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啊母亲,请原谅我们还不懂得爱您

2018-04-01 18:33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布拖县交际河中学 刘芳

 

我是一个外乡人,但我生活在龙潭河畔已逾十载。

 

大凉山,是一块神奇而古朴的土地,天空一直蓝得那么澄澈,云朵永远白得那么亮眼,阳光也似乎特别钟情于这里,几乎无时无刻不在。

 

龙潭镇,这个被四周的大山包裹着的小镇,因着境内的这条龙潭河而一直充满着生机,龙潭儿女也因着她的无私而面上含笑,因为她不仅喂养着他们,还灌溉着全镇人民的富庶与幸福。

 

记得十多年前,母亲帮我收拾行李,开着我的箱子,一边用塑料袋包裹着一块从家门口那眼井旁取来的泥土,一边忧心地说着:“到异乡生活,最忌水土不服,如果有这样的情况,一定记得用当地的水,泡点这块泥,喝了那泥水就好了,你们那里是山区,不晓得会不会缺水。”

 

“喝泥水,不是吧?这是迷信的做法,打死我也不喝!”我虽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将这塑料袋里的泥装进了箱子,拉上了箱子的拉链。

 

但母亲的担忧也成了我的担忧,当学校领导来领我们的时候,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咱们那儿缺不缺水啊?”

 

领导笑呵呵地说:“这个你尽管放心,我们那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水!”

 

汽车载着我们流进了龙潭镇。果然,学校有一股好大好大的水,时值课间,不少孩子站在那水台,就着竹筒般粗的水管口贪婪地吮着清凉与甘甜,任由那股大水冲得自己满头满脸,满足之后,牵起T恤胡乱抹抹头脸,嬉笑着跳将下来。

 

“这水可以就这么喝吗?”

 

“是的,不但可以就这么喝,还冬暖夏凉。”

 

我的担心与疑虑彻底消除了,母亲为我准备的泥至今也没有用过。

 

晚间,躺在旧教学楼二楼用教室临时改制的集体宿舍内,一直难以入眠,那学生用的铁床一翻身就会吱嘎吱嘎,床贴着宿舍的墙壁,那用纸板挡住的窗外,一直在汩汩地流着一沟水,在那哗哗声中,我开始渐渐由不适转到平静,再欣然进入梦乡。

 

熟悉了校园,我们开始环顾我们生活的小镇,小镇上只有一条公路,公路一侧修建着一排低低的平房,另一侧则是龙潭河,当时没有堤坝,河水缓缓地穿越着河床上的卵石与草地。风拂过,还可以掀起一些小浪,那小浪也会卷走一些岸边赶集时老乡们牵来的马儿留下的粪便。

 

彝族年假,时间不长,回老家被否决了。闲暇时,跋山涉水,感受着四周山上冬日的风、雪与暖阳。虽值冬季,但那清清的,温温的水却能惹得我们脱下鞋袜,让脚与水底的卵石来个亲密接触。涉到水深处,个儿高的背着个儿矮的,一路走,一路留下我们的嬉笑与欢闹。

 

在这样的地方遣着我们的情怀,我们的梦,夫复何求?

 

十余年的时间,我们就在这龙潭河畔,受着她及注入她的泉水的滋养。而我,也渐渐把龙潭河当作了我的第二个母亲。

 

然而,在这十余年间,这被山包裹的小镇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人们渴望更好生活的想法,撬动了山上的沙石,它们由着夏日雨水的裹挟,一度挤在了龙潭河狭窄的河道,甚至漫出河道,淹没了河岸的庄稼地,还在我们镇上唯一的公路上“奔跑”,“吓走了”我们的一些老人与孩子,给镇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为了避免类似的灾害再发生,我们的龙潭河河道经此一役之后拓宽了,筑起了长长的、高高的堤坝,公路靠近河的那一侧堤坝高筑,堤坝上的平台甚至能容纳三五人并排行走。

 

龙潭河,我们的母亲,我们爱您。保护好您,我们才能继续无忧无虑的生活。

 

当沿河一侧的堤坝下面由拴着的马群变成摩托车群再到汽车群的时候,我们的龙潭河也开始变得五光十色起来:河面上漂浮着各色的破旧衣服,白色的塑料泡沫板,透明的、黄的、绿的、白的饮料瓶和纸盒,偶尔还有些身体被浸泡来肿得硕大的猪、羊。堤坝下的河岸上,还开始堆积一个个白的、红的、蓝的、黑的塑料垃圾包,人们走在沿河堤坝平台上,眼睛一晃到河面或着河岸,都会不由自主地将头扭到另一侧。

 

龙潭河,我们的母亲,您又因您儿女的盲目与任性,受伤了。

 

不久,在堤坝下端靠近龙潭桥的位置,竖起了一块褐色的公示牌,这块公示牌上明确了您的身份,我们——您的孩子们也从追逐自己的梦想中想到了您,认识到了该对您尽的义务。

 

从此,您的身上没有了那各色的破旧衣服和浸泡来肿得硕大的猪羊;您的旁边也不再有白的、红的、蓝的、黑的塑料垃圾包。可是仍旧有些饮料瓶、纸盒和白色泡沫不知从哪里跑到您的身上来,大概,您还有些幼小任性的孩子不懂怎么爱您吧!

 

母亲啊母亲,请原谅我们执着于自己的梦,还不够懂得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