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河风送远香

2018-04-01 16:5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冕宁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孟泽纹


总有些东西会在心里慢慢沉淀,时间久了,就酿成了记忆的酒,让人在微醺里,感受时光邃道的幽深迷离,或是柳暗花明。

 

我在安宁河边长大,不曾远离,所以,也从未刻意去思念。轻拂的河风总能把田野的气息吹送得很远,养育一方淳朴。

 

山旮沓的孩子,迷恋山林野趣,没有城里孩子的见多识广和骄矜,却有着在大山的怀抱里恣意生长的纯粹和自由。虽然总在憧憬外面的世界,但在这个一度只有着“四条老街”,一个“灯光球场”,一条“大东河”,一条“小东河”的、巴掌大的县城里,我们走过了近乎撒野的童年;走过了既困于一隅,又能感知流行元素的,所谓“乡气的都市化”的、有点奇怪的青春。

 

陪伴我们最多的,是清澈的小溪、甘冽的泉水、葱郁的树林、漫山遍野的花;是明艳的“救兵粮”,清香诱人的刺梨,涩中回甜的葛根、戏称“狗啃棍儿”的香棍,还有许多不知道学名的、能吃的野草、野果;是跟我们捉迷藏的菌子;是毫不胆怯的雏鸟,下坡会乱了阵脚的大灰兔,轻易就落入“魔掌”的知了;是被细绳拴住脚的金龟子,被蜘蛛网困住的蜻蜓,甚至还有花椒树下的“猪娃儿虫”……

 

当然,县城居民,也可能“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放过牛、养过鹅,没收割过庄稼。但大多有几个家在农村的好伙伴。念初中时,一位要好的朋友家就在乡下,家门外是大片的农田,还有一条潺潺的小河。我们在小河边聊天,吃用盐、辣椒面浸的黄瓜。有时还吹口琴,吹得不好,但能听出吹的是什么歌,又因为是在小河边,要压过流水的声音,所以吹得很卖力,很有激情。还有的时候就唱歌,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故乡的云》,也没觉得难为情,争先恐后的在树荫下“飙歌”。那时经常去,我想,那条小河应该是认识我们的。

 

岁月如流,也曾饱受污泥浊水浸蚀的安宁河,在人们的精心呵护下,重又变得清冽、香甜。

 

如今的安宁河岸更是小城人民的“香饽饽”, 是人们滋养生命,或是茶余饭后颇为依赖的地方。“红军文化广场”、“红色冕宁纪念馆”承载厚重历史,洋溢人文气息,引人思索;花草树木、小桥流水、环河步道,一步一景,怡情养性;男女老幼,散步、跳舞、健身、摄影,愉悦身心。清风习习的傍晚,有上了年纪的人伫立河边,眯着眼,凭栏眺望远方,仿佛有故事在心底徐徐回放。

 

待到湿地公园、华中师范大学冕宁附中、体育馆等场所在这里陆续建成之后,逶迤的安宁河水又将奏出新的乐章,呼应所有依恋她的人。

 

一个人总在一个地方生活,是好,还是不好呢?“行人不见树少时,树见行人几番老”,几百年的老树,上千年的河流,大自然的目光总是那么深邃,仿佛明了世间的一切。安宁河水流淌了多少年?最终又去向何方?在她身边生长的人啊,会在哪里回望?

 

“动枝生乱影,吹花送远香”,河风轻唱,飘摇多姿,心无徘徊,人在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