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石忆水

2018-04-01 18:4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德昌县 詹光辉


 

瞧!一个身影在河坝那参差凸露的石头上跳动!寻石——是我闲暇时的一点爱好。不远,螺髻山下有条老鹰沟,溪流潺湲,婉转至安宁河。每逢雨季,洪水都会进行一次清场,石头会翻一个身或露一回脸,进行一次或远或近的旅行。我在这里寻找石缘。

 

烈日下,并不觉热。沿沟走,不触水也有一股清凉伴随。若遇上稍有个性的石头,搬到溪边,浇它一身的水,看它湿透的外衣下显露的身子、纹理,摇头、颔首都是一种选择。

 

累了,坐沟边树荫下,远望沟口与安宁河交汇处,一股清流静静地钻进红色的被窝,由绿、浅绿、淡红,逐渐全被红色包裹。

 

 

徜徉在红色的记忆中,1998年的那个清晨,雨停了,视野很开阔,在公路上一眼可看到河边大片的水草。哦,不!是水稻!浸在红色中的绿,没有融化,也看不到流动,红与绿僵持着,那是幸运!慢慢的,红色退却了,有些被淹没的绿缓缓抬起头来,却已经披上了红色的外衣……

 

河道更宽了,人们的汗水和泪水随洪流远去。

 

如今,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看到红色爬上岸,平常它们被电站的大坝阻拦,规矩地顺渠流淌。若是雨季,它们也会耍点小性子,吆喝着想推波助澜,大坝就会开闸分流,再是怕水的人也会波澜不惊了。

 

 

沿着水的梦,追溯到生长的地方,缺水曾是贫穷的根源,也是乡邻矛盾的争端,每到插秧种麦的季节,吵嘴打架不断。后来大家意识到“要致富,修水库”的重要性,开始倾力挖鱼塘,既能养鱼,又能解决旱季缺水的难题。不幸的是1983年发生了一次15亩的鱼塘溃堤事件:一天下午,田里的人们未见变天,却听见雷声滚动,连绵不绝,甚是惊异,四处张望才发现高坡上一道洪流滚滚而来,于是,大呼小叫,弃鞋丢锄,四散奔逃。最后,人虽未损,但良田多毁,事后多有弯下腰刨泥扶苗的身影和贷款借粮的叹息。

 

重建水库后,生产队加强管理,采取一些预防措施,悲剧未曾重演。近年,“河长”增强责任意识,常常下村巡视,传递汛期信息。同时,得到水利部门支持,对水库进行大规模改建,把土做的围裙换成混泥土的屏障,进一步筑牢安全防线。当绿满田野,红透果园的时候,喜便悄悄地爬上乡亲的心头。

 

 

循流而上,偶有清潭,可见裸身小孩或击水寻凉,或伏石取暖。夏日野游者,杂木树下,烧烤熬粥,男的喝酒聊天,女的嬉笑旁观,其怡然者,不分老幼!细细想来,身在山青水绿处,还有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