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姑河,我记忆里的母亲河

2018-04-01 17:07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美姑县 吉拉子古


美姑河位于大凉山腹心地带,古名“卑水”,属金沙江水系。我的记忆里,她是一条清澈悠长的河,承载着童年的记忆、陪伴我长大。可如今我似乎失去了她,但她朴实无华、美人如玉的模样依旧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静静地流淌着、流淌着,永不停歇......

 

我的家坐落在美姑县城北部青色的一座山顶上,那里水秀山青,鸟语花香,景色优美。淡蓝色的瓦板房散落在山间,迂回曲折的小路与篱笆墙挨家挨户形影不离地连着。而美姑河像一条淑女的裙带,盘绕在山脚下,河岸便成了我儿时最喜欢和小伙伴嬉戏的地方,它是那样的慈祥和美丽,给了我童年无尽的欢乐和成长路上的陪伴。

 

行过绳索吊桥,我家就在河岸对面的那座半山腰上。每到夏季,大自然给它披上了绿色的衣裳,这个季节也是大人们捕鱼的最好时机,从河流的分岔路口用传统的石头与泥土斜斜地挡住一侧水流的去向,他们就站在浅浅的水里,一次次把手伸进半身被淹没的砂石底下,没一会儿就抓到了一条大鱼,鱼儿活蹦乱跳的想要挣脱,大人们身手灵敏的就把它甩到了岸边。大人们有说有笑,在水里与岸边来来回回穿梭个不停,而我们小孩则兴奋的观望着这热闹的场面,时不时抓住一条大鱼拿起来玩耍,可总也抓不住,鱼儿很快就从手中挣脱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弄得灰不溜秋,大人们也顾不上制止我们。

 

记得那时,我们常赶着猪群,与小伙伴结伴跑到河边,光着身子跳进河里戏耍,一玩便是一整天,却忘了猪群已把别人的庄稼吃个精光。回去便被母亲揪着耳朵问个来龙去脉,自己却在心底暗暗筹划着明天。因为母亲的责骂,导致第二天不敢再跳进水里玩耍,只能挽起裤脚光着脚丫踩在清晰的河石上,凉凉的、痒痒的,河水中仿佛散发着一股迷人的清香,一时间沉醉在这娴静的快乐中。

 

那时的河水十分清澈,清澈到我能清晰的看见鱼儿游过的身影,一阵风拂过荡起一丝涟漪,远处的布谷鸟和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岸边的我们时不时的捡起一块小石头投向水中,试图赶走那些吵闹的声音。

 

渐渐的,长大了,步入社会参加工作,很少与双目爬满皱纹、身躯渐渐衰老的母亲相聚,更是少有去河边。既是回一趟,那个陪伴我成长的河,却再也找不回,它早已不是曾经的模样了,那些美好的一切只能永恒的定格在记忆中。河中再也看不到挡水捕鱼的热闹场面,也看不到赶着猪群,光着身子在河里嬉戏的情景。河岸对面的瓦板房已被白墙蓝瓦替代,迂回曲折的小路与篱笆墙已远去,熟悉的面孔少了,故土失去了昔日的光景。而此刻的河水也不再清澈,机械与污水剥去了这片曾清澈见底的河水,岸边的草丛也被践踏的十分凌乱,到处都遗留着不文明的烙印


记忆中的美姑河,那条承载着我童年时代无尽快乐的母亲河,她去了哪里?我曾无数次梦回,梦中的母亲河依旧是原来的模样,那么的清澈,那么的宁静,那么的清香,那么的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