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河

2018-04-01 16:54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冕宁县 郑显春


安宁河,我的母亲河。

 

我出生在冕宁县大桥镇峨瓦村安宁河边。家乡背靠青山,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村里流过,一直流到安宁河里。村庄的周围是平坦而肥沃的土地。每当春风和秋风吹过田野,麦浪和稻浪起起伏伏,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耳畔传来庄稼在风中摇晃的沙沙声。

 

惊吓麻雀的稻草人,头戴斗笠在田地间辛勤劳作的乡亲,牧牛少年无忧无虑的歌声,在安宁河畔一边吃草一边拍打着尾巴的牛群,温暖宁静的村庄。这是多么美的一幅田园风光画面啊。

 

日夜流淌不息的安宁河,哺育了两岸村庄里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田野风光之美,人们生活之安宁恬淡,恍如世外桃源。红尘滚滚,人生何求?

 

我从小生活在安宁河的身边,我知道她的喜怒哀乐,我知道她何时最美,何时最狂野,何时最温柔。她看着我长大成人,给了我健康的身体,给了我一颗善良的心,给了我不畏惧一切的勇气,给了我文学创作的灵感。安宁河啊,我是您的孩子,不管我离开您多远,您都常到我梦里来。

 

您慈祥的目光永远关注着我,不管我内心如何孤独,不管我走向何方,有您无形的陪伴,我永远不会独行。

 

怎能忘记,春雷唤醒大地,安宁河两岸桃红柳绿,人在画中走,鱼在水中游。

 

怎能忘记,炎炎夏季,一场暴雨过后,安宁河变得那么狂野。河水涨满了宽阔的河床,从上游漂来一些木柴,我们脱掉衣服,跳进波涛汹涌的河里打捞木柴。一大半是为生计迫,但也有在激流中搏击的莫大乐趣。

 

怎能忘记,一进入秋冬季节,狂暴的安宁河终于温顺下来。河水变浅,宽阔的河道里,有许多美丽的回水湾。人赤脚走在河里,有时鱼会从脚背游过,随便搬开一块水中的石头,石头下面躲着许多小鱼。

 

怎能忘记,放学后和伙伴们沿着安宁河边行走,热了便脱光衣服跳进河里洗澡,扎个水猛子,在水中睁开眼睛,能清晰的看见游来游去的小鱼和河底美丽的石头。

 

那些年月,粮食总是不够吃。人们常说“瓜菜半年粮”。其实,在山中,岂止是瓜菜顶了时间之胃,大自然的馈赠,就养活了不少人。山中的各种菌子、野果,运气好还能捕获一头野猪。而安宁河,则有大鱼、小鱼可供捕捞。河中之鱼,山中之各种菌子、野果,让乡亲们度过了那些饥饿的岁月。

 

很多时候,我们都来不及感恩,一切已是物是人非。今夜,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忆起童年、少年时光,忆起儿时伙伴,忆起温暖的村庄和村庄里淳朴善良的乡亲,忆起给了我无数快乐的安宁河。百感交集,不觉泪下。

 

不知不觉间,因为各种各样的小作坊向安宁河里排放污水,母亲河变得污浊不堪;大大小小的采沙场在母亲河里肆意开采,母亲身上千疮百孔;各种毒药和电鱼工具几乎把安宁河里的鱼儿赶尽杀绝。

 

母亲河在哭泣,她变得苍老丑陋的容颜让我不忍直视。我是那么愤怒,我是那么无助。面对那种近乎野蛮的疯狂,那种不计后果的索取,我的母亲河啊,我以为,您美丽的容颜从今往后只能在我的梦里出现。无限的伤感,莫名的惆怅。面对流泪的母亲河我却无法保护她,那一刻,我发现自己是多么虚弱。仰天长啸,在痛苦中麻木,在麻木中沉沦。

 

也是在不知不觉间,河长制忽如一夜春风来。人们终于认识到人与自然应该相依相存、和谐共处。人类爱护了大自然,大自然就会加倍回报人类。

 

十月末的一天,我在乡政府值班。吃过晚饭后,我和值班的三位同事一起到安宁河边巡河。我们来到长新大堤,但见三三两两白色的鸟儿时而在安宁河的水面上飞翔,时而停在河边的灌木丛上。微风吹过,我闻到了鱼腥味。日渐清澈的河水向南流去。那一刻,我是多么激动。我又闻到了安宁河久违的气息。多么熟悉的气息,那是母亲的气息啊。我的母亲河啊,您正在逐渐焕发生机,不久的将来,您美丽的容颜不会只在爱您的人的梦中出现,而会永远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那一天,多么值得期待;那一天,是多少在安宁河边长大的人的愿望啊。

  • 上一篇:彝海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