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河的爱恋

2018-04-01 17:12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金阳县初级中学 颜朝敏


这条河,她是怎样地爱着她怀抱里的土地和人民?

 

如果不爱,她怎会不辞辛苦,从遥远而寒冷的狮子山麓,满怀一腔热情,从那个叫黑则日里的小村庄,向金阳县城奔来,向金沙江奔去。初时,她只是一眼泉,一路邀约了众多溪水小流,终汇聚成哗哗流淌的河。她甚至愿意,让山崖石壁把自己挤压憋屈,那天生桥的桥洞把她拧成了一束,只要两岸人民能自由通行,她,毫无怨言。

 

如果不爱,她不会任由人们在她的躯干上开沟挖渠。“城关大堰”和“东峰大堰”,是她深情的血脉,滋养一方土地,哺育全县人民。“天生桥电站”,“德谷沟电站”,是她收集的一河的阳光,撒向金阳的高山大谷,把温暖和光明带给金阳人民,把金阳的夜,打扮得如此璀璨而美丽。

 

如果不爱,她怎会在地面跑乏了之后,还要努力地潜入地层深处,把灵与魂反复净化淬练,然后在包谷山的龙洞迸发喷涌,为金阳人民奉上如此甘甜的泉水,哺育着一代代金阳儿女成长,全县人民喝着这水,从心里美到了眼角。

 

这条河,她竟是那样地宠溺着我们!任凭我们在她的世界索取,撒欢,嬉戏。

 

儿时,父亲从河里钓来的鱼,放入开水一煮,只放些许盐和葱花,就能染香了整个的家,全部的夜。那些关于河流的深浅缓急,六斤重的鱼儿脱钩儿逃跑的情形,河边的水獭猫那猫形的脸及亮闪闪的眼……就会和着鱼汤的醇香,随着父亲的烟圈儿,一嘟噜一嘟噜,往外冒。

 

暑假,和小伙伴们把水牛赶到岸边,让牛儿们来个横渡比赛,我们如雷的呐喊声可以吵痛河的耳朵;在河的怀抱里,我们脱下长裤,打湿后,扎紧裤脚,做个“水马儿”趴在上面,扑腾几天,再下水时就能像鱼儿一样自由;我们还掏小河兜里的钢鳅儿、石巴子,回家炸得喷香,把童年嚼碎消化。

 

这条河啊!她是多么地温情。当她款款流过时,天光云影,绿树小花,就有了映照的镜子,“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就活现在眼前;当阳光轻吻她脸颊时,她面上就闪烁起万千珍珠,孩子们的笑声,就会和珠子一样明亮;她努力地冲刷,河边的五彩石头就圆圆滑滑,孩子们就捡起了一河的快乐。在若干个日子里,孩子们的歌声,岸边的鸟鸣声,瀑布的飞跃声,都会和成一首灵动的交响乐,飘向远方。

 

这条河啊,她和金阳人民同悲共喜,见证着金阳的沧桑巨变。人民忧伤,她呜咽;人民幸福,她欢唱。现在,见着金阳的飞速发展,她更是笑得九九八十一个腰都弯了!

 

这是一条多么深情的河啊!她就是我们的母亲河——金阳河,彝族先辈们亲切地称她为“嘎凯依河”。每当人们一提起她,心里就会泛起如水的柔情,就会忍不住想揽她入怀。我们是如此的爱她呀,爱她的每一朵浪花,每一颗卵石,每一尾鱼儿。

 

我的金阳河,我愿生生世世与你相依相恋,我愿做你河床里的一粒沙,岸边的一棵树,甚至石上的一只鸟。

 

这,是一场河与人的爱恋,不朽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