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安湿地和我的父老乡亲

2018-04-01 18:3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布拖县文联 阿力色呷


我出生在乐安湿地畔,乐安湿地彝语称“依莫火尔”,意为高原水草丰美的地方。乐安湿地属于沼泽湿地,是四川省境内少有的成片湿地之一。湿地四周山势平缓,湿地内水草丰美,候鸟成群,随处可见黑鹳、苍鹭等珍稀鸟类成群结队飞舞的景象。

 

小时候,我经常到乐安湿地边上放牧和玩耍,在清澈的湖水和茂密的水草中,经常看见许许多多叫得出名和叫不出名的鸟儿,有大的、有小的、有黑色的、有橙色的,还有绿色和灰色的等等。不一而足,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种大大的白色鸟儿,头顶上是鲜红鲜红的,每当看见这种鸟,看见它优美的身影和优雅的舞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像热恋中的人看见恋人一样,我总是非常的激动和高兴。后来长大了,到外面去读书学习才知道这种鸟叫“丹顶鹤”,在飞禽中属于高贵和稀有的鸟儿,怪不得我那么的喜欢它。童年的情感是多么的纯真,时至今天,我对丹顶鹤总是那么的恋恋不忘。而我的父老乡亲们却与我截然不同,他们对黑鹳情有独钟,虽然他们都不知道黑鹳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的珍稀鸟,但他们都叫黑鹳为“日则勒比”,意为风调雨顺、粮食丰收的“神鸟”。因此,在当地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男女老少都要保护黑鹳,谁都不许去惹怒黑鹳,更不允许去捕黑鹳。有的年份,因为天公不作美,长时间连续下雨而发生涝灾,父老乡亲们以为一定是谁在背地里惹怒了“神鸟”黑鹳,侵犯了黑鹳生存环境的后果,于是请来毕摩举行“祭祀”仪式,请求“神鸟”原谅。我不知道父老乡亲们为什么把黑鹳当作“神鸟”,也许是因为与黑鹳的长相与众不同有关,或许是因为与黑鹳白天出现,晚上消失的神秘的生活习惯有关,抑或是因为黑鹳不像其它候鸟一样走了又来,来了又走,长年坚守在乐安湿地有关。我也为此问过父老乡亲们,他们都说这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至于与什么有关,他们都说不清楚。

 

我的童年时代是在乐安湿地畔度过的。那时候,记得每天天蒙蒙亮的时候,乐安湿地里的鸟儿叫声此起彼伏地吵醒了睡梦中的村民。村民们也在鸟叫声中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乐安湿地面积有9000多亩,这片广阔的湿地,养育了大量的水草,养育了成千上万的鱼儿和鸟儿,也养育了我的父老乡亲,她就像一个聚宝盆,年复一年地给住在湿地旁的村民、给我的父老乡亲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如果家里来了客人,一时没有美味佳肴,他们就到湿地去捕鱼或捡一些鸟蛋回来招待客人。白天,村民们把牲畜吆进湿地,牲畜整天都吃着丰美的水草,湿地就是它们的天堂,不用看也不用管,村民放心去劳作。到了傍晚,牲畜吃得肚子圆鼓鼓的自己回到家里。夏末秋初的时候,湿地里的水草都长高了,村民们开始割草,湿地周边的农户,每家每户男女老少齐出动,一捆接一捆地割着各种各样的水草背回家,一部分留着冬天喂牲畜,一部分编成席子、草鞋、蓑衣等老百姓日常用品,自用或换钱。牲畜过冬不愁了,手里又有钱花,村民们都心里偷着乐。

 

乐安湿地里还长着各种各样的药草,药草浸泡在水里,湿地里的水就成了药水,整个湿地就是一个天然的大药罐,湿地边的村民或牲畜得了这样那样的皮肤病或口蹄病,只要在湿地里走一遭或泡一阵,很快就会康复。每年春夏时节,村民们在湿地里挖野菜、采药材……总之,广阔的乐安湿地给我的父老乡亲带来的好处说不尽也道不完,就像一个慈善的母亲辛勤地养育着自己的儿女一样,日复一日默不作声地养育着周边的村民。

 

十多年前,乐安湿地又迎来它的“第二春”。湿地保护逐渐被重视,当地政府规划了“乐安湿地自然保护区”,设立了乐安湿地自然保护处,填埋了湿地里的排水沟,湿地周边退耕还林了,大力种植了云南松、白杨、柳树等,乐安湿地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改善,处处呈现出翠绿盎然的景象。如今,乐安湿地又成了鸟的乐园,尤其是看见湿地里“神鸟”黑鹳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多,我的父老乡亲们的脸上又都挂上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