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玻璃脱落后的惊险一分钟!川航机长亲口讲述最全细节

2018-05-17 10:07  来源:四川在线  责任编辑:李洁

四川在线消息(庄林 皮璟璇 记者 王眉灵 王成栋 摄影 何海洋 视频 李蕾(实习)) 5月16日下午,川航召开3U8633重庆—拉萨机组媒体见面会,“英雄机组”的代表——机长刘传健、第二机长梁鹏、乘务长毕楠、安全员吴诗翼首次与媒体正式见面,讲述5月14日发生在空中惊心动魄的一幕。

 

见面会上,记者见到了“英雄机组”代表,一起来听机长刘传健还原事件始末。

 

20180517094024_1051

 

焦点一:

 

玻璃脱落后的第一分钟,机组在想啥?

 

机长刘传健回顾了惊险发生的一瞬间:飞行过程中,风挡玻璃突然爆裂,是一种网状的、整个裂成小块状的那种裂。风挡玻璃有好几层,大家第一反应是去摸,感觉内层还是外层裂了。“当时摸后就感觉坏了,可能会故障”,机组决定掉头备降。他随即向空管报告,请求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刚刚说完这句话,“不到一秒钟”,就感觉“嘭”一下,眼睛睁不开。再睁眼时,副驾驶半个身子被吸到了外面,飞机急速下降,飞行速度也在增加。

 

英雄并非金刚心。“刚反应过来那一瞬间,还是恐惧的。”刘传健坦言,但是,当感觉到手握着操纵杆,感觉飞机在他的操控之中,一下就有了信心。“这条航线,我已经飞了上百次了,对飞机当时所处的位置、飞机的整个情况,是非常有把控的,我也非常有信心能够成功备降。”

 

在用力发出7700的紧急代码后,刘传健控制着飞机备降。“这个过程,非常困难。”他说,汽车时速到130、140就已经很高了,当时飞机时速在800公里左右,且前方玻璃脱落,缺氧、冷、风流、气流等恶劣条件汇聚。“当时我整个身体是变形的一个状态,除了风声,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和其他驾乘人员只能用手势交流。”在那种应急状态下,在零下40摄氏度的空间,穿着短袖的刘传健竟完全没有感到冷,直到飞行一段时间后,“冷”的感觉才清晰传来。

 

下降过程也很困难。摆在刘传健面前的,是个两难选择:缺氧、寒冷,希望飞机下降快,但速度会增加;速度增加了,对驾驶员的冲击力度会更大,安全无法保障。下降快还是慢?“这是非常纠结、也是非常难受的一个问题。”最终,他选择相对适中,在保证机组安全的情况下,把控下降高度。

 

有一个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无论是机长刘传健,还是第二机长梁鹏,他们都说:事件发生后,按照程序处置很重要。据了解,飞行员在日常训练中会进行很多科目的训练,“爆炸性释压”就是科目之一。严格的日常训练,让飞行员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判断,也拯救了128条性命。

 

客舱失压后,寒冷瞬时充盈着机舱。在前舱服务的乘务长毕楠,“感觉到非常的冷”。出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执行机舱失压的处置预案,吸氧、固定好自己、做好自我保护措施,然后用广播通知旅客戴上氧气面罩。风很大,旅客很惊慌,还有的在哭,乘务员大声吼:“请相信我们,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定会带着大家安全到达!”

 

有记者问:“你们自己心里有谱吗?”“有谱!”毕楠说,“我们相信机长,相信我们每一天的训练。”

 

20180517094024_3395

 

焦点二:

 

如何看“中国版的萨利机长”?荣誉应属于民航界

 

在带着没有右前风挡的A319飞机平安降落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后,网友们疯狂地为机长刘传健点赞,称他是“英雄”、“中国版的萨利机长”,这次备降也被誉为史诗级的备降。对此,刘传健表示:“这个荣誉应该属于整个民航界。”

 

刘传健说,此次飞机成功备降,是民航界团结协作的结果。“我们机组是民航的一线,在后方,还有大量的人、从事着大量的保障工作。”包括民航管理部门、空中管制、地面配合、公司等。

 

四川航空股份公司总经理石祖义介绍,成都空管部门在接到紧急情况后,立即启动应急处置程序,迅速指挥空中其他飞机避让并为该机提供专用航道,优先安排该机降落。在民航各部门密切配合下,航班整个机组成员齐心协力、沉着机智,确保了飞机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机上所有旅客安全。

 

“死里逃生”后,还敢飞吗?“敢飞!”第二机长梁鹏言语坚定,“我们都是专业的。”

 

记者了解到,安全备降以来,除了受伤的两名机组人员外,其余7名机组人员在配合民航管理局进行相关的例行调查,并接受了应激性治疗、心理疏导等,身心和精神状况总体尚好。在充分休息、调节心理、康养身心,合理康养观察后,机组人员将尽快走上工作岗位。

 

20180517094024_5582

 

焦点三:

 

风挡玻璃何以出现异常?

 

风挡玻璃为什么会碎裂?安全检查是不是到位?媒体继续追问。

 

据中国民用航空局5月15日通报,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自2011年7月26日新机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更换维修工作。

 

四川航空股份公司总工程师陈建中进一步解释,发生事故的飞机去年曾接受C检(大范围检查)、今年4月曾接受A检,均没有保留故障项目;查询近15日维修记录,也无风挡故障信息。而且,“每架飞机在起飞前和起飞后,都要进行检查。”

 

飞机的哪个部位应该检查、检查结果与否,均记录在案。“每架飞机有成千上万个零配件,每个零配件都有跟踪记录,什么时候该检查、该换都有严格的标准和记录。”陈建中说,从记录查询来看,此前,发生事故的飞机一直处于良好状态。

 

川航是国内最大的全空客机队。事件发生后,川航立即对所辖的24架高原型空客A319飞机进行了全面排查。目前排查已经结束,并无异常。这些A319型飞机均已正常执行飞行任务。

 

调查已经启动。国家民航局在事件发生后就成立“5.14”事件调查组,并于事发当天赶赴成都,会同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开展调查工作。石祖义介绍,调查组已经对故障飞机进行了初步勘察,“光驾驶舱就看了一个多小时”。

 

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调查》有关规定,国家民航局已向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局(BEA)和空客公司发出通知,要求协同调查。

 

同时飞机制造商空客公司和玻璃制造商以及法国民航局已经成立联合调查组,正赶往中国,“目前空客的中国总部专家已经先期抵达”。

 

20180517094046_2248

 

对话机长刘传健——

 

“感觉飞机可以操控,做出备降行动非常有信心”

 

记者:当您做出“备降双流机场”决定的时候,有没有信心,有没有把握?如果说,这个行动没有成功,它的后果会是怎样的?

 

机长刘传健:做这样决定,我对这个航线是非常有信心的。飞机这种故障的出现,我心中非常有数。我做这个决定是非常果断的。我在这条航线已经飞行了上百次了,对飞机当时所处的位置、对飞机的整个情况,是非常有把控的。

 

记者:当时还有别的选择吗?

 

机长刘传健:没有。当玻璃碎裂以后,我感到飞机可以操纵,然后我就觉得我非常有信心。

 

记者:自动驾驶和人工驾驶的不同在什么地方?(注:风挡玻璃掉落后,飞机处于人工驾驶状态。)

 

机长刘传健:自动驾驶是机器在关注它,我们只关注它不正常的一种状态,才去进行人工干预。飞机有很多的参数,是需要人工去去做的,如果全靠人工来飞行的话,需要在短时间内查看很多的仪表。

 

记者:您当时感觉到非常非常困难吗?

 

机长刘传健:是非常困难。

 

记者:但是有信心?

 

机长刘传健:嗯,有信心,当时我觉得飞机是可以操纵的,这一点就决定了我觉得飞机是安全的。

 

“我不是萨利机长,荣誉应属于整个民航界”

 

记者:现在,您在我们心中都已经成为了“中国版的萨利机长”。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机长刘传健:大家把我当成“中国版的萨利机长”,甚至说“英雄机长”,我觉得这个荣誉不是属于我,它是属于我们中国整个民航界人士的。在这其中包含我的机组、我的第二机长,包括他们所有人;还有,就是我们的空中管制部门、地面和公司高效的应急管理指挥,还有我们的地方管理局、包括民航总局。这是属于我们民航人的一个荣誉。

 

记者:但是也很高兴吧?

 

机长刘传健:对,我当然很高兴,我觉得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

 

记者:如果说这次备降行动没有成功的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机长刘传健:如果没有成功,当时,我也没去想过这个问题。

 

记者:现在想想呢?

 

机长刘传健:如果当时没有成功,如果飞机无法操纵,那可能就是一个灾难性的一个后果。

 

记者:怎么理解您的灾难性?

 

机长刘传健:也许会,我们的飞机就可能会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