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东人的鲹鱼河和鲹鱼河畔的会东人

2018-04-01 18:47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会东县委宣传部  曹云涛


时而像脱缰的野马狂放奔腾、时而似温柔多情的少女款款走来、时而宛如深山百灵清越动听······鲹鱼河雄奇险峻却不失灵秀,她是一条承载了会东人太多喜怒哀乐,牵动着会东人千千情愫的河流。

 

鲹鱼河古称玉虹河,发源于会理县马宗乡马店梁子,全长93.8公里,会东境内流长59.8公里,是会东过境流长仅次于金沙江的第二大河。

 

听会东人讲鲹鱼河,总会滔滔不绝,一个个传说、故事即使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让人听不厌、也听不烦,其间伤心、喜悦、赞美、胆战心惊、激情豪迈······各种情感五味杂陈不一而足。

 

其一

 

“泛滥的鲹鱼河就是一场噩梦!”老人们都讲,在鲹鱼坝子(今天的会东县城)临水而居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因为发起怒来的河神四处肆虐,所过之处荡然无存。的确,历史上,鲹鱼河曾数次发洪水,给沿岸居民带来诸般惨痛记忆,其中尤以1984年最甚。

 

“没有什么不可能”从艰苦岁月一路走来的会东人,永远最不缺的就是战天斗地的拼搏精神,为驯服这匹桀骜不驯的野马,保护沿岸的农田,再实现临水而居的梦想,会东人便年复一年地开始了与鲹鱼河“搏斗”的历程。

 

在建县初期,鲹鱼坝子沿岸居民便用原木打桩、用竹笼填装石块在洪灾易发地段修筑护堤,然而简陋的防洪堤并没有缚住这匹脱缰的野马,修了冲,冲了修,再修再冲,再冲再修,会东人的筑梦大计就在如此往复中年年持续。

 

1984年5月26日,温顺多时的鲹鱼河突然爆发,洪水席卷县城,2185间农房被淹,10人死亡,55人受伤,16.5万亩农田受损······这一天成为会东人心中不可触摸的伤痛。

 

“治河!治河!治河!”痛定思痛的人们,下决心加大力度治理河道。一时间,县城机关单位、厂矿、学校、受益公社社员一起涌上工地,用双手为自己的家园共筑保护墙。

 

时至今日,当年千余男女老少共同修筑的防洪长城,经历了30余载岁月洗礼,依然守护着两岸的百姓,也因此会东人临水而居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其二

 

会东两岔河峡谷,地处鲹鱼河上游,是一片秀丽、神奇又不失野性的地方。然四时之景各有不同,寻幽探奇,乐亦在其中。

 

时值7月,充沛的雨水让山间绿意盎然,各色植物恣意生长,释放出勃勃生机。奔腾的河水从峭立的峡谷间倾泻而下,狂野地呼喊、拍打着两岸峭壁,怒号之声响彻云霄。山间还萦绕着几缕云雾,为两岔河的“野”又增添了几丝灵动。

 

与丰水期不同,春到两岔河,沿途尽是赏心悦目。那大小不一、形态各异、色彩斑斓的石头躺满河岸,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手之触及光滑圆润,细细体味仿佛每块石头都有一个故事、一段经历,那是经流水和岁月打磨而呈现出的原始之美。

 

沿河而上,两岸高山绵延锦绣,在谷底抬头仰望只见峰与峰交错,绿与绿重叠,直至苍翠而下石壁黑黄斑驳,初看是那么扎眼,再看却是无尽的和谐。站在谷底,大自然造物之神奇感叹便会从心底油然而生,瞬间自己就变得是那么的渺小。

 

细看,峰峦叠翠间,一弯弯溪流自山间倾泻而下,形成数道瀑布。瀑布也有不同,有的来得奔放,毫无牵挂般一泻而下,仿佛倒挂于山间的白练;有的遮遮掩掩、躲躲藏藏,需透过密林,才能依稀辨别身影;有的只闻其声难见其形,自上而下始终不愿露面,直至谷底才得一睹真容;还有的流量甚小加之出水平缓,分散开来水柱粗的如指头,细的如雨丝,滴洒在下方长满苔藓的碗状石潭里,与水滴石穿有异曲同工之妙······至此我才发现原来瀑布还有万千变化。

 

再看,崖脚下,一方方泉眼汩汩涌出,大的如簸箕见方,小的只有涓涓细流,轻捧泉水冰心透凉,随即入口清冽甘甜。本想再用水洗把脸,但一转念,这样的好水洗脸,不免有辱没之嫌,所以只好作罢。

 

据说,有缘人能看到泉眼四周升腾云雾,云雾中龙腾虎跃争斗异常激烈,但每次都是以龙胜利而告终。我想大底是因泉水水温恒年不变,冬天起雾再正常不过,龙腾虎跃却是人们期望风调雨顺的幻化想象罢了。

 

又看,河中还有亮点。在阳光照射下,清粼粼的水面上波光闪动,仿佛流淌了一河金丝让人不敢直视。闪耀的光斑下,翠绿的青苔随波逐流,再映衬上水底各色的沙石和欢畅的小鱼,和谐律动的画面是那么生动,令人顿生亲近之感。

 

其三

 

在河边长大的孩子永远不缺快乐,捉鱼、摸虾、翻爬沙虫、找石花菜······只要你和河水亲近,就会永远沉浸在愉悦之中。

 

偶尔翻开记忆,孩童时代在鲹鱼河畔春游、秋游、几个孩子邀约偷跑到河边玩耍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此中乐趣依然值得回味,一切思绪就此荡开。

 

童年时在河边钓鱼是一大乐事。几个孩子只要商量好时间就开始准备钓具,先在竹林挑选又细又长的竹竿当钓竿,然后到垃圾堆里翻来两块泡沫当浮漂,再找家里用完的牙膏皮做坠子。钓钩和鱼线没办法自给自足,只好和父母软磨硬泡,好歹要来5毛钱,便飞也似的跑到市场,5分钱的钓钩买两个,剩下的就买鱼线。


一切准备停当,大家就开始制定“逃跑”计划。去河边玩那是万万不敢向父母道出的,通常扔下一句“我和某某出去玩了”不等回话便一路飞奔。

 

到了河边几个孩子便扎堆在一起开始钓鱼。下好钩,死死盯住浮漂,神情专注而紧张,只要一有动静就向上猛拉,通常钩上的蚯蚓没了,鱼却没见。有时鱼上钩,提上一半又脱钩了,垂钓者便面露遗憾大叫:“你们看,哎呀,可惜了!”偶尔有人钓上一条两寸长的小鱼,即刻惊呼:“哇!好大的鱼!”这时大家都丢下鱼竿围拢过来,一番品头论足,眼里尽皆羡慕。

 

“我们还是下去捉鱼吧。”有人提出主意,大家立即响应,三两下脱去衣裤,下饺子般的往水里拥,名是捉鱼实为戏水,一场水仗就在所难免了。

 

从日值正中到夕阳满天,忘记了时间的我们还沉浸在快乐之中。“快跑,你妈来了。”大人找孩子都找出了“经验”,只要孩子长时间不回来那必定是又到河边了。孩子们急忙爬上岸,在暮风中瑟瑟发抖地急急穿着衣服,慢一点的人屁股上不免会多出几个红红的巴掌印。

 

“再敢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迎着暮色,大人们拎着孩子的耳朵往回走,孩子呢,口里承认着错误,用狡黠的目光相互沟通,相约下次再来玩耍。


不知为何,每当回想此景此景,竟然会有一丝小小的激动。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又不免想到:自己的孩子恐怕是不能体会到我当年的这种快乐了,心中就不免有了遗憾。

 

其四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鲹鱼河夜景格外迷人。河面灯光璀璨,彩虹映影,两岸绿荫夹道,花香扑鼻,会东人三五成群在河堤上信步闲游,随暖风拂面,任脚步挥洒,走到哪里都是那么惬意。

 

傍晚沿河堤散步、跳舞、唱山歌、闲坐聊天已成会东人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节目,然而会东的闲适生活却并不仅限于此。每逢周末,踏青探奇的人不在少数,邀约三五朋友带上家人在河边、在林间、在草坪来一场自助家宴,既交流了感情,又亲近了自然,生活就愈发从容了。如逢清明,会东人便举家出游,在鲹鱼河摆出十里“清明宴”,县城万人空巷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有人说会东人“小资”,的确,习惯了会东的“闲适”,再看大城市里摩肩接踵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海,就再也难融入其中。

 

其实,无论“川滇明珠”美誉,还是“宜人宜居宜业”家园,都与鲹鱼河有着莫大关联。对会东人来说,鲹鱼河就是无私的母亲,但凡孩子们有所求,“妈妈”必定倾其所有。她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沿途几万孩子,浇灌着几十万亩土地,妆点了城市美景,推动了上百万千瓦装机容量的水轮发电机······正所谓会东兴衰皆系之于一河。

 

尾声

 

生于斯,长于斯,兴于斯,荣于斯。

 

“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鲹鱼河如璞玉待雕琢,只有知情识趣者才懂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