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旧时好

2018-04-01 18:48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会东县水务局 王霜


我从未想过我会成为一名水务工作者,一如我从未想过小时那条河数十年后的模样。

 

我是土生土长的会东人,成长在鲹鱼河畔。小时候,我常踏着河里的泥沙去找河里漂亮的鹅卵石。在上学的路上,偷空去河畔的芦苇里寻找野鸭的蛋。我总是能在河流里寻找到属于儿时的珍贵宝物。我还记得那时最喜欢的是雨过天晴的日子,总有一轮彩虹自竹林里横跨村子大片麦田,一头栽进河里。我常常想,它是不是也很喜爱这条河,喜爱河水里雀跃的鱼儿,喜爱河滩洁白的卵石,喜爱河畔的花草树木,喜爱河上的户户人家。

 

那时的我年纪尚小,也并不知道“母亲河”这三个字所代表的意义。我只知道一代一代的人们传承不息,孩子在河边长大,又在河边定居。人们的生存、生活围绕着这一条河流,变得更加美好,更有希望。正因为它是“母亲河”,每一个会东人都会对鲹鱼河抱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感情。这种感情里有依恋,有喜爱,更有一段饱含期望的惋惜。因为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那个人们记忆里的鲹鱼河变了一个模样。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生存逐渐从村镇转向了城市。当一个城市崛起,必然伴随着它工业化的进程,河流在这样的时代里逐渐远离了时代的主流。一座座高楼大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地而起,一条条崭新街道在城市里横纵而落,人们的生活早已不是围绕着河流展开的。在那么一段短暂的时间里,河流好像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不论是人的生活,还是农业的灌溉,它似乎都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在城镇化及工业化加快的进程中,越来越多人聚集在县城,越来越重的工业气息笼罩城市上空。这是发展必须的一步,而往往在这一步,我们会忘掉一些本该留意的事物。

 

不得不承认,鲹鱼河可能也是其中之一。

 

我们的母亲河正是在这时候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当它不在是农业灌溉的基础,也不再是河畔人们生存的必要,它就只是一条河,一条漫长平静从城市里打马而过的河流。人们提起它,也不再是打水灌田、洗衣做饭。

 

也正是那时候,我成为了一名普通的水务工作者,我这才真正了解到鲹鱼河冠以“母亲河”的意义。它的主干于鯵鱼河镇两岔河入境,流径鯵鱼河镇、铁柳镇、嘎吉镇、乌东德镇4个镇21个村,在河门口注入金沙江。会东县境内流长59.8公里,流域面积813平方公里,占全县幅员面积的28.57%,成为会东河流的主动脉。它灌溉了河畔大片麦田,养育了河边数代人民。可以说没有它,就没有农田的富饶,也没有会东人的安居乐业。我还能时常回想起多年前河畔的村庄,人们挑水回家,女人们河边洗衣,孩子们在河里摸鱼打滚,一副美好的生活景象。曾几何时,我们可以见到的是,它的流域还是那么广,河面却窄了许多,常常能见到河中的河滩。水面也不复当年清澈可见,偶尔有几只鸟儿站在河滩上,咕咕两声,远去在山林里。部分河段工业排污可见,河道乱采乱挖时常发生,河道内种植农作物更成为附近群众的一种习惯,城市废水更夜以继日将我们的母亲河变了模样。

 

当我告诉孩子说:“这是我们的母亲河”的时候,我无以复加的心痛。

 

不过我更庆幸的也是我是一名水务工作者,这些年来,我也参与到了改善我们母亲河的工作里。我用我的双眼,见证了它从当年的美好变得残破,又逐渐变好。

 

鯵鱼河水景观打造,水生态修复,“清河行动”开始。河里开始种植起各类的水生植物,一如当年河畔那个可以摸到鸭蛋的芦苇荡。同时河里也开始投放鱼苗,你甚至偶尔能在河畔看到它们在水中游动的影子。河畔建起了污水处理厂,对排污管道进行了严格的管控。几道闸坝蓄满水的时候,呈现出高峡平湖的壮丽景象。这是一条从城市穿行而过的河流,是一个独特的美好的景象。再晚一点,待到夜幕降临,一盏盏明灯自河岸亮起,照映一路。城市的霓虹灯与河岸的灯带交融在一起,点亮这片川东明珠。

 

人们都说鲹鱼河终于大变了模样,它虽然不再是人们赖以为生的水流,却依旧是会东人心里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我见证了这一切的改变,每当想起总是倍感感动。

 

当中央推行了“河长制”之时,我更是为之喝彩。不止是我们的母亲河,我们身边还有许许多多的河流,它们可能是供给城市水源的主流,也可能是用以发电维持城市生活的命脉。更多的可能是,它们与我们,与人类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了河流,有了水,才有生命,有更多的关于人们迁移、发展、生生不息的故事。它们看似不再是我们所必须的生活环境,却仍是我们不可或缺的生命之源。

 

其实我与河流的故事很简单,一如我之前所说的小时候在河边摸鱼、捡鸭蛋的遥远回忆。也许它并不如其他的故事看起来那般充满意义,但它是我内心最柔软的一部分,也一定是许许多多人内心最温柔的地方。我满心希望有一日鲹鱼河能恢复当年的模样,我可以带着孩子去体会“母亲河”的美好,去体会那种唇齿相依的温暖。

 

“记得旧时好,跟随爹爹去吃茶。门前磨螺壳,巷口弄泥沙”。

 

记得旧时好,如今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