鲹鱼河的柔情

2018-04-01 18:50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会东县 佚名


大自然的山山水水往往都有它独特的性情,就像会东鲹鱼河。据说,在很多年前,鲹鱼河的性子是狂暴的,常常在大雨天,咆哮着了洗刷两岸的良田和屋舍。然而,自从有了拦河坝,会东的人看到的多半是鲹鱼河的柔情。可见,不管是什么样的烈货,只要有了调理它性情的那个角色,总能像百炼钢化绕指柔般的温驯。

 

与我故乡流淌在县城脚下的河流不同,鲹鱼河如同夏天女子白裙上缠绕着的一根碧色的飘带,又像是京剧中青衣正旦的水袖,在一掷、一拂、一荡、一提之间,会东的历史便从台上人的口中娓娓道来。不得不令人想起《西京杂记》中记载的:“汉高祖的宠姬戚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再看这妖娆的鲹鱼河,不正是戚夫人的长袖吗?

 

八年前,我被命运牵着双手来到了会东这个陌生的县城。第一个印进我心里的名字便是“鲹鱼河”。我那时受了父亲的谆谆教育,只是一门心思地趁着年轻往象牙塔里猛钻,真正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全然顾不得别人的生活。我沉迷在对理想的追求之中一刻也不想停下前行的脚步,直到父亲为了筹钱供我考研而出车祸摔断了脊柱,我被迫放弃了考学。那时的我恨透了生活,我讨厌它给了我一个既合情合理又近在咫尺的梦,却又亲手将之捏碎的这种残酷戏弄。所以,我淤着一肚子的气来到了这个县城。还记得我刚到的那一天,无精打采地走在这条河边,它见证了我那时的悲伤和懦弱。

 

就在我到这个县城的第二年春天,在这条河边,突然有一个人微笑地向我走来。那微笑的眼睛不大,而且他一笑,眼角细细的纹也跟着笑,正像这河里鲹鱼的小尾巴一般活泼动人。我喜欢看他冲着我微笑,就像喜欢在春日午后找一个安静的角落闭上眼睛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一般。这缕阳光照着照着就照进了我的心里,这个微笑的人叫老鱼,后来成了我的爱人。

 

对这条河更多的了解就是从老鱼那儿得来的。老鱼喜欢每天下午陪着我在河边散步,一边走一边讲在这条河淌过的那些历史。从他那里,我知道了,四十多年前父母们支援边地建设时来到的会东县城里只有一条街道和这条河;以往宰杀的羊是不用洗肚肠的,只用手一勒便扔到锅里混着羊肉一起煮,竟然香喷喷的;火塘边的洋芋和酸菜豆子汤是最好吃的晚餐;还有儿时的他穿条小内裤,抱着轮胎内袋在河边游泳的刺激和飞一般地穿过窄道的惊险。我喜欢听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就仿佛我在和他一同经历着父母们辛酸奋斗的岁月和他那惊险刺激的童年。

 

如果说鲹鱼河是一条绝美的玉带,那么河上的横滩大桥、彩虹桥和拦河坝,便是镶在这玉带上的带銙。因了这些个带銙的点缀,才使得这条河更加富有生气。桥不大,也算不上宏伟非凡,但它们横在东区与西区之间,沟通了两岸的物质与情感,也传承了老区和新区的文化。河两岸的绿化带也不算宽阔,却是沿河而建,随着河的性情绵延而去。在刚刚做了母亲的日子里,我总爱推着儿子的小婴儿车惬意地走在深深浅浅的绿意中间,放肆地吸吮着这些花草树木的味道,仿佛婴儿吸着母亲身上的味道一般。

 

河道两岸从早到晚都很热闹。一早一晚都有爱好健身的男男女女在河边的广场上翩翩起舞,遇到合适的时候,不用花钱到高档剧院,便能观赏到会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蹢脚舞,感受会东本土的民族文化。早晨上班的时间,在彩虹桥边站了许多做临工的中青年人,他们趁着农忙外的时间挣点钱贴补家用。这些人提着锄子、拿着镰刀、负着背篓,背篓里满装着他们对生活的热情。到了下午,空地上常常坐满闲暇的妇人,她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织毛衣、绣鞋垫、纳布鞋——记得我小的时候就穿过这种手工纳的千层底的布鞋。然而,在物质充裕的今天,这种纯手工制作的老式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还记得我到会东的第一年,屋里进了小偷,我一个单身女孩吓得几个月不敢回屋,就寄宿在同事家里。同事的母亲是个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她直率、热情,在我离开她家时就送了我一双这样的手工鞋垫,直到现在我都舍不得把它垫在我的脚下。我珍惜它,更珍惜她们对我的关爱,我把它和她们的爱都垫到我的心里了。我的儿子三岁以前穿的鞋也是从一个纳布鞋的老人那儿来的——小家伙和我一样的幸运,我就是想让他穿着这样的鞋长大,哪怕以后走出会东,也不要忘记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会东人。

 

在河边的农家乐里,偶尔还能品尝到这条河里长大的鲹鱼。老鱼说,这种体型侧扁,鳞细,尾柄细小的鱼儿以往多得很,他们儿时拿一把叉头扫把杵在水里,半小时就能抓一篓,而现在是难得的河鲜了。农家乐里的厨师说,这种鱼有很多做法,可以用酸菜煮、用炭烤、也可以清炖。我觉得最鲜美的莫过于清炖了,配料少往往才能保持食材最原生的味道。我喜欢这种没有过分加工的味道,就像喜欢一场没有物质掺杂的爱情抑或一段纯粹的人生。

 

傍晚来临,坐在河边玩耍的人渐渐散去,白天那个青春活泼的女子也渐渐地安静下来。春夏交替时的微风拂过河面,撩起层层涟漪,如同待嫁女子既羞涩又荡漾的心绯。夜色笼下来时,河两岸华灯齐上,仿佛是在为这女子筹备一场华美的婚礼。灯光映着新娘温柔的脸庞,尽显她的妖娆与风情。吹来的阵阵河风里夹着鲹鱼河这位新娘身上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的韵味,让人久久不愿意离去。

 

我和老鱼的家在东区,离河不远的地方。我们每天上班下班都要从河边经过。河和人一样,处得久了,就会慢慢懂得它的性情。在会东生活的这些年,我一直陪在它的身边。我见过它在春的优雅,夏的欢快,秋的沉静与冬的萧肃,也品过它深的意蕴与浅的灵动。它也温柔地陪伴在我身边,任雨水把它养肥,又任日头将它舔瘦。

 

温柔的鲹鱼河,你已经成我生命的一部分了,你朝朝暮暮地看着我的悲伤和懦弱,也看着我的愉悦与幸福。你在百年之前便等着我的到来,又在百年之后还要流淌着我和会东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