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千金 80岁老奶奶讲道理

2018-05-17 11:1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凉山新闻网讯 我们为什么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为什么要学得一技之长?为什么现在的职业教育要将品德教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又到一年升学季,相信很多即将进行人身第一次重要选择的花季少男少女们都或多或少为这些问题困惑过。是的,尽管老师和家长说了很多,尽管专家和学者讲得不少,但飞扬的青春喜欢追求个性,“大道理”的节拍好像跟不上。

 

于是大人们想啊想,换了表情,改了语气,蹲下身子试图去以交朋友的方式传道授业。但此时,突然走来了一位80高龄的老奶奶,她可不准备将就少年们的躁动和个性时尚。她自说自话,你爱听不听。

 

不过,别说我没有提醒你,这些类似“穿越”的话语似乎有一种魔力,以至于所有读过的人都会热泪盈眶。不信,来试试——

 

(作者系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职业女性,曾经是凉山职业教育系统的一名教师,后调任凉山监狱当监狱医生,直至退休。)

 

八十感言

□陈凤蓉


小时过生吃个蛋,意在“滚”又是一年。

 

我从不主动过生,退休后,雅女兴给父母过生日。1997年儿女尝试下海,2000年雅女通过万年台历惊喜地发现;父母生日按照阳历竟是同月同日生[老伴是36年润(后)3月26,我是38年4月17]换算成公历,都是当年的5月16日],就此合二为一,宣布二老生日只过阳历。

 

三个子女,生在昭觉,长在布拖。老伴七十大寿,儿女齐聚北京,与在京的亲友共度。我在成都过七十,同样亲友团聚,算是风光过了。

 

三年前劝老伴,等我八十再一起贺寿,因那时林竹刚到宁波工作,采星在美国读研,罗笑在泸医读本,只有浩浩离得近。三年后,唯阿笑毕业分回到西昌,宁波的娃娃小,美国的又攻博。为不耽误子女工作,特将寿庆调到母亲节,算兑现给老伴的承诺。

 

早约了同龄同贺,吾辈生在旧中国,迎来新社会,男、女平等,方有我辈能在社会主义教育机关,培育技能,走上社会,享受政治、经济、生活独立的美好人生。工作35年退休时,退休费300元/月,25年后增至4433.88元/月。现上不供老,下不管小。有实力有精力贺八十,何乐而不为呢?

 

祖孙三代同庆母亲节。当数我的内心最为厚重。有道是:肚里十月,怀里三年,心里—辈子。

 

子女的成才,孙辈的成功,我都喜在脸上,甜在心头。四世同堂仿佛是吾辈专属,适龄婚育人群,尽了传承的职责义务。我对孙媳珊珊强调:“养儿不知娘辛苦,养女才报父母恩”。女人的磨难,女人的艰辛女人必须承担,才配做母亲,她咬牙历练,纯母乳喂养,真是全家的福气。

 

百善孝为先,尽管我在泸医是全校的军事教练员,还被评为三等劳模,可入团无望,原因是我对地主家庭批判不够。拿今天的“三严,三实”衡量,在我心目中,我父母都是“三严,三实”的典范,是父母的言传身教,令我一生都在践行“三严,三实”。父母是子女的第一任教师,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家风品德的传承,太重要。

 

社会主义教育机关,是我成长的摇篮,那是父母给不了我的另一种幸福。我总把领导当做党的化身,时代原因,我入团、入党无望,但立志做党的驯服工具,听党的话,完成党交给的工作任务。我常想:我的幸福是党给的,我的快乐是子女给的。三个子女能自立于社会。孙女熊采星问过我:“奶奶,你的幸福是什么?”我说:“儿孙没有啃老族,就是我的幸福。”儿孙是我生命的延续,为此我深感慰藉。

 

“醒来即微笑,良辰在眼前,过好每一刻,慈眼视众生”。

 

我的八十年是丰盛的。学生时代的甜蜜,滋润着我的一生。四清运动,查祖宗三代,人人下楼,轮到我下楼时,崔玉桃书记来了。“陈医生有啥她平时就说完了,你们还要她交代什么?”还是党了解我!共大期间在农科所,为了让我安心工作,解除后顾之忧,曹双贵在会上明确,“陈医生,你把儿子送托儿所,每月缴一元,行不!”我哪里还有理由不安心为人民服务。

 

1972年底,因照顾夫妻关系,我由昭觉凉山民师校调到布拖,安在特木里乡上,孙书记总说我上班去早了,下班走迟了。2016年参加他爱人依呷的追悼会时,心里自然还在怀念孙子石普子书记,1974年创建布拖师范校时,校领导找布拖县上协商,愿给两个名额换我回校医室,方知我档案一直在州教委,我被安排在乡上,却是区医院的听用,打预防针我走遍了布拖区的每个乡,培训赤脚医生,派我去上课,医生工作服,派我来加工,还安排我去雷马屏农场参加西医离职学习中医四个月。那是我档案没随行的流浪岁月。苦中有甜,回味满满。

 

昭觉民师,14岁的六妹来读初速师参加工作,布师又有宗俊姐弟,凤英来我身边找出路,谱写各自精彩人生。还与日土,罗龙后生结缘,让我人生充满阳光,甜美。分享着他们子女上大学读研的成就感。

 

微信上说:人生就两件事,一是教育好子女,别危害社会,二是照顾好自己,别拖累子女。我算达标。老伴陪着我提前退休,围着我转,打工,出游,感受我娘家,包括民师的温馨,甜美,过足麻瘾,轻松愉快,心平气和的迎来老伴82岁生日。少时夫妻,阶级斗争,他提心吊胆谨小慎微过一生。如今八十老叟,二人世界补度蜜月赛神仙。

 

八十后,要活质量。我常说:“揉大了儿孙,该揉自己了”。我每天清晨四点过醒来,喝杯凉白开,回床活动颈部,眼睛,耳朵,提肛,腹式呼吸,仰卧十指交叉手心朝天,双脚屈膝,然后四肢用力上举40次,再做仰卧起坐20个,下床又喝杯凉白开,做第八套广播体操,然后去卫生间跪地埋头凉水盆中,摆头搓眼20次,洗头后撩起头发,借水流搓鼻,吸水入鼻腔,擤鼻两次,再从上至下浇水洗澡,最后起身,站入盆中,浇水洗脚,搓脚,后用干毛巾从头到脚擦干、穿衣、再搓脚。

 

晨起两杯凉白开,是定根水,是透析,这期间大便、小便排出代谢产物,一身轻松,洗涤的过程,是全身按摩,干搓脚是全身活动,按摩,贵在坚持,以这种精神面貌迎接新的一天。活在当下,适应今天。老伴常年坚持每晚做操、按摩穴位、洗快澡,下午时光,但凡天气晴好,他都会去球场坝边晒太阳边按摩。示范《第八套广播体操》。

 

八十大寿不收礼,是向姚世秀学习,向民干校易校长学习,向我义姐陈周蓉学习,请亲朋好友尊重我的决定,也是维护我的自尊。八十大寿我买单往是子女买单,晚年逢盛世,我富有,我高兴我以相聚为荣耀。回想一生,真没白活,此生拥事北京、成都七十大寿,西昌金婚庆典的美好回忆,舒心极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别添我负担。相比你们来日方长,我人在钱在,往后是开心的玩,父母会接我走。2015年11月15号,5点55分,我直喊妈妈,快接我五妹走,我没侍候过老人,他们走的都坦然妈妈的话:“我是不啰唣(麻烦的意思后人的”,我铭记于心。

 

“老而不死为贼”,我俩将活出老人的尊严,骨气,尚自购时,会自买所需,都别给我送吃的来,免堆过期,日土送来布拖特产付费,不准再搞平调,各都有家人,看着各家美好,我便开心,真闲了,可来陪二老搓搓麻将,标准一元,最多3小时。

 

我有儿孙使唤,使唤也要付费,要不,我们拿钱干什么,多少同辈先走了,领略不了我拥有的风光,不多的同辈,我们努力珍惜,以健康支撑属于我们的夕阳。

(2018年5月13日)