿转为绯红的枫叶打着漩涡,看着满山猩红的石榴、黄橙与红橘,带着踌躇满志的喜悦,频传着捷报涛涛向前,把丰收的喜讯一路呈报给大地母亲。

 

冬日里,她凝聚起春的飘逸,夏的磅礴,秋的妩媚,在悬崖上,在瀑布帘子上,雕塑出结盟盛典的史诗篇章,雕塑出红军军魂的刚毅与坚强,雕塑出长征精神暨“彝海结盟”精神的豪情万丈,雕塑出中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辉煌乐章。她沐浴着冷清的月光,品味着的既不是开花的喜悦,也不是结果的快乐,更不是成功的恬悦与宁静,而是秃兀的枝丫在凛冽的寒风中怒吼着扫过水面, 在风雪中劲舞着直刺苍穹,讲述着红色冕宁的慷慨激昂,工业冕宁的光彩华章,生态冕宁的秀丽辉煌,给人予无穷的斗志和力量,充满着希冀与梦想。

 

一阵清脆的鸟鸣,把我从思绪中唤醒,举目远眺,这赋予着“金沙水泊云崖暧,大渡桥横铁索寒”诗意的彝海结盟纪念馆,与这山、这水、这树、这花草、这虫鱼,构成了一幅美丽和谐的山水画卷,在明媚的阳光里,在轻风吹拂下,合着清脆的鸟鸣、松涛与水声,汇成了一支文明和谐的绿色生态交响曲,萦荡在彝海之上悠扬地回响。

 

日月如梭,生命如歌。彝海,我从她深邃的眸子里,看到了刘伯承元帅与果基小叶丹高举酒杯歃血为盟的壮美场景,听到了“汉呷诺苏搓次破(汉彝一家亲)”的铮铮誓言;看到了“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的旗帜在迎风飘扬;看到了红军先烈们在长征北上;看到冕宁融入中国革命的历史洪流,迎着曙光从长征征途上走来,从抗日战争的血雨腥风中走来,从解放战争的炮火硝烟中走来,从土地改革的岁月进程中走来,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长征的辉煌征程上走来,以崭新的绿色生态容颜和姿态挺近“中国梦”,迈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和谐现代小康新时代。

 

从彝海返回途中,看见道路两旁彝家特色小楼鳞次栉比,彝家特色的餐饮小吃,彝绣装饰,彝族漆器、酒器等特色商品琳琅满目不胜枚举。据了解,从2005年至2017年的12年间,彝海以她独特的绿色生态魅力和乌勒索泊河母亲的柔情,吸引着全国各地和海内外游客100余万人次前来观光游览,缅怀“彝海结盟”的历史功勋,感悟长征精神暨“彝海结盟”精神,体验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的丰功伟绩。

 

彝海,红色冕宁的摇篮,历史上她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今天,她在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在决胜全面小康进程中,以绿色生态的崭新容颜,为催生彝海传统农牧区的现代服务业发展,创造了条件,提供了契机,增添了动力;推动传统的农牧业彝海乡蜕变成为了现代旅游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彝海镇,推动彝海镇驶入了生态文明建设的经济快车道,为打造“中国梦”彝海新篇章正助力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