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热水河”

2018-04-01 18:40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德昌县 汤应贤

 

我的老家在德昌县城西南端的一个小山村里,村里有一条河,叫“热水河”,河水从大山深处蜿蜒而下,延绵几十公里,注入雅砻江。

 

听大人们说,热水河源头的山顶住着一位“雷神菩萨”,身高八丈,火眼金睛,口大如盆,且能吞吐火焰,左手提着锣,右手拿着锤,只要他一敲锣,就会打雷下雨。大人们还说这“雷神菩萨”能辨别是非善恶,如果有人干了坏事,他就会吐火“烧人”,然后这人就会浑身红肿,痛痒无比。还说“雷神菩萨”神通广大。夏天,他会把河水变得清凉透骨,冬天,他又会把河水烧得像温水般暖和,所以才叫热水河。对于这些传说,我们小孩子总是半信半疑,但是,一听说“‘雷神菩萨’来了”,就会吓得东张西望,四处躲藏,怕他“烧人”,大人们经常用这句话来对付那些撒泼的孩子,效果奇佳。

 

热水河两岸重峦叠嶂,林木茂密,常年绿树成荫。一到春夏,各种花草,争奇斗艳,美不胜收。特别是盛开的攀枝花沿着河岸延伸,就像两条火红的巨龙盘绕而上,争抢水口。低矮处是成片的坝子花,红的、白的、粉的……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弥散在河水中。河水清澈透明,随地势时急时缓,溅起层层浪花,宛如一条百褶裙铺在河面,洁白无瑕,美丽壮观。河床上镶嵌着大大小小的圆石,经过长年河水的冲刷,变得又硬又滑,石缝里藏着石鸡、石蚌、螃蟹、蜗牛等野生小动物。天气好的时候,还能看见一群群细鲢鱼在河塘中悠闲地游来游去。每到下午,热水河便成了孩子们的“乐园”,男孩女孩全都光着脚丫跳入河中,抓螃蟹、捉石鸡、逮鲢鱼、斗蜗牛……忙得不亦乐乎!那时候家里很穷,半年也吃不上几顿肉,孩子们若能弄点野味回家改善生活,大人们似乎都不反对,但对于孩子来说,到河里戏水才是他们真正想做的。

 

最精彩的就是“打水仗”了。在我家门口的河道里,有一个硕大的水塘,叫“白鱼塘”,有数米宽,十余米长,最深的地方能淹没完一根竹竿。传说这塘里住着一条巨大的鱼,通身雪白透亮,是热水河里的“鱼王”,护佑着整条河的生灵,平时是看不到它的,只有风调雨顺的年景,白鱼才会现身。我们自然不太相信有大白鱼存在,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但“白鱼塘”却是我们的最爱。夏天,孩子们会按照大小、男女平均分成两列,弯下腰,站在水塘边,两只小手并成“瓢”形,用力将水向对方泼去,一时间,水花四溅,“杀”声震耳,直到一方体力透支,纷纷倒在河里,或是逃出战场,另一方才鸣金收兵,击掌相庆。

 

吃过晚饭,劳作了一天的人们便不约而同聚到河边,沿着河岸东一堆、西一撮坐着,老人们翘着“二郎腿”,悠然地吸着草烟;妇女们边做针线,边拉家常;孩子们光着脚在沙滩上“过家家”、学涂鸦、玩游戏;男人们则赤裸着上身,仰躺在河边,紧闭双眼,双手盘曲在头下做枕头,两只脚浸泡在河水里,倾听着潺潺的流水声,舒缓一天的疲劳,憧憬美好的生活,畅想幸福的未来……直到夜幕降临,大家才陆陆续续离开河边。

 

后来,孩子们渐渐长大,带着梦想先后离开了家乡,告别了热水河。

 

今年春节,我带着女儿回老家过年。屈指一数,离开家乡已经快三十年了,虽然其间回去过多次,但都是匆匆去又匆匆回,没有闲暇到村子里游逛。这次,难得有几天空闲,加上女儿一直嚷着要去捉石鸡,便邀约起几个老友,兴致冲冲去拜访多年来时常在我梦里出现的热水河。

 

转过两道弯,便到了热水河,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笑不出声来。“白鱼塘”已不见了踪迹,河床上堆满了打碎的石子和细沙,几台挖掘机冒着浓浓的黑烟正在河道里穿梭,曾经戏水的河塘已经变成了“车道”,河边横七竖八散布着各种空酒瓶和各类花花绿绿的垃圾,河水浑浊且细若游丝,恰似“雷神菩萨”的眼泪在流淌。女儿嘟着嘴,悻悻地说:“爸爸骗人!”我摸摸女儿的头,轻声问随行的老村长:“这是怎么回事?”村长叹了口气,苦笑道:“一言难尽啊!前几年,上游就修了几个水电站,河水几乎被闸干了,这几年,采砂采石的机器从下游一直钻到上游,整条河沟都被挖得遍体鳞伤了。细鲢鱼、石鸡、螃蟹几乎都绝种了……”村长停了停,欲言又止。看着老村长无奈的神情,我笑道:“‘雷神菩萨’不 ‘烧人’吗?”村长突然来了精神,兴奋地说道:“烧了,烧了!我们刚刚才开了会,学习了中央的文件,现在我是这条河的‘河长’呢,还有镇上的书记、镇长和好几个社长都是这条河的‘河长’了,正在研究方案,要全面整治这条河沟了,这些讨厌的机器声恐怕再也不会听到了。”

 

听着老村长的话,我仿佛又看到了热水河两岸的青山绿树、鸟语花香;看到了晶莹通透的溪水奔腾而下,一路欢歌;看到了细鲢鱼在水里游,石鸡在岸上跳;看到了一群光着屁股的小孩在河塘里抓螃蟹,打水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