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篮球场

2018-05-11 21:39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白成程

□马天海(西昌)


世间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发现需要用眼睛观察,更需要用心去体验,用灵魂去感悟。人生至此,印象中觉得美的东西不少,篮球场的变迁产生的情愫便是其中之一。

 

1980年就读礼州镇桂林小学时,校内荒草萋萋,连一平方米的水泥路面也没有,更别说球场了。体育课时,偶尔有一个儿童皮球滚动在坎坷不平的草地上,也能让儿时的我们发出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觉得幸福、满足。儿时的快乐是简单的,总是容易满足。

 

1986年就读礼州初中时,校园环境是在对观音庙适度改造的基础上,增添一排小青瓦房拼凑成的。学校没有大门,没有教师办公室,更无从谈起篮球场了。记忆中有几次上体育课,老师给一个胶球,我们也只能玩玩抛球、接球的游戏,运球的地方都没有。

 

1995年参加工作,琅环初级中学有一个简易的篮球场。由于极度缺乏经费,之前是由校长带领师生在拖琅河里捡石头、挑沙子铺就。据说校长本人都挑断了两根扁担,历时数月方才修成。球场表面凹凸不平,仅有两个木板做的篮板,风吹日晒雨淋,随时有掉落的危险。只因没有其它娱乐项目,下午放学与晚自习之间的时间,经常开展文科组与理科组之间、教师组与学生联队之间的篮球赛。时常出现班级争先恐后抢占场地的现象。特别是到了秋收时节,农民晒稻谷的需求与师生活动场地的需求之间的矛盾最为尖锐,当地农民异口同声地说学校的土地是由生产队出让支持的,学校应当无条件地让他们晒稻谷。为了与地方和谐相处,在那段时间,学校被迫取消课间操与体育课。但每当下午收谷后,甚至稻谷尚未收完时,我已与学生打起球来,稻谷扬尘肆意钻入衣服、头发、鼻孔、口腔、眼眶、耳朵内,灰尘所到之处,欲避无奈,与汗水紧密结合,奇痒无比。虽然如此,亦挡不住我们对篮球运动的激情,直至汗流浃背,旺盛体能得以宣泄得淋漓尽致时方止。学校条件有限,没有太阳能,没有浴室,只能用锑锅热一锅水,在水管处冲洗,用盆擦拭。教师条件稍好些,学生只能在晚睡前用冷水简单冲洗一下,虽然如此,亦抑制不住第二天再次冲向球场的欲望。琅环初级中学地处二半山区,由于种烤烟的利益驱使,周边山体植被破坏殆尽,工作十三年间,学校进了四次洪水,球场屡屡被淹。洪水退后,沉积淤泥厚达30厘米,全校师生集体劳动,划分任务,清理淤泥,毫无怨言,为的是让被淹的球场早些重见天日。现在想来,犹如南柯一梦。

 

2008年调任经久初级中学,有两个篮球场,配有玻璃钢栏板,条件好多了。不过,下雨时经常积雨。雨停后的第二天,爱好篮球的学生总是不辞辛劳地清理积水,边扫边企求上天不要再落雨,这一简单的愿望在雨季时经常落空。于是,在夏季的经中校园,爱好篮球运动的男生清理球场积水成了校内一道永恒的风景。他们的自觉性、配合度、工作效率比班主任组织同学打扫卫生时高多了,都是缘于对篮球运动的酷爱,才能有对积水球场的这一份温情。

 

2015年调任裕隆初级中学,学校有让西昌市无数学校倾羡的标准塑胶运动场为代表的体现“设计科学、布局合理、功能齐全,底蕴厚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校园环境,让人怦然心动,全体师生员工在这里学习、工作和生活,真的是人生之幸。对于热爱篮球运动的我,再无以前凹凸不平,稻谷扬尘,洪水淤泥,雨后积水之忧。“每天锻练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的标语已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已深入人心的自觉行动与意识。在裕隆初级中学,篮球场不再是师生争抢的对象,已退守成足球场的陪衬。虽然我不酷爱足球,但每当看到学校的足球队员在绿茵场上肆意驰骋,自由奔跑时,我知道,他们是幸福的,我也是幸福的,我们都遇上了好时代。学生们正阔步走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今天向着阳光,疯狂生长,是为明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坚实的基础。遥想他日,我们相会于中华民族复兴之时,真的是一种美,是一种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